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四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57 2021-09-07 00:36

宋寒濯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心里痒痒的,大手揉揉叶浮珣的发顶,说道,“本王知道了,你说的这些本王都会注意的。”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不早,这里有轻云照顾,你跟我回去吧。”

叶浮珣难得乖巧地点点头,牵起一旁小若素的手,说道,“素儿,我们回家咯。”

宋寒濯叹一口气,面无表情地单手将小若素抱了起来,另一只手牵起叶浮珣的纤手,两个人相视一笑。

由于有了小若素,宸王殿下不得不,独守空房,叶浮珣和小若素独自住一个房间,照顾小若素睡着后,轻云还没有回来,叶浮珣起身走到桌前,,准备把蜡烛吹灭,不料眼前又一黑,忍不住向前栽去,伸手打翻了一旁的茶杯,惊动了守在门外的守卫,“王妃,发生什么事了?”叶浮珣努力的摇摇头,使自己清醒一些,哑着声音回道,“没事,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叶浮珣浑身无力,想撑着站起来,奈何怎么也站不起来。

门外的守卫感觉不对劲,推门进来,便看见叶浮珣倒在地上,一个士兵忙去找宋寒濯,另一个将叶浮珣扶到软榻上。

刚和将领们商讨完战事的宋寒濯听到手下人来报,剑眉深锁,大步来到叶浮珣的房间,见她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微绉着眉头躺在软榻上,“珣儿。”轻叫一声,大手敷上叶浮珣的额头,手掌里的温度,让宋寒濯脸色凝重,这个女人竟然烧这么厉害。

军医领着药箱急忙忙地走了进来,看到宋寒濯阴沉的脸色,大气都不敢出,上前给叶浮珣诊脉,说道,“王妃气血虚弱,劳累过度,这才引起了高烧,微臣开几副药即可。”

宋寒濯弯身将叶浮珣抱了起来,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又命人去煎药,自己守在叶浮珣的床前,有些心疼地看着床上的小女人。

“吩咐下去,让董副将明日照常。”

叶浮珣夜了发了一些汗,但是烧一直没有退,第二日叶浮珣幽幽醒来,头还是有一些眩晕,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发现这是宋寒濯的房间,刚起身就有一个小身影跑了过来,一下子撞到了叶浮珣的怀里,“娘亲。”

叶浮珣忙抱住她,低头含笑,声音略带一些沙哑,“素儿怎么了?”

小若素在叶浮珣的怀里蹭了蹭,早晨醒来发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还不见叶浮珣的身影,她以为叶浮珣不要她了,小孩子的心总是很敏感的。

叶浮珣怎么会不知她的小心思,将她从怀里拉出来,捏捏她的小鼻子,笑道,“娘亲怎么会不要你呢。”

“轻云姐姐说娘亲生病了,要不我不要打扰娘亲。”小若素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叶浮珣,仿佛一眨眼她就能消失一样。

轻云姐姐……这个小丫头叫轻云姐姐,又叫她娘亲,那轻云不得……

“素儿,以后不准叫轻云姐姐,要叫云姨,听到了吗?”

“娘亲,为什么啊?”

轻云一进来就听见一大一小的对话,手里端着煎好的药,说道,“王妃,奴婢有这么老吗?”将药放到桌子上,俯身摸摸小若素的小脑袋,“若素乖,以后还是叫姐姐吧。”

“云姨,我要是叫你轻云姐姐,那你叫娘亲什么啊?”小若素人小鬼大地说道,这个时候,她自然要站在自家娘亲这一边了。

轻云语噎,看了一眼看好戏的叶浮珣,转身端起药碗,“王妃该吃药了。”

叶浮珣笑着接过轻云手里的药碗,“你还没回答素儿的问题呢。”

“你呀,以后就叫云姨吧。”轻云捏了捏小若素的鼻子,“人小鬼大。”又抬头见叶浮珣苦哈哈地看着手里的药,“王妃,良药苦口,您还是趁热喝吧。”

“娘亲,你是不是害怕喝药啊?素儿都不害怕喝药。”

“谁说的。”叶浮珣有生第一次端着一碗药一饮而下,口里的苦味让她的脸都绿了,她可不能让小若素看低了她这个娘亲,在叶浮珣喝药的时候,轻云将一块蜜饯递给小若素,冲她使使眼色,小若素会意,在叶浮珣喝完药的那一刻,踮起脚尖将蜜饯塞到了叶浮珣的嘴里,歪着小脑袋问道,““娘亲,还苦吗?””

