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番外之安之若素(29)

嫡女归 云舒 3290 2021-09-07 00:36

被宋长宁怼,别说这些贵女了,就算是裕王妃都不敢出声,唐凤初笑道,“你这个皮丫头,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无法无天。”这话也就只能唐凤初说了,嘴上责备,眼里却没有半分,裕王妃早就习惯了。

“太后娘娘到。”

门外的太监高呼一声,唐凤初等人立马起身,“臣妾参见太后娘娘。”

“都起来吧。”德宁太后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倾天下的美人了,墨色的头发,早已生了银丝,岁月依旧在这个美丽的女子身上留下了痕迹,松弛的皮肤,深深的皱纹,让她从一个凌厉的贵妃变成一个和蔼可亲但威严依旧的太后,她这一生太过于顺遂。

“皇祖母。”宋长宁起身便笑盈盈地扶着德宁太后坐在主位上,“您怎么来了?”平日里德宁太后就深居在云霄殿,不喜参加这些宴会,今日怎么会来,只见德宁太后笑眯眯地说道,“听说今日孔孟两家夫人携眷入宫,哀家想凑凑热闹了。”眼睛已经有些昏花的德宁太后瞅了一圈说道,“哀家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小丫头了,一个个长得都比哀家的宁儿好看。”

“皇祖母~~”宋长宁不依地挽着她的胳膊撒娇道,“您夸就夸吧,何苦贬低孙儿,您要是喜欢就选一个做您的孙媳好了。”

德宁太后听了哈哈大笑,“经你这个小丫头一说,这倒是提醒了哀家。”祖孙两个人说笑其他人除了赔笑,只能按下自己的激动,这场宴会有可能会变成相亲宴,毕竟太子还没有娶亲,玄睿帝才到中年,身体硬朗,紫凌王又是保皇派,手握兵权,皇后娘娘身后有忠义候府的做支撑,更何况还有紫凌王府,太子之位稳固如山,这太子自幼聪颖,文武双全,颇有治国之才,在朝廷之中十分有威望,民间甚是得民心,所以宋瑜琏根本就不用拉拢大臣,也不用联姻,若是谁当上了太子妃,那就是未来的一国之母,将来可是要母仪天下的。

“母后,你可别跟着长公主乱来。”叶浮珣低眸敛下眸子里的光华,低声笑着说道,“您别吓着人家姑娘,您要是喜欢哪儿一个,就经常召进宫里陪您,解闷。”

“姨母,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怎么乱来了。”宋长宁头颅微扬,说道,“我看孟家的两位小姐就不错,大小姐端庄大方,二小姐灵气逼人,这么好的姑娘,恐怕也只有我们家能配上了。”

“我看是你想嫁人了吧。”这么敢怼宋长宁的,放眼望去,整个京城恐怕也就只有叶浮珣了,果真一句话,让宋长宁安静了下来。德宁太后笑盈盈地对唐凤初说道,“皇后啊,你看他们两个一个没有长辈的样子,一个没有晚辈的样子,都让哀家宠坏了。”

“母后,这么多年了,臣妾觉得您早该习惯了。”

德宁太后依旧清明的眸光落在安静地坐在孟姒舒身边的安之身上,说道,“孟家的丫头倒是不错,这个二小姐哀家怎么看得那么眼熟倒像之前太子宫里的女官。”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

安之缓缓抬起头,望着首座那个精神抖擞的老人,无比的亲切,冲德宁太后甜甜一笑,说道,“太后娘娘。”

“真的很像啊。”德宁太后对身边的皇后说道,看着安之的妆容,颇为好奇地说道,“你今天画的是什么妆?眉间的那片花瓣格外的好看。”

“回太后娘娘的话,民女眉间的一点不是画上去的,而是天生的。”安之看了叶浮珣一眼,低眉顺眼地说道,“听母亲说,民女小的时候曾经被一个得道的道士断言十八岁时眉间会出现一点朱砂,越大越像花瓣而已。”

人老了,总是喜欢一些稀奇的事情,自从叶浮珣死而复生,德宁太后就更加相信鬼神,随即冲安之招招手说道,“过来,让哀家瞧瞧。”

安之迈步走了上去,德宁太后仔细看了看,说道,“太神奇了,太像了,就像是双生一般,若不是一个生买习水,一个生在邹城,哀家都要以为是一个人了。”

鼓瑟殿外。

宋瑜琏一身朝服还未来得及换下,便躲在长廊处看着殿内,一旁的聂翼笑道,“殿下,您这一下朝就把太后娘娘请过去了,你就不怕太后娘娘不喜欢安之姑娘?”

