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八十二章 作福作威

嫡女归 云舒 2430 2021-09-07 00:36

西洛终于是替王妃出了这口气,她早就看这舞姬不爽,这一把掌打的是真的解气,要是能再多扇几巴掌更是好不过。

“这一把掌是给你的教训,记住这里不是你作福作威的地方,如有下次我决不轻饶你!”叶浮珣冷声说道。

只见舞姬捂着那一边红肿的脸,说不出话,叶浮珣和西洛转身就离开了这里,只留下舞姬一人生闷气。

“王妃!您刚才太厉害了!奴婢太佩服您了!”念云一脸崇拜的望着叶浮珣。

“这有什么好佩服的,自己的夫君还不是差点被别人给够因走了。”叶浮珣不由感叹,话中有些嘲讽。

“明明是那低微下人不知羞耻,怎么是王妃您的错呢,刚刚奴婢给她那一巴掌,够她疼一段时间了。”

西洛一想到自己刚刚那一把掌打的那舞姬的脸足足肿了一大块,心里头不知道有多过瘾。

叶浮珣仔细回想刚才的画面,确实打的舞姬的脸有些严重,不过这样也好,这舞姬估计能消停一段时日了。

昼夜,舞姬包裹着红肿的脸,偷溜出东宫找赵阳王。

舞姬来到赵阳王所住寝宫,赵阳王有些吃惊,这个时候舞姬偷摸出来见自己难不成是有什么大事?

“你为什么要裹着脸?”赵阳王不禁疑惑,瞧见舞姬包裹着脸,有些分辨不出是不是她,对她保持警戒。

舞姬见赵阳王跟自己保持着距离,只好将脸上的裹巾拆下,一副红肿不堪的面容就展现在了赵阳王的眼前。

赵阳王明显有些吃惊,“你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舞姬本身样貌并不差,甚至还有几分姿色,可如今变成这幅模样,计划该怎么进行下去。

“还不是那王妃,计划失败,王妃来找我算账,就给我了一巴掌。”舞姬想着就来气,气得直咬咬牙。

赵阳王暗嘲,“这好好的计划怎么会失败,肯定是你办事不利,我这攻城计划,又要因为你而延期一段时间。”

舞姬问言,有些怒意,“这怎么能怪我,都怪那纪衍诺自控力太强了,我都给他下了那么大剂量的药,没想到他居然还能保持清醒,去找叶浮珣。”

“废物。”还没等舞姬近身,赵阳王一脚踹在她肚子上,舞姬狼狈摔在地上,“够因男人本就是你拿手,如今失败,本王还养着你做甚?”

舞姬瞬间收起委屈跟不甘心,急忙磕头:“是奴家的错,请王爷再给奴家一次机会。”

舞姬全然不知赵阳王的盘算,她回到东宫后便躲在西厢房,哪儿也不去。

她脑子也总算清醒了点儿,明白纪衍诺是她难以得到的男人。

另一侧,书房。

“珣儿。”纪衍诺将叶浮珣抱在怀中,好生安抚,“昨夜只是个意外,我答应你,绝对没下次。”

叶浮珣伸手拧他耳朵,冷哼:“还有下次?”

“无。”纪衍诺连忙求饶。

俩人闹成一团,咯咯直笑。

纪若白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他咬外边的糖浆,咬的嘎嘣脆:“爹爹,娘亲。”

脆生生的喊声让就要亲一块儿的俩人分开,纪衍诺看向他:“何事,直说无妨。”

“你们两人这是在作甚,倒是跟那街头的嬉闹孩童有些相似。”纪若白踏入门槛,直奔叶浮珣怀里,又朝纪衍诺吐舌,“娘亲,我说的可对。”

叶浮珣轻咳声,难得脸红,她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好啊,竟敢打趣你娘亲跟爹爹了。”

“嘿嘿。”纪若白欢快吃着糖葫芦,又郁闷道,“近来皇爷爷总是跟赵阳王下棋对弈,都不理小白了。”

叶浮珣跟纪衍诺对视眼,就连纪若白都看出,皇上跟赵阳王太过亲近。

此,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又过五六日,赵阳王的伤势彻底痊愈。

御花园。

桌上茶香四溢,貌美的宫女执壶斟茶,旁侧花开的极为茂盛,朵朵向着朝阳。

“皇弟,此是刚江南刚出的西湖龙井,品品。”皇上亲自将茶杯推至到赵阳王面前。

赵阳王抬头跟他对视后便急忙低头:“多谢皇兄。”

“你的伤口好了吧。”皇上笑着问他,眼神满是亲切。

赵阳王颔首:“劳烦皇兄挂念,已无大碍。”

他正想从皇上口中在套一些话,纪若白手中拿着几根糖葫芦,悠哉朝御花园而来,他大老远便高喊:“皇爷爷!”

听到此声的皇上立即露出笑容,纪若白直奔,扑进他怀里。

赵阳王是看得目瞪口呆,他一直知道这宫里,不仅王爷得宠,就连王爷的儿子也得宠。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按辈分,我当喊你小爷爷。”纪若白对着赵阳王咧嘴一笑,尽显纯真可爱。

赵阳王心底暗道不愧是纪衍诺的儿子,一来就强调身份,他和蔼笑道:“你是长安王,按照辈分,咱们是平辈。”

“原来如此。”纪若白将手中多余的冰糖葫芦一个递给了皇上,另外一个递给他,“诺,这是我特意在经常买的糖葫芦,好吃至极。”

赵阳王最讨厌吃酸甜的东西,若不是纪若白满脸真诚,他当真以为纪若白是在整他!

“你怎么不吃?”纪若白嘟小嘴,“是不喜欢小白吗。”

皇上立即哄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朕的小白这般乖巧可爱。”

赵阳王急忙将糖葫芦放在口中,嘴上还要说着违心的话:“好吃,长安王果真是孝顺。”

听到有人夸纪若白,皇上的话匣子打开。

直到天色拉下帷幕,赵阳王才出宫,他连夜出城去自己的扎营,满脸怒气:“气死本王了,今日竟被一三岁小儿玩弄于股掌间,来人,做好准备,明日便攻城。”

赵阳王心腹急忙劝道:“王爷,稍安勿躁啊。王爷是个聪明的,保不齐他已知道咱们背后的动作。”

“不可能!”赵阳王摇头,绝口否认,“若是他知道,怎么会这般相安无事,早该在咱们动作之前,一锅端了。”

心腹闻之,也觉得有道理,他们观纪衍诺并不想是会隐忍之人。

翌日五更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