叶浮珣温柔地摇摇头,又问轻云,“东西收拾好了吗?”

“殿下让董副将先回去复命了,说等您身体好了,再让您回去。”轻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又想到叶浮珣昨日晕倒之事,忍不住说两句,“王妃,以后您还是少出去吧,您昨天就出去一天,回来就病倒了。”

“孩子们安排好了吗?”叶浮珣拿出一个荷包让小若素玩,又想到昨天的拿着孩子们,不回去也好,等京城的物资一到,她也好安排这些孩子们。

“安排好了,奴婢找了两个比较靠谱的妇人在照顾她们,殿下有吩咐去给他们送了一些吃的和穿的,您就不用操心了。”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叶浮珣体力不济,又睡了过去,期间宋寒濯来看过一次,又匆匆离开,半夜叶浮珣又发起了高烧,反反复复一直不见好。

这几天整个军营都是低气压状态,宸王妃身子不好,宸王殿下本来就脾气不好,再加上,前线连吃败仗,士气低落,现在只能用炸弹来形容宸王殿下的心情了。

*********************************

唐凤初收到叶浮珣的八百里加急的信件后,便立刻派人将一些物资跟草药送往边北,同时也跟太子宋寒修说明了情况。

宋寒修今天下朝后穿的是一件浅白色的长袍,却并不见单调,袖口处绣着金光闪烁的龙纹,领口处点晴似的镶着两道银色的丝边,又在那里绣上藤蔓,如同两条缠绕在他修长的脖子处的银色细龙,龙尾扫处正在领口合拢的位置,那张俊逸的脸透着高远的随和,几分温柔。

唐凤初见宋寒修来了,便吩咐尔雅尔颂把两个小粉团子抱了出去,宋寒修抬手阻止,上前将那个粉嘟嘟的小女娃抱了起来,“宁儿又重了。”最近忙于国事,来唐凤初的房里的时间也少了,见两个小家伙的次数也少了。

“臣妾已经命人将宸王妃需要的物资和草药运往边北了,最快也需要十天才能到。”唐凤初并没有从京城运物资,而是从离边北最近的凡城运往边北的。这样可以省很多时间。

宋寒修点点头,声音温润如玉,有带着少许威严,“初儿,你看着办就好,你办事孤最放心了。”怀里的宁儿十分不安分地动来动去,又拿起宋寒修的手吃了起来,吃了宋寒修一手口水,嘴里还咿咿呀呀地说着。唐凤初见状,忙掏出手帕擦拭宋寒修的手,一边擦还一边佯作生气地看着作乱的小女娃,“宁儿,你乖一点,小心你父王打你屁股。”小女娃听了咯咯的笑了起来,宋寒修十分宠爱地抱起小女娃:“父王才不会打孤的宁儿屁股。”见自己的丈夫如此宠女儿,唐凤初心里也是很欢喜,又想到近日听说有人向皇上奏旨要太子纳侧妃,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微收,但是她身为太子妃,未来的国母,自己的丈夫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妻子,早晚会有别的女人来跟她一块儿分享眼前一个晴朗如月,温润如玉的男子。

宋寒修又逗弄了一旁有点受冷落的明儿,这才起身离开。

边北城内的一座小院里,因为是月末季南北已经闭门休养了十天,刚刚出关,便听说宸王妃病重,他剑眉微绉,转身问身后的当归,“宸王妃病重?”

“听说是宸王妃一直反反复复发热,一直不退。”果真自家公子只有遇到宸王妃的事情,才会有反应。

季南北转身调转方向,朝军营方向走去,当归忙背着药箱跟了上去。公子您急什么呀,宸王妃又不会跑。

到了军营处,侍卫听说是给宸王妃看病的,忙跑去给宋寒濯通报,宋寒濯提听说是季南北,忙让人请了进来。

季南北看着床上眉头紧锁的叶浮珣,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把了把脉,说道,“她这样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八九天了。”轻云在一旁回答道。

叶浮珣烧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最后她陷入黑暗,什么都不知道了。

季南北写了一张药方递给轻云,说道,“按这个抓药试一试。”转身有对一旁的宋寒濯说道,“最近城里很多人都出现了类似于王妃这种情况,我把药方开了下去,你命士兵给城中的百姓都煎一些药,可以控制一下病情,我担心再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会形成瘟疫。”行军打仗,最怕的不怕的不是敌军有多强大,而是遇见瘟疫。

宋寒濯吩咐士兵去熬药,又命令下去,封锁消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军心和民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