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九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366 2021-09-07 00:36

已是三月,叶浮珣身子迟迟不见好转,就连温言都开始活蹦乱跳了,京城名医已经请了个遍就是查不出病因所在。

“咳咳咳。”叶浮珣握着精致的小火炉,由青若服侍着喝下药,问道,“今日怎么不见素儿啊?平日里她一早就过来了。”

“可能在后花园吧。”青若又拿了一个软枕垫在叶浮珣的身后,笑道,“后花园的花开了,王妃要不要去看看?”

“是啊,王妃,您整日里待在屋子里对身体也不是很好,要不奴婢陪你去后花园走走吧。”轻云自然而然地接过话茬,看着叶浮珣日益虚弱的身子,别亦阁的丫鬟们想着法子让叶浮珣开心。

“好。”叶浮珣虚弱一笑,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三月草长莺飞,紫凌王府的后花园一派生机景象,叶浮珣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了,心情一好,精神也就好了起来,远远地看见青画手里拿着风筝,小若素眼巴巴地跟在身后,“画姨,让我来放,让我来嘛。”

“这个青画,还真是没大没小。”青若扶着叶浮珣坐到凉亭处,笑着说道。虽然是嗔斥,脸上却没有半点怒意。

叶浮珣笑而不语,有些羡慕地看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小若素来到王府后,越长越水灵,这个小丫头长大后定是一个美人。

“母妃。”小若素眼尖地看到凉亭处的那抹鹅黄色的身影,把风筝一扔,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倒叶浮珣的怀里。

“跑得满头大汗的,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叶浮珣拿出手帕温柔地替小若素擦着汗,问道,“昨日进宫玩的开心吗?”

“开心,孩儿见到了小皇子和小皇女,还在太后那里玩了一番呢。”小若素扬起一张可爱的小脸说道,又把宫里的趣事掰着手指头给叶浮珣讲了一遍。

“也就小郡主能够让王妃这么开心了。”青颖附在青若耳边悄悄地说道。有的时候他们这些做丫鬟的还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王妃把这个从边北带来的义女宠上了天,那要是有了自己的孩子,还不知道被宠的怎样地无法无天。

叶浮珣又陪着小若素玩闹了一会儿,身子便冷得受不了,喝下药便去睡着了,期间宋寒濯来过一趟,在叶浮珣的床边做了一会儿,剑眉微蹙,叶浮珣的身子一直不好,再加上这个小女人一直在跟自己呕气,让宋寒濯十分担忧。

慕容进府也有半年了,宋寒濯打算最近这几天进行侧妃仪式,已经吩咐下人去准备了。伸手替叶浮珣腋了腋被角,这才转身走了出去,目光落到两个烧得正旺的大火盆上,抬头问道,“这都三月中旬了,为何还用火盆?”

“王妃身子太弱了,时常感到寒冷,所以这火盆便一直没有撤下去。”青若微微福身,不卑不亢地说道。

宋寒濯点头大步走了出去,前几日他给季南北写信,却迟迟没有回复,大概是在闭关吧。

“姑娘,听说府里最近正在准备侧妃仪式。”弄儿手巧地帮慕容梳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发髻,看着铜镜里精致美丽的五官,笑道,“姑娘长得真好看。”

慕容最近心情大好,“就你嘴巴甜。”

“王妃近日身体如何?”慕容淡淡地问道,依旧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戾,面容依旧是来时的面容,但那颗心却已经啐上毒粟了。

“还是看样子,不过王妃今日倒是在后花园里陪小郡主玩了一会儿。”弄儿随口回道。

慕容嘴角微微勾起,竟然还有精神逛后花园,眸子一沉,吩咐道,“你先下去吧。”弄儿低着头毕恭毕敬地退了下去。

素指轻翻,一个暗格便出现在慕容的面前,她拿起那个小瓷瓶,自言自语道,“看来要给你加加量了。”

魏冥堇夫妇一下子在王府住了一个多月,其中叶浮珣就见了魏夫人一次,其余每次来看望,都加青若给挡了回去。

“魏夫人,您请回吧,王妃她刚喝了药睡下了。”青若不卑不亢地说道,魏夫人脸色微微尴尬,她每隔几日都会来看望叶浮珣,只见了一回,每次都派一个丫鬟来打发她,魏夫人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快,她也不能表现出来,毕竟京城可是人家的地盘。

“那我改日再来。”

