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一十章 玩什么把戏

嫡女归 云舒 2409 2021-09-07 00:36

这话可谓是说到皇后心坎里去了,正愁着没处找叶浮珣的茬。

若是以往,皇后怎么可能愿意放权让其他人操办,她可是皇宫里的当家主母!

俩人细细商议了一番,将此事定下。

叶浮珣收到消息的那一刻正窝在书房,跟纪衍诺一起看书练字,他们两人的习性越来越像,默契十足。

“晋王妃,皇后身边的老嬷嬷在外边等着。”有纪衍诺在,念云说话都带了几分小心翼翼,实在是他气场太过强大,令人忍不住屏息凝神。

叶浮珣蹙眉:“不想去。”

“不想去就不去。”纪衍诺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眸中满满都是宠溺,

叶浮珣揣度了好一会儿皇后的意图,还是没能猜出,她最终还是决定去凤銮殿,看看皇后究竟玩什么把戏。

纪衍诺攥住她的手腕,凑到自己嘴旁亲了亲嘱咐:“不用怕她,该怼怼,莫要吃亏,有我给你撑腰。”

“知道了,我的晋王。”叶浮珣踮脚在他脸颊吧唧亲口,转身踩着欢快的步子离开。

纪衍诺望着她的背影,眼底嚼笑意,一直到看不见,面色骤然变冷:“飞云暗中护着晋王妃,若是发现皇后敢下手,直接废了她。”

飞云重重点头道:“是。”

凤銮殿,茶香四溢,叶浮珣踏入屋就见着齐齐看向自己的众妃嫔。

呦呵,还真是齐聚一堂啊。

叶浮珣落落大方走到中央,福身:“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晋王妃无需多礼。”皇后走前将她的手拉住,带她入座,“今日找你来,是为了宴会一事。”

其他妃嫔都悄悄打量叶浮珣,见她姿态各处都找不出差错,一个个都在心底暗自赞叹。

不愧是大纪所有女子都倾慕的战神纪衍诺的女人,那气质脱尘,耀眼的,令人忍不住一而三的想要再看。

叶浮珣垂眸,卷翘的睫毛掩盖住她眼底的不解:“皇后娘娘仔细谈谈,何宴会,臣妾又能做些什么?”

皇后见她态度温和好说话,面上的威严也增添了几分,看上去是个好拿捏的,这个认知令她心底十分舒坦。

“前段时间,许多读书人都举行了菊花宴,赏菊吟诗作对。”

“听闻身为晋王妃的你也去了游玩,可真是不务正业,处处撒泼可当不起晋王妃这个称号啊。”皇后淡淡道,将茶杯放在桌面上,略有些重。

一下子,这凤銮殿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丽妃倒是内心一阵笑,等着看好戏呢!

然而叶浮珣倒是处变不惊的淡笑道:“我记得我送皇后娘娘的那两罐菊花干,正是我在菊花宴采摘回来的,那也是前去的目的。”

“不过几朵菊花而已。”皇后冷眼一下道。

叶浮珣不卑不亢,神态认真,“这句话和枸杞泡水可缓解眼部疲劳,皇上喝了都直夸好,我东宫里剩下的几大包都入了云宵殿皇上手中。”

“到了皇后娘娘这儿,倒成了不过几朵菊花而已,看来您之前并未将我亲自采摘的菊花放在眼底。”

皇后没想到叶浮珣会跟自己正面刚,她的脸色青了又紫,几经转变。

“晋王妃何至于如此咄咄逼人。”皇后身边的老嬷嬷开腔,“菊花性寒,皇后娘娘又刚好不可寒,故而并未喝晋王妃赠的菊花,倒是枉费您一番心思了。”

皇后这才稳定心绪,重新拿到话语权:“不错。”

叶浮珣倒是被她身旁的老嬷嬷所吸引,是个聪明的,应变能力十分好。

她哂笑声:“哦,既然这样,那还得请皇后娘娘多保重身体,性寒的人不易有孕。”

众妃嫔们皆是眼观鼻,鼻观口,皆是不出声。

这两人,都是她们惹不起的人啊。

“晋王妃倒是伶牙俐齿,还有那干儿子也是个有本事的,将皇上笼络的连后宫也不愿意去了。”皇后实在是忍不住,直接开门见山,完全无视于在身后示意的老嬷嬷。

叶浮珣将两人的动作尽收眼底,她啧了声,看来皇后当初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也定是身后的嬷嬷是个手段厉害的。

“小白对皇上的非笼络,是敬爱,是崇拜。”叶浮珣一字一句道:“皇后娘娘莫要将他人的真挚扭曲。”

皇后气急败坏,狠厉拍了桌子,早将老嬷嬷的嘱咐抛之脑后。

叶浮珣竟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当众叫板,顶嘴自己,简直是让她这个皇后丢面子。

“你当真以为本宫拿你没办法?”皇后怒气冲冲的盯着叶浮珣,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叶浮珣怕是早就没命了。

话音刚落,飞影跟飞云突现身,二人挡在叶浮珣面前将她护住,虎视眈眈的盯着皇后。

皇后气的差点晕乎过去,她手紧紧攥住桌边,深呼吸一气,想要硬着来。

老嬷嬷急忙拉住她的衣袖,苦口婆心:“娘娘,这事本就是咱们理亏,你莫要再继续盘问下去了,还是说会宴会上的事儿吧。"

皇后十分依赖于她,当下强颜欢笑:“其实今日叫你来,是想让你主持一场宴会,”

“好啊。”叶浮珣直接答应。

她这么直接了当倒是让皇后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试探的问到:“操办宴会的头绪你还未搞清楚,不如…….”

“这操办权,我要了,还望诸位莫要打扰。”叶浮珣浅笑。

德公公闻声赶来,他见一大屋子,呦了声:“各位娘娘都在啊。”

“德公公。”众人皆是起身,这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她们可不敢得罪。

“杂家奉皇上之命,请晋王妃过云宵殿。”德公公笑容满面看着皇后,“娘娘,怕是要跟你借人了。”

皇后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浮珣离开,她跟丽妃对视眼,她满眼的责怪。

各妃嫔各回各寝宫,丽妃的婢女青禾略有些担忧道:“娘娘,今日皇后许是将你也给怪罪上了。”

丽妃无所谓耸耸肩,她仰头看着太阳,眸光微眯:“怕什么,晋王妃既然已经答应了操办宴会,我只管出席就好,这就抵达了咱们的目的不是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