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03章 一饮而尽

嫡女归 云舒 2440 2021-09-07 00:36

景宇无奈的看着她,示意侍女扶住叶浮珣,宠溺的说道:“你喝醉了,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

“啊?”醉酒后叶浮珣有些许的反应迟钝,只朝着景宇痴痴的笑着,仿佛在透过他去看另一个人。

景宇无奈,他恪守君子本分,命侍女将叶浮珣送回客房,又去端了醒酒汤来。

“乖,喝下就不难受了。”或许是因为叶浮珣醉了,景宇的眼眸里全是对她的欢喜,毫无遮掩,仿佛要溢出来似的。

“醒酒汤?”叶浮珣呆呆的盯着桌上的汤碗,趁众人每天反应过来一饮而尽,接着倒在了床上,看着模样是睡着了。

可只有景宇听到了那句话,衍诺,不要丢下我。

第二日起床后的叶浮珣显然是忘记了自己的行为举动,半点都没有提及,景宇见她不提,自己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内,景宇带着叶浮珣玩遍了山庄内外,倒是让叶浮珣不想回去了。

楼阁中,叶浮珣斜靠软榻,青丝由发簪冠起,她单手托腮,面带笑意,翻阅着手里的话本。一旁的景宇手中拨弄着棋子,好一室安宁。

“叶小姐,有人称是你家的来人,说是有要事相告。”

叶浮珣翻阅书籍是手微顿,眉头蹙起,她已经猜到来人是谁:“请进来吧。”

果然是飞影,原来后几日宫中要设宴,很多事情需得她这个王妃去操劳,叶浮珣心中微微叹息,只恨没能在玩的久一些。

“多谢景公子这几日的招待,家中有事,叶浮珣该回去了。”

景宇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嘴角的笑也显得有些勉强:“我这山庄随时欢迎叶小姐前来游玩。”

飞影从进来此地就在观察景宇,瞧着景宇这般模样,又想着叶浮珣去收拾行李,一时半会不会过来。

便冷声说道:“多谢景公子这几日照顾我家夫人,来日我家主子定来道谢。也希望景公子能够守住自己的心,不该是你的千万别肖想。”

景宇大惊失措,觉得自己都心思被堪破有些尴尬,于是便称身体不适,只派随身侍从将叶浮珣一行人送下山。

车轮辘辘,銮铃脆脆,双辔骏马奔驰在路上,朱红色的木车轮撵过青石地,行人纷纷避让,只道是哪家富贵人家出行。

叶浮珣撩起凤鸾纱帘,抬首望去,巍峨的宫殿就在眼前,她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带着众人进入了东宫。

只闻东宫内笑声晏晏,抬眼望去,正是那鸠占鹊巢的李希瑶!

李希瑶见东宫上下对叶浮珣那么大献殷勤,联想到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暗中握紧了自己的手心。

她嫣然一笑,莲步轻移上前,盈盈一拜:“姐姐回来了,怎么都不跟王爷说一说,瞧宫人们这手忙脚乱的,可别冲撞了姐姐。”

跟在叶浮珣身后的西洛皱眉道:“李小姐这说的是什么话,东宫可是几天前就在催我们王妃回宫的。”

明明知道她们王妃才是东宫正主,李希瑶这一番话,显得自己好像就是这里的主子似的。

不光是她,就连皇宫的宫人,一个个的也偷偷摸摸的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李希瑶。

这个女人经常借着救命恩人的由头来勾搭王爷,也真是不要脸。

那些赤落落的额鄙夷的眼神落在李希瑶的身上,让她十分的不自在。

可目光触及到纪衍诺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她又觉得十分的不甘心。

“是妹妹说错话了,妹妹给姐姐赔不是。只是这些天妹妹一直陪在王爷身边太过开心,以至于忘了这回事。”

西洛眉头皱的更深了,真想一剂毒药就把这个女人给弄死,饶是她这么冷静的人都有些生气了。

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她不介意让她永远都说不了话。

但没有叶浮珣的命令,她却不敢善做主张。

“西洛,不得无礼。”

叶浮珣的声音带着往日的清冷。

她目中无波无澜,只静静的看了一眼李希瑶,便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西洛扭头看她,被她一个眼神给呵斥住了。

叶浮珣平静的开口:“本宫不记得什么时候有了个妹妹,还请李小姐称呼本宫为王妃。毕竟,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终归不是东宫的一员。”

清冷的嗓音配上她平静的语气,反倒让李希瑶的气焰瞬间熄灭。

因着她语气里的不在意,便显得李希瑶像个孩子似的在她面前耍闹。

西洛暗中得意的看了一眼李希瑶渐渐僵住的笑容,心想还是她们主儿离开。

白莲花什么的,在她们主儿面前一比,什么都不是。

“主儿,一路辛苦了,我们先下去休息吧。宴会还有一会儿呢。”

她们动身的时间比较晚,所以一路上也是快马加鞭,叶浮珣淡淡的扫了一边沉默不语的纪衍诺,点点。

叶浮珣走了,这儿便空了下来。

李希尧吃了瘪,心里把叶浮珣恨得死死的。

她抬头想跟纪衍诺告状,却见纪衍诺的眼神像是黏在了叶浮珣身上似的,人走了都还在看。

“王爷。”她轻轻的唤了一声,人便回过神来。

纪衍诺冷漠的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拽下来的:“今日客人多,又在皇宫重地,李小姐自重,莫让他人误会。”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纪衍诺垂眼,心口十分沉闷。

方才他站了那么久的时间,叶浮珣却没有看他多余的一眼。

半个时辰之后,宴会开始,叶浮珣这才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皇上自然是坐在上方的,左手边坐着容妃,再下面就是王爷和王妃。

叶浮珣的位置和纪衍诺的位置是在一起的,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纪若白则安排到了别的地方。

看到纪衍诺,叶浮珣脸色平淡的行了礼,便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不斜视。

两人之间相敬如宾,仿佛多说一话,说出一个字都是逾了规矩。

西洛在殿内扫视了一圈,却没见到方才李希瑶的身影,心想没在正好呢。

一番客套话之后,便进去了歌舞环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