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56章 夜召去竹屋

嫡女归 云舒 2538 2021-09-07 00:36

原来殿下想听关乎这幅画的事?

太子妃了然,侧首想了想,开口道:“臣妾记得那年是先太子十六岁的生辰。那一年臣妾不过才七岁,是跟着堂兄堂姐一同去东宫给先太子庆祝生辰。”

纪衍诺凝了神色,似乎听得很认真。

太子妃继续道:“生辰宴办得很是盛大,不仅各皇子,还有皇室宗亲,各府世子贵女统统都来了。

因为没有长辈在场,各皇子又起哄闹得厉害,很快就上了酒水,众人饮酒作乐,场面好不热闹。”

“待酒过三巡,臣妾记得先太子略显微醺,”太子妃当时不过七岁,兄姐自然不会让她喝酒,饮的是果浆,是以她清醒得很,“各皇子起哄让先太子作画。”

“先太子本来是拒绝的,但皇子们闹得厉害,最后就勉为其难让人支了画架,画了这幅画。”

说起来先太子的这幅画画得并不算好,只能说画工非常普通。

但太子妃彼时年幼,哪里看得出画的好坏,因为一心仰慕先太子,才会缠着把画要了过来。

她倒是没把画作画好之后,皇子们和皇室宗亲们似笑非笑的嘲弄神态告诉纪衍诺。

现在想起来,怕是都在暗嘲先太子画工拙劣吧?

可纪衍诺却问她:“皇兄画完这幅画,大家评论如何?”

太子妃面上微僵,怕纪衍诺心中难过,就道说:“时日过得甚久,臣妾记得不大清楚了。只依稀记得不少人都夸先太子画作得好,臣妾懵懂,就上前把画作索要了过来。

先太子性情温慈,当下就同意了。”

纪衍诺沉默了许久。

浅浅地觑了眼太子妃,颔首道:“你倒是有心了。画留下,先回去罢。”

纪衍诺开口送客,太子妃不敢多留,只恭敬地弯腰施了礼,款款地离开了竹屋。

回兰熙宫的路上,她的嘴角一直忍不住上扬。

看来昨天夜里的担心实属多余。

她又何须自降身份和叶浮珣相比。

殿下对她,和对叶浮珣,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碧柳和碧翠见太子妃欢喜,都忙不迭地说着好话逗她开心:“娘娘,您今儿个弹的那首曲子简直如同仙乐,奴婢瞧着殿下听得可入神了。”

碧柳掩嘴笑道:“不止如此,娘娘给殿下讲述先太子的事情时,殿下专心致志地听您说话,神情一片温柔。”

“当真?”太子妃笑眯眯地睃了两眼碧柳和碧翠,“今儿个本宫心情好,各赏你们一根簪子,快去挑个自个儿喜欢的罢。”

“奴婢谢谢娘娘!”碧柳和碧翠对视一眼,无限欢喜。

那厢竹屋里,却犹如冰山雪地渗出阵阵寒意,使得空气都凝结成霜。

纪衍诺盯着画卷,双眼仿佛要将画烧出两个洞来。

徐安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不敢吭上一声。

久久,忽听纪衍诺开了口:“徐安,去叫叶浮珣过来。”

徐安一怔,忙恭声应道:“是,殿下。奴才这就去办。”

匆匆赶往云锦阁,徐安见着叶浮珣,笑容可掬道:“叶浮珣,殿下传召您去竹屋呢。”

想起适才在竹屋外面处罚彭昭训和刘奉仪残酷的场景,是想让她去送死呀!

她可坚决不去凑这个热闹,佯装头疼来忽悠过去。

小雨醒目,忙上前扶住叶浮珣,嘘寒问暖。

徐安满脸苦笑。

叶浮珣这不想触霉头的心思他懂,可殿下都发话了,哪能由着她不去呢?

“叶浮珣,您就别为难奴才了。这殿下召您过去,就是您晕了,奴才也得找人把您扛过去才能复命哪。”

叶浮珣瞬间睁开紧闭的双眼,从徐安眼里读懂了他认真的神色,小脸一苦:“真得去?”

徐安诚挚地点头:“叶浮珣,真得去。”

叶浮珣放开小雨的手站直了身,拍拍袖子上没有的灰尘,带着壮士断腕的决心:“那便走吧,请徐公公带路。”

又是得绞尽脑汁在纪衍诺大魔头手下求生的一天。

她来了。

坚强地走了一路,好不容易到了竹屋前,叶浮珣一想到彭昭训被押着喝了哑药,而刘奉仪活生生地被挑断了脚筋,她的脚又莫名被钉在了地面,走不动了。

“徐公公,您就照实给我说了吧,”她巴巴地看着徐安,“殿下可是心情极为不佳?”

徐安看着叶浮珣,对她眼里满满的求生欲表示感同身受,无声地点了点头。

叶浮珣脸一皱,眨巴眼睛:“那您给指条明路成不?我这一进去,该不会就又要被处置示众了吧?”

徐安忙摆手:“叶浮珣您多虑了,绝对不会那样的,奴才可以保证。”

彭昭训和刘奉仪那是自己往刀口上撞,叶浮珣不一样,她这可是殿下亲自让他去请过来的。

叶浮珣半信半疑,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当真不会……咔嚓掉我?”

“不会不会!”徐安苦着脸,“叶浮珣,您这还是赶紧进去吧?”

磨蹭了这么久,说不定殿下的耐心都要给磨光了。

若是殿下没了耐心,那就万事都不好说了啊!

叶浮珣垂头丧气,一个脚步一个印子地跟在徐安后头进了竹屋。

竹屋里一片寂静。

安静得只隐约听见绵长的呼吸声。

咦?

叶浮珣不解地从徐安身后探头望去。

就见纪衍诺斜卧在长榻上,双目闭阖……

睡、着、了?

她心中一喜,忙伸手揪揪徐安的袖子,用口型道:“殿下睡了,要不我改天再来?”最好再也不用来。

徐安忙拽住想要离开的叶浮珣:“叶浮珣,就算殿下睡了,您也不能走啊!”

这万一殿下醒来没看见叶浮珣,他脖子上的脑袋还要不要了?

“您就在这竹屋里头等等,殿下醒来后自然有话要跟您说的。”

坚定地把叶浮珣按在了地上,徐安小步走了出去,转身把门紧紧地关上。

喝!

这是怕她临阵逃脱不成?

叶浮珣睃了眼紧闭的竹门,皱了皱鼻子。

长榻上的纪衍诺似乎还在睡。

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假睡吓唬她的?

叶浮珣好奇地垫着脚步走到长榻前,动作轻慢地跪坐了下去,一眨不眨地看向纪衍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