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70 2021-09-07 00:36

还未到别亦阁便听到了叶浮珣痛苦的呻吟声,宋寒冥心里一紧不由的加快了脚步,顾不得男女之防,直接进了叶浮珣的内室。

青琴等人围在叶浮珣的床边束手无策,眼看着叶浮珣面色痛苦,她的嘴唇已经开始发紫了,冷汗浸湿了她额前的碎发,痛苦地呻吟着,宋寒冥忙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叶浮珣的额头,冰冷地吓人!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烧点热水!看看大夫来了没有!”宋寒冥冷声喝道。

几个丫鬟手忙脚乱地去准备,这时一抹粉红色的身影跑了进来,趴在叶浮珣的床前,“母妃,母妃……你怎么了?”

叶浮珣努力地扬起一抹笑,手颤抖地摸了摸小若素脸,“乖,母妃没事。去跟青画去房间里玩,别出来。”

小若素摇摇头,拉着叶浮珣的手不放开,青画在一旁哄着她,叶浮珣极力忍着,她怕吓到孩子。

“来人把这个孩子给本王带下去!”宋寒冥看着叶浮珣苍白的脸,她为了忍着疼,把嘴唇都咬破了,对小若素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别伤害她。”叶浮珣紧抓住宋寒冥的衣角,有些可怜地看着宋寒冥,嘴里呢喃着,“疼。”

青画上前一步牵住小若素的手,安慰道,“小小姐,别在儿了,王妃会没事的。”说着又担心地看了叶浮珣一眼,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弯身将小若素抱了出去。

“大夫怎么还没有来?!”宋寒冥怒吼道。青颖领着大夫慌忙地走了进来,“大夫来了。”大夫还没来得及给宋寒冥行礼,直接被抓着走到床前,一向温润如玉的宋寒冥第一次露出杀人般的眼神,“赶紧给王妃看!”

大夫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上前给叶浮珣把脉,又翻了一下她的眼皮,对宋寒冥摇摇头,“看王妃面色惨白,又腹痛难止,嘴唇发紫,这是中毒的征兆,至于中了什么毒,草民医术尚浅,实在不知啊。”

“你说什么?!”宋寒冥单手领起那个大夫的领子吼道,“治不好宸王妃,本王要你的命!”

“王爷饶命啊。”那大夫慌忙跪在地上,“王爷,宸王妃中的毒真的是十分罕见,草民真的无能为力。”

“王妃……”青若握住叶浮珣的已经在抽筋的手,叶浮珣用力回握了一下青若的手,青若会意,回首对宋寒冥哭着说道,“秦王殿下,求求您救救我家王妃吧。王妃中的毒平常的大夫看不了,神医圣手一定会解。”

“神医圣手?”宋寒冥迟疑地看着青若,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叶浮珣,内心在做着挣扎,他自然知道神医圣手季南北的存在,不过这个时候让季南北来,无疑是给了宋寒濯翻身的机会,但是又看到床上痛不欲生又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叶浮珣,闭上眼睛,这个女人用生命在赌,而在这个赌注中,他一开始就输了。

“来人,去请季先生。”

“季先生脾气十分古怪,若不是宸王府的人去请,他不一定会来看诊,还是奴婢去吧。”青若说道,丝毫不畏惧地对上了宋寒冥的眼睛,再一次强调,“王妃已经耗不起时间了。”

宋寒冥点点头,算是同意了,青若忙从地上起来,匆忙走了出去。

**************************

“殿下,董凌信带着禁卫军已经到了到了正武门。”一个侍卫前来禀告,宋寒澄眼色一沉,冷声说道,“来得倒是很快啊。”

宋寒濯和宋寒修将越贵妃和只剩下一口气的玄康帝面前,警惕地看着宋寒澄,“五皇弟,本王奉劝你一句,早日收手,留你全尸。”

“哈哈哈。”宋寒冥大笑一声,“死到临头,还这么狂,三皇兄,不妨拭目以待,看是董凌信的禁卫军先冲进来,还是本王的虎翼军守住了正武门。”

“好啊。”宋寒濯说道。

“三皇兄和二皇兄不会是在等唐远父子前来救驾吧。”宋寒澄说道,而后不屑一笑,“恐怕要让两位皇兄失望了,唐远父子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调用到军队,更何况唐府现在恐怕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宋寒濯冷笑却不搭话,以宋寒澄的性子,现在他还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是等,好在进宫之前他做了两全的准备,他相信这点小事难不倒唐筠珩。

一道黑影飞进了朱雀街的叶府,一头银发的叶修安独坐在房间内,桌子上的黑白两子的棋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

“阁主。”山英无声地落到房间内,“董凌信现在带着禁卫军已经打到了正武门,遇到了晋王虎翼军的埋伏,现在两军僵持不下,要不要我们的人助禁卫军一臂之力?”