青若将魏夫人送出门,反身回到屋子里,本来该睡的人,正斜靠在软榻上,翻着一本戏本子,听到动静,头也没有抬地说道,“走了。”

“走了。”青若无奈地说道,“王妃,您好歹见一回啊,毕竟人家是贵客。”

“你见过这么死皮赖脸住在人家府上的贵客吗?”这戏本子真是越来越不好看,俗套至及,叶浮珣翻了几下,便没有看下去的欲望,随手扔到了桌子上,说道,“魏冥堇这个负心汉,本妃没有把他大卸八块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还想让本妃给他好脸色看。”

青若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家王妃这护短的性子这几年愈发的见长。

“王妃,宫里又送来的药材和补品。”青琴掀帘进来禀告道,自从叶浮珣生病以来,宫里就时不时地送一些药材和补品,别亦阁的丫鬟早就习惯了。叶浮珣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交给青颖去处理就好了。”

朱雀街叶府。

“沈誊巍,你站住!”从水里爬起来的凌安郡主恶狠狠地瞪着某个将她坑下水里的某个人,她堂堂郡主,不仅给他做小厮,还得时时经受沈誊巍神经病般的折腾。

某个堂主脚步微微一顿,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气得凌安郡主跳脚。

温言带着两个丫鬟正巧看到这一幕,扭头问身后的丫鬟,“那个小厮是谁啊?怎么看的这么面熟?”

“那个是沈堂主身边的小厮。”身后的丫鬟小影又一脸花痴像看着凌安郡主,“这个小厮长得还真是好看啊。”

花痴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温言摇摇头,抬步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看着不远处如同落汤鸡一样的那个小厮,惊呆地指着她,“那个……不是……”凌安郡主怎么会在这儿,这个时候不应该在沼邑嘛?这凌安郡主可是明月阁的常客,更是时不时地到温言那里去蹭吃蹭喝。

显然凌安郡主没有看到她,一脸气愤地走了。

不过对于凌安郡主来说,某个美男更让她感兴趣,远远地就看到一抹淡青色的身影朝这边走来,温言脸上一喜,整了整仪容,缓缓朝那抹身影走去,准备来一个偶遇,不过某个美男貌似没有看到她,径直拐弯,温言心里一急,小碎步跟了上去,“叶修安……”由于冲得急,温言一个刹车没刹住,一头撞到了叶修安的后背上。

好痛啊,这个人的后背怎么这么硬,叶修安居高临下地看着温言皱在一起的俏脸,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温姑娘有事吗?”

温言送开捂着额头的手,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许久不见叶公子,想你啊。”某个小女人开始脸不红心不跳地撩男人。

叶修安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温言说话这么直白。

这是调戏?自家公子被调戏了?山英眼尖地发现自家公子的耳朵竟然红了,看向温言的眼神瞬间带着崇拜,不过鉴于自家主子是个十足的姐控和直男,山英更好奇他家主子下面会接什么话?

“温姑娘。”某个被调戏的人一本正经地说道,“听景佗说你的身体已经好了,明日就回明月阁吧。”

“咳咳咳……”温言三秒反应过来,右手捂胸,“叶公子,我突然感到有些心绞痛,先回去了。”说着就让丫鬟扶着自己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山英在一旁憋着笑意,看着温言拐角时矫健的步履,忍不住笑出声来,“阁主,温姑娘人不仅长得好看,性子也蛮好玩啊。”然后就对着叶修安学着温言方才的声音,“许久不见叶公子,想你啊。”

山岳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叶修安淡淡地撇了一眼某个作死的属下,说道,“今日你就启程去天寒山一趟,把师父他老人家请下山吧。”

“阁主……属下错了……”山英脸色一变忙认错,回应他的只是叶修安的背影,一一旁的山岳幸灾乐祸的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不作死就不会死。”伸手拍了拍已经石化的山英,天寒山位于北方,终年寒冷,人烟罕至,时有野兽出没,不仅如此,这天寒山上还住着一位性情古怪的隐士——天山道人,同样也是叶修安的师父,这次就是请这位老人家出山。

叶浮珣喝下药后睡得迷迷糊糊,她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股寒意从心里渗了出来,仿佛她的骨头里都是冰,浑身如同冰锥刺骨一样疼痛,疼出的冷汗瞬间结成了冰渣,她蜷缩着身子,脸色苍白又没有血色,“冷,好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