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409 2021-09-07 00:36

叶浮珣惊喜地一回头,清澈的眸子里散出笑意,扑了过去,“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别人,是内人哦。”宋寒濯稳稳地接住了某个讨好他的小女人,指尖轻点,“回来之后不见你,便知道你到这里来了。”握住叶浮珣有些凉的柔荑,剑眉微蹙,说道,“身体刚好,一个招呼也不带,就乱跑。”

叶浮珣暗地里吐了吐舌头,突然有些怀念以前那个清冷的王爷。

季南北看见叶浮珣像只春燕一样,扑向宋寒濯,见两个人亲昵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失落起来,但更多的是羡慕,甚至有一点嫉妒,但是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东临。”

宋寒濯单手搂着叶浮珣,丹凤眼里含着深意,朝季南北笑道,“明庭,倒是好雅致,来了京城不来找本王这个朋友,倒是先逛起了这明月楼,莫不是看上这明月阁的姑娘了?”

还真是夫妻俩,见人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的确是有些想念明月阁的姑娘。”季南北坦荡荡地对上宋寒濯的眼睛,半真半假地说道。而后目光落到了其身旁的女子身上。

某个王爷的身子侧了侧,挡在了叶浮珣身前,面色不愉地说道,“明庭好好玩,本王就先带着本王的王妃回去了。”尤其是说‘本王的王妃’时候,加重了口气。

季南北懒得计较某个王爷幼稚行径,独自坐坐下斟了一杯清酒,‘毫不在意’地说道,“王爷慢走。”

叶浮珣从宋寒濯身后露出一个小脑袋,摸着口袋里从季南北那里顺来的东西,朝季南北咧嘴一笑,“季公子,你的院子我让人给你收拾出来,随时来住啊。”

上次季南北来,叶浮珣没有跟他好好套近乎,这次季南北来,她决定跟他套好关系,毕竟她呢药铺里还缺一个坐堂大夫,要是有了季南北,还愁没生意吗。

叶浮珣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季南北看着笑着如同一只小狐狸的某人,就知道她在打坏主意,丝毫不顾及宋寒濯那张黑的脸,笑道,“定去叨扰。”

叶浮珣后颈一空,被人拎了起来。

“你城南的院子,本王命人给你打扫出来。”说着宋寒濯拎着叶浮珣走出了明月阁,一路上会聚了各种眼光,宸王宋寒濯的大名在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在明月阁堂而皇之地拎着一个明眸皓齿的男子,样子亲昵,又想起宸王未大婚前,与一名男子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现如今竟然在明月阁公然和男子亲昵,不由得可怜起那刚入门的宸王妃,莫非这宸王娶妃只不过是障眼法,为的是遮掩这断袖之癖?

一处狗血戏文在京城年关之际,悄然上演。

“王爷,我能给您说一件事嘛?”叶浮珣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娇哼一声,不满地说道,能不能别一言不合就纠领子。

“说。”宋寒濯负手而立,大步朝前走,叶浮珣拔起小短腿,跟了上去,“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把我拎起来,很没面子唉。”

斜眼看了一眼皱着小琼鼻,满脸通红的小女人,某个王爷心情大好,低声一笑,说道,“看本王心情。”

臭屁!

叶浮珣朝某个傲娇王爷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

郊外十里亭内,月华如霜,孤月高照。

马长嘶一声,停在了十里亭外,马背上是一个冷峻的男子,身穿一件栗色花素绫上衣,腰间绑着一根栗色宝相花纹金带,一头墨黑色的发丝,身形挺秀高颀,一双冷漠的眼眸看向十里亭内的人。

“主子。”亭内的人一见到那男子,立马抱拳行礼。

“翎羽,你去差一个人,明月阁的重公子。”

“是。”翎羽回答,又抬起头关心地问道,“主子您的伤?”

“一点儿小伤而已。”说着对着空气说道,“隐秀,你去保护温姑娘。”

空气中传来一道冷冷的女声,“是。”紧接空气中划过一道声响,一道青色的身影消失在,京城方向。

“主子,宸王府那边……”

“我会亲自去会会这个宸王。”魏冥堇和宋寒濯交锋,多次吃亏,这次悄悄来京城,竟然中了仇家的计,差点命丧黄泉,幸好被温言救了起来,想起那个明媚的女子,魏冥堇冷峻的脸庞竟然多了一丝笑意。