“皇祖母会喜欢的。”宋瑜琏自信地说道,“就算皇祖母和母后不喜欢,紫凌王妃也会把她变成喜欢。”只是不知道那个丫头要是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想到安之一脸懵逼,反应过来又气呼呼的,像一只被惹毛了的小野猫,张牙舞爪中带着一丝丝的委屈,宋瑜琏的心就开始痒痒的。

“太子殿下,为何在这儿啊?”一道微冷的声音在宋瑜琏身后响起,只见宋寒濯一身紫金蟒袍,玉冠束发,剑眉星目,越发的凌厉,宋瑜琏轻咳一声说道,“三皇叔,可是来接三皇婶的?”紫凌王夫妇的感情可是羡煞了京城所有的女人,京城贵女们都希望能够嫁一个像紫凌王一样专情的男人,这个男人不仅专情,而且身份尊贵,这么多年来把紫凌王妃宠上了天也不计较她曾经和别人成婚过,还有两个孩子。

宋寒濯点点头说道,“是,不知太子殿下在此处做什么?”

“路过,”宋瑜琏轻咳一声说道,他可不能让他这个三皇叔知道自己是在这里偷偷看心上人的,宋寒濯薄唇微勾,清冷中透着邪魅,说道,“听闻皇后娘娘宴请孔孟两家,不如太子殿下跟本王进去看看。”

“三皇叔请——”宋瑜琏身子微微一晚,算是一个晚辈礼,还是他这个三皇叔动他的心思啊。宋寒濯了然一笑,也不计较大步向鼓瑟殿走去。

“濯儿,琏儿,你们两个怎么有空过来了。”德宁太后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儿过来心情大好,见自家儿子将目光落在一旁的叶浮珣身上,见怪不怪但还是酸酸地说道,“哀家还以为你是来看我这个老太婆呢。”

“臣妾还以为母后您早就习惯了呢,”叶浮珣笑盈盈地接过话茬,德宁太后也不恼,笑着骂叶浮珣没有良心,叶浮珣眸子微转说道,“我家夫君是来接我的,不知道这太子殿下来这鼓瑟殿做什么?”

“回三皇婶的话,方才孤路过鼓瑟殿恰巧碰到了三皇叔,这才随其一起进来给皇祖母和母后请个安。”

“琏儿有心了。”唐凤初笑着说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热闹热闹吧。”

宋瑜琏坐在宋长宁身旁,将目光落在许久未见的安之身上,只见她姣好动人的瓜子脸,眉间的花瓣使她灵气逼人,又带着娇艳,晶莹赛雪的肌肤,犹胜芙蓉,长长的黑色睫毛晃动间不断地上下扑闪,灵秀诱人的眸子时不时透出慧黠的光芒,秀气的琼鼻可爱地翘挺着,薄嫩如玫瑰花瓣的柔软红唇还挂着一丝顽皮可爱的笑意,娇巧得人人见之心喜。一身淡紫色对襟连衣裙,袖口与衣领处绣着繁复的花纹,轻纱笼罩在身上,尽显玲珑的身段,三千绿云松松的挽了起来,一根绿宝石玉簪衬得如雪的脸庞那么柔和,如玉的耳垂上是水绿色的缨络吊坠,小巧而又精致,与他四目相对,淡淡地移开了,不过自己做着小动作的手,却出卖了她的心思。

宋瑜琏薄唇微勾,看来这个小丫头还是生气了,他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哄了。

德宁太后看着宋瑜琏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安之的方向,会心一笑示意唐凤初,唐凤初会神,暗自记下。

宴会结束后,叶浮珣直接被宋寒濯接回了紫凌王府,孟夫人等人留下来,陪着唐凤初逛御花园,安之百般无聊地偷偷地跑了出来,在皇宫里熟门熟路地乱晃悠了起来,还未走几步,在拐角处就碰到了,在那儿里已经等了很久的宋瑜琏,安之笑容微收,“见过太子殿下。”

宋瑜琏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身看向安之,笑道,“孟二小姐,不去陪着皇后娘娘,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大坏蛋,明明知道她的身份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安之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太子殿下不去处理政事,那来这里又是做什么呢?”

“等你啊。”宋瑜琏自然而然地说道,安之猛地一抬头,只见宋瑜琏一步步逼近,眼睛里充满了戏谑,“第一次见孟二小姐,孤就觉得十分面熟,我们是不是哪儿里见过,而且孟二小姐长得特别像一个人。”

“什……什么人?’”安之步步往后退,但宋瑜琏的气息越来越重,温热的气息钻进自己的耳朵,低沉而又清冷的嗓音落入安之的耳朵里,“孤的心上人。安之一惊猛地往后一退,宋瑜琏一把搂过她的腰,避免她撞到了树上,邪魅地笑道,“孟二小姐,注意脚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