“唐远父子已经率军打到了赤虎门,同样也受到了虎翼军的”

“不用,若是董凌信这点本事都没有,宸王妃也不会把她最疼爱的妹妹嫁给他。”叶修安素手执棋,一颗黑子落入棋盘,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宸王府和东宫那边情况怎么样?”

“东宫已经送信到了唐府,而宸王府那边动静有些大,宸王妃中毒,现在正在去请神医圣手季南北去救治。”

叶修安波澜不惊的眸子微微一沉,“可知中了什么毒吗?”

“还不知。”山英看着脸色有些冷的叶修安,说道,“神医圣手最近一直在明月阁暂住,若是有了季家人的帮助,太子一派又多了胜的筹码。”

玉石做的棋子瞬间在他的手里化成了粉末,她这个姐姐还真是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竟然以这种方式来拖延时间和自救,这期间若是有一步出错,她的命就真的没了。

“告诉傅亦樾,让他以最快的时间帮助唐远父子攻进皇宫。”在山英出去之前,叶修安又吩咐道,“盯紧叶府和青县河内的谢家。”

“是。”山英眉毛一挑,脚尖轻点,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屋内,叶修安的棋盘上胜负基本已定,嘴角微微勾起,大手一挥,瞬间满盘的棋子都化作了粉末。

厮杀声在赤虎门中回荡,唐远父子浑身是血,“将士们,冲进去,将这帮逆臣贼子一网打尽!”唐筠珩怒吼一声,士气大作,两方厮杀,刀光剑影,一剑刺下去可以听见肉裂开的声音。

“唐远!”

宫门之上一道声音想起,唐远和唐筠珩均向上望去,只见宋寒澄的亲信善齐手持一把短刃,抵在唐凤初的脖颈之处。

“你想要你的女儿活命吗?”

“父亲,不用管女儿,女儿身为皇家儿媳,您尽管攻进去,保住我的丈夫,保住江山!”唐凤初一身火红色的宫装,大义禀然地站在宫门之上,长袖飘飘,眉眼间全是清冷和毫不畏惧,对身后的人说道,“你拿本宫威胁唐家的人是最错误的决定,因为我的父亲,我的哥哥,都是忠心爱国之人,本宫的一条命自然比不上整个玄岳王朝的江山,你们的算盘终会落空!”

“闭嘴!”善齐怒喝一声,抵在唐凤初脖颈处的短刃不由的用力,鲜红的血划过白嫩的皮肤,唐凤初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

“唐远,缴械投降,我便放了她,若不然,我就要了她的命!”善齐说道,看着下面脸色变幻莫测的唐远父子,“不仅如此,你还是你的大将军,没有人可以动摇你的地位,晋王一样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唐远凝重地看向宫门之上那抹红色的身影,见其脸上并未惧怕之意,内心既欣慰又心疼,不愧是他唐远的女儿,能够如此深明大义,让他这个做父亲的真是羞愧万分啊。转而又看向善齐冷笑一声,“唐家四世三公代代忠君,所忠之君皆是圣明仁德,宋寒澄一个贼臣逆子也配称君,今日就算我唐家三代全部战死,也要一战到底。”

“父亲。”唐筠珩心里一颤看一旁的唐远,低声说道,“先拖住他,孩儿可以救下初儿。”对于唐筠珩来说,此时宫门之上命在旦夕的不是玄岳王朝的太子妃,而是他的亲妹妹唐凤初,他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去送死,所以哪怕是有千分之一的机会去救她,他也要去救。

父子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唐远又朝宫门之上喊道,“善齐,你若是杀了太子妃娘娘,晋王兵败的那一刻就是你们善家满门抄斩的那一刻,你觉得太子会放过你们吗?!”

“哈哈哈哈。”善齐突然大笑起来,“唐大将军,若是用太子妃娘娘一命换殿下荣登宝座最好不过,若是不能,你觉得我会有好下场吗?与其这样不去就让这位高贵典雅的太子妃娘娘先为在下去探探路。”善齐仿佛察觉了唐远父子的意图,忽而邪恶一笑,“再见了,美丽的太子妃娘娘。”

说着正准备用力一抹,打算划破唐凤初的脖颈,而唐凤初则闭上了眼睛,安静地接受死亡的到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