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九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2691 2021-09-07 00:36

“你是何人,竟然敢冲撞本官的车架!”朱奇德的一声,将王蒙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闻此,王蒙只觉得头皮发麻:“那你可知道你绑的女子是谁?”

“你说什么痴话?本官不过是去了一趟拂绿楼,买了一个姑娘罢了。何时绑过你家小姐?”朱奇德眯了眯眼睛,他确信没有见过这个人。

谁家小姐?

这宁城的权贵他哪个不认识,一个小户人家的小姐,也好意思在他面前说?

“你!”王蒙才吐出一个字,就被人从背后打晕了过去。

“本官还当你有多大的本事呢,原来也不过如此。”朱奇德笑着拍了拍陆千的肩膀,“干的不错,回头大人我给你升官加职。”

陆千是谁?可不就是那个被纪衍诺绑在树上的人嘛?起初陆千也觉得纪衍诺坑害自己,可没想到,纪衍诺的这一绑,确实是让朱奇德放松了警戒,觉得自己也是受害人。

而在陆千的巧舌之下,朱奇德对他越发的欣赏,甚至留在了身边当近卫。

“嘿嘿,小的不求升官加职,只求大人能够赏些美酒。”陆千抱拳一笑,满张脸上似乎都写着:我是小人。

可偏偏朱奇德就喜欢这样的长相,当然仅限于重用之人,若是身边的美人儿都长成这样,那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呢?

“没志气的东西,也罢!回头本府就把珍藏的美酒赏给你。”朱奇德大笑着说,“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理吧。”

“这……”朱奇德皱眉,“你还不乐意?这可是多少人抢着干的活呢!怎么样?本官够意思吧?”

“多谢大人赏识。”陆千脸上挂着笑,心里却直骂娘。

开什么玩笑?这么重的人交给自己处理?当街杀了不合适,这带回去动手也要负重百里,这个狗官还真是会使唤人!

要不是当初欠那个叶修安的人情,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等等,叶修安让我帮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朱奇德重重拍了拍的肩膀:“这就好,那咱们就走吧!”

“……”宋长宁听着外面的动静,心已经凉了半截了。

怎么办?王蒙还活着么?

朱奇德胖胖的身影出现在宋长宁面前时,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可那朱奇德却抬起了她的下巴,颇有些贱兮兮的说:

“美人儿,本官估摸着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跟着本官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要比你们小门小户痛快的多!”

宋长宁心里冷笑:皇宫算小门小户?那你又算一个什么东西?

才到朱府,朱奇德就被祝家主喊走了,宋长宁被交给了婢女收拾。

“我已经到了你们府上了,就算插翅也难飞,好姐姐就帮我松了绑吧。”宋长宁冲服侍自己的婢女撒着娇。

盈余当然知道自家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着实心疼宋长宁,犹豫了一番却还是帮忙松了绑:“可说好了,这府上不是你随便哪里都能去的。”

“好好好。”宋长宁满口答应。

“奴婢唤做盈余,姑娘有事喊我就好。”盈余原本想要帮宋长宁沐浴更衣,却被对方婉拒了,她也没有强求,只是叮嘱了两句。

“盈余姐姐先出去吧,我记住了。”宋长宁笑眯眯地说。

弯弯的眼睛,让盈余有些心虚。

这么好的姑娘,可惜了!

王蒙哪里去了呢?好在陆千不是个心黑的,他借了一辆车,将王蒙拉回了朱府,将人安排在了自己的屋内。

“老兄,你可真是壮硕的很,累煞我也。”陆千无端拽了句文,而后兀自笑了起来,“没想到吧?我一个小偷还会说几句文绉绉的话。”

回想起当初偷叶修安的荷包,被他家夫人抓住之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说教一天,就觉得后背一凉。

女人还真是可怕的物种,要不是叶修安求情,自己还不知道要被那女人折磨成什么模样呢。

王蒙幽幽转醒,盯着面前陌生的屋顶,有一瞬间的迷茫。

“你醒了?对不住了兄弟,刚才我下手有些重了。”陆千心虚的挠了挠头,万分不好意思的说。

“嘶!”记忆回笼,猛地坐起来的王蒙,只觉得后脑勺疼,“我说你下手也太黑了吧?!我家小姐呢?”

“你还好意思说?!”陆千一叉腰,撇了撇嘴,“发现自家小姐被抓走,怎么能够直接说呢?那个时候应该道歉才对。”

“你是朱奇德的人?”王蒙没头没尾的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后遗症。

陆千叹了一口气:“你能不能等我一个个回答?明明是我先问你的!”

“抱歉,小姐的安慰对于我来说,胜于自己的生命,还希望阁下……”

王蒙话没有说完,就被陆千打断了:

“哎呀,不知道不知道,我都要累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重?我为了把你带回来,已经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哪里还有心思去打听你们家的宝贝小姐?”

“这……”王蒙咽了口唾沫,“劳烦兄台了。”

所有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几个字。

“这还差不多。”陆千说,“我不是这个混账昏官的人,但是名义上是,这个你懂吧?”

王蒙欲言又止,点了点头。

“你们家小姐迷路,走到了拂绿楼的门口,差一点被楼里的妈妈带进楼里,幸亏朱奇德看到,把你们家小姐买了回来,你懂?”

“可是朱奇德不是什么好东西。”王蒙道。

“你倒是听我说完,这就看你了。刚才回来的时候,听说朱奇德被祝家主喊走了,应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懂么?”陆千又问。

“你刚才不是说不知道,我们家小姐在哪?”王蒙挠了挠头,不解的问。

“你是榆木脑袋么?我让你趁现在去搬救兵,这样你们家小姐还能够完好无损的回去。”陆千气的咬牙切齿,“我趁你回去的时候,把你打听你们家小姐的位置。”

“不行。”王蒙摇了摇头,“你的话不能完全相信,万一你就是骗我走呢?”

陆千气的一个倒仰,差点喘不上气:“那你说要怎么办?”

“我们一起去打听小姐的位置,然后再一起去找人。”王蒙坚定地说。

“那你们家小姐的安危呢?谁帮忙照看?”陆千死死地盯着王蒙。

就不该救这个混账玩意儿,就应该直接去找那位小姐,肯定要比这个混账玩意儿靠谱。

陆千道:“这样吧,我先确定你们家小姐的位置,然后帮你往外面传信儿,你在这儿等我,怎么样?”

“我现在在哪?”王蒙点了点头,而后虎头虎脑地问。

“……朱府,朱奇德让我处理你,我没动手,所以你最好不要乱走。”陆千被气得直翻白眼,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人给拍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