就在这时翎羽脸色一变,“主子小心!”同时甩出一根银针,将射向魏冥堇身后的冷箭,打落在地。

四面八方涌现出来的蒙面黑衣人将魏冥堇和翎羽二人二人团团围住,手中刀剑迸射出道道寒光,逼得人无法直视。

魏冥堇不知道这伙人和上一次在京城那伙人是不是同一伙,短短几日就面临了两拨杀手,看来想要他命的人还真不少啊。

魏冥堇骑在马上,似乎一点也不把这些杀手放在眼里,翎羽挡在魏冥堇马前,警备地看着周围的黑衣人,准备随时护住杀出去。

“魏冥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从黑衣人后面走过来一个带着狰狞面具的黑衣男子,声音听了让人惊悚。

“你觉得今天胜算几分?”魏冥堇薄唇微扬,一抹冷笑挂在嘴边,“既然知道我是魏冥堇,竟然还敢如此大胆行事,你就不怕魏家报复?!”

“哈哈哈。”那个为首的面具黑衣人仰头大笑,仿佛听到了很好听的笑话,声音惊起不远处树林里的麻雀,“哼,魏家想要报复,也得看看有没有那本事,再说了,若是今日你魏冥堇死在这里,你说魏家的掌权者,你的哥哥会为你悲愤报仇吗?恐怕他现在巴不得你命丧这里!”

魏冥堇剑眉微挑,这话说的不假,现在最想让他死的,恐怕就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了吧。面上忽然挂起一抹笑,冲着翎羽低喊一声,“翎羽,杀!”

此话一出,就见翎羽如同一道鬼魅般的影子,眨眼就到了那为首的面具黑衣人面前,那黑衣人没想到翎羽会有如此快的速度,慌忙应战,险险躲过那道刺破空气的白光,肩上却重重地挨了一掌。

捂着胸口,口腔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眨眼间,翎羽又回到了魏冥堇的马前。蒙面黑衣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那个为首的面具黑衣人,怒吼一声,“给我杀!”他倒是小瞧了魏冥堇身边的人。

随即,近三十个黑衣人朝着魏冥堇和翎羽二人就扑了上来。魏冥堇微蹬一马蹬,纵身飞起,腰间软剑瞬间变得坚硬如铁,直刺进一个黑衣人的咽喉处,魏冥堇由于身上有伤,所以功力大减,但有了翎羽,黑衣人根本就进不了他的身。翎羽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在黑衣人中间,还未看清其身影,命已丧黄泉,不一会儿,近三十个黑衣人全部倒地,只剩下一个身负内伤的面具黑衣人,那人不可思议地看着翎羽,在看着已经飞身回到马上的魏冥堇,才知道自己今天有多蠢,有多么轻敌,就算魏冥堇已经身负重伤,但是他身边仅一个翎羽就够了。他慌忙转身逃跑。

魏冥堇冷笑一声,低身喊道,“翎羽!”

眨眼间翎羽便来到了那个面具黑衣人面前,那个黑衣人险应两招,一掌中的,面具黑衣人又吐一口鲜血,连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废了他的武功,留个活口。”

魏冥堇话刚落,黑衣人惊恐的眼睛里映出翎羽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一道凄厉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

“带回去审讯。”说着魏冥堇看了一眼刚才还耀武扬威,气焰嚣张的黑衣人现在只剩下半条命,如同丧家之犬,策马朝云天寺驶去。

说话间翎羽已经将地上的黑衣人全部检查了一遍,“是黄泉殿的人。”说着话身形又一动,眨眼间将地上的黑衣人拎了起来,跟着魏冥堇的马朝云天寺飘去。

按照玄岳王朝的礼俗,在除夕前半个月,京城中的一些达官贵人会携家眷前去云天寺进香祈福。

一大早叶浮珣一行人便来到了大门口,便看见周姑姑指挥者一下下人们准备,她今日带着轻云青若同行,青颖留在了叶玿璃身边,帮着筝儿照顾叶玿璃,青琴青画留在府里看家,宋寒濯一大早便被召进宫中,所以只好她自己去进香。

正准备上车之时,听见了辘辘的马车声,抬头望去,只见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地停在了宸王府门口,丁姑姑从马车里下来忙跑到叶浮珣面前,微微行礼,“老身见过宸王妃。”

“丁姑姑。”叶浮珣微微点头,透过丁姑姑看向那马车,又回首用明亮的眸子询问丁姑姑。

“娘娘说,今年宸王妃第一次去云天寺进香,怕您不明白其中礼俗,特来接您一块去进香的。”丁姑姑不卑不亢地说道。

叶浮珣忙走到那马车前,“儿臣见过母妃。”一个小宫女从里面打开帘子,一身红色宫装的越贵妃,雍容华贵的出现在她面前,见到她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慈爱的笑,“珣儿,阿濯今日不能陪你去了,本宫陪你去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