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九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409 2021-09-07 00:36

“好了。”青若从衣橱里拿出一件青色的竹纹披风,披在叶浮珣的身上,扭头回道。

叶浮珣打量着轻云脸色红润,想来是身体好的差不多了,笑盈盈地走上前,说道,“今日天气不错,你在家也闷了许久了,不如陪本妃去唐府走走。”

轻云求之不得,这段时间她在府里都快闷死了,应了一声,随即回房拿了软鞭,跟了出去。今日去唐府叶浮珣只带了轻云和青若,剩下的人让她们在府里看家。

到了大门口,正看见周姑姑指挥着下人装一些礼品,“周姑姑,有劳了。”叶浮珣上前笑盈盈地挽住周姑姑的手,说道。

“王妃言重了,这都是老身的职责。”周姑姑慈爱地拍拍叶浮珣的手,说道,“外面风大,王妃去车里等王爷吧。”

正说着宋寒濯一身玄衣走了出来,周姑姑笑着推了推叶浮珣,退了下去。叶浮珣转身含笑看了一眼某个王爷,转身由青若扶着进了马车,随即某个王爷也上来了,叶浮珣秀眉一挑,问道,“王爷怎么不骑马?”

“天太冷。”某个王爷身子一斜躺在了叶浮珣的腿上,闭目说道,“还是珣儿的车里暖和啊。”

您一个习武之人会怕这点冷,之前看您也没有这么讲究啊,叶浮珣虽然这么想,但还是拿过一旁的软毯,盖在了某个傲娇的王爷身上。

唐府离宸王府并不远,半个时间便到了,马车刚缓缓停下,在外面等候的唐老夫人等人便迎了出来,宋寒濯率先出来,随之又亲自将叶浮珣扶下马车。

“老身参见宸王殿下,宸王妃。”

“老臣参见宸王殿下,宸王妃。”

“臣妇参见宸王殿下,宸王妃。”

“唐老夫人,不必多礼。”宋寒濯忙扶起唐老夫人,说道,“今日只是陪珣儿回娘家。”一句回娘家,将唐府与叶浮珣的关系便拉进了。

“是啊,舅舅,舅妈,今日没有君臣,只有长辈与晚辈。”叶浮珣笑嘻嘻地挽住唐老夫人的胳膊撒娇道,“外祖母,珣儿可是想死您了。”

“你呀,都是做王妃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没大没小的。”温馨宠溺地说道,这个外甥女她是打心眼里喜欢,也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

唐老夫人颇为欣慰地看着宋寒濯,枯老的双手,疼爱地拍了拍叶浮珣的手。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了唐府。

唐远和宋寒濯去了书房谈话,叶浮珣由唐老夫人和温馨陪着,在花厅喝茶。

扫了一圈未见唐筠珩,叶浮珣便问道,“怎么不见筠珩表哥?”

“他说军营有事,一大清早就出去。”

叶浮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陪唐老夫人闲聊了一会儿,见唐老夫人身子乏了,便扶着她去歇息,回来的路上,叶浮珣挽着温馨地胳膊,问道,“舅妈可听说过慕容姑娘?”

“慕容?”温馨英气的眉头微绉,担心地说道,“你见过此人?”

叶浮珣摇摇头,说道,“没有,听人提起过,便想问问舅妈,这慕容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舅妈也不清楚,只听说这个慕容姑娘是边北人,曾救过宸王殿下的性命,后来想接回京城,却被贵妃娘娘给阻止了,为此,宸王殿下还和贵妃娘娘闹得十分不愉快。”这些事情在京城出了鲜少有人知道,只不过当年温馨随唐远驻扎边北,这才得知。打量着叶浮珣有些失神的脸色,说道,“珣儿啊,你现在是宸王妃,还是宸王殿下亲自请旨赐婚,所以其他的女子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懂吗?”温馨只当自己的外甥女在吃醋,所以轻声劝说道,叶浮珣听了莞尔一笑,说道,“舅妈,放心吧,这点我是知道的。”

温馨宽慰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忧心地说道,“你凤初姐姐马上就要生了,听你舅舅说,现在边疆不是很安定,恐怕这年一过,你舅舅就又要去驻守边关了。”

“那舅妈可要跟着去?”

温馨摇摇头,说道,“你外祖母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在京城需要人照顾,况且,初儿一生,有许多事情离不开我,再者,恐怕圣上也不会允许我再去边北了。”这玄岳王朝的后宫看似是越贵妃一人独大,平静如水,其实历朝历代,皇宫内何时干净过,还是小心为妙比较好。再者最可悲的就是君心难测。

果真,年还没过完,边北便传来战乱,玄康帝奉唐远为护国大将军,唐筠珩为镇国少将军,平定边北战乱,又念及唐老夫人年迈,太子妃临盆,故奉温馨为一品诰命夫人,留守京城。

在叶浮珣的印象中,这一战唐远凶多吉少,曾死里逃生,而唐筠珩则下落不明,远征大军浩浩荡荡地超前走,忽然听到后面有马蹄声,一个小兵来报,“将军,后面有人。”

唐筠珩勒马回首,只见远处两匹白马奔驰而来,马上其中那抹红色的身影,格外熟悉。

不一会儿,那抹身影便行至军前,马长嘶一声,从上面翻身而下一个明媚的女子,唐远和唐筠珩忙下马,“臣,参见宸王妃。”

“舅舅,表哥快请起。”叶浮珣忙扶起二人,说道,“舅妈和凤初姐姐不放心你们,我便追出来送行。”

“胡闹!”唐远低喝一声,他这个外甥女真是胡闹,身为宸王妃岂能轻易出城。

“舅舅,我请示过父皇,他准奏我出来送行的。”说着叶浮珣从轻云手里接过一个盒子,递给唐筠珩说道,“这是两件削金软甲,王爷特让我拿来送给舅舅和表哥,战场上刀剑无眼,穿上这个可以挡一挡。”

唐筠珩接过包袱,深深地看了叶浮珣一眼,桃花眼里带着以往的玩世不恭,身后刮了一家叶浮珣的鼻子,笑道,“小丫头,表哥没有白疼你。”

叶浮珣伸手抱住唐筠珩,有些伤感地说道,“表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要不然,珣儿受了委屈,没人出头啊。”

唐筠珩轻轻搂住叶浮珣,低声说道,“小丫头,放心好了,要是宸王敢欺负你,我定饶不了他!”

叶浮珣笑着点点头,松开了唐筠珩,浅笑盈盈伸出手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一道清脆的击掌声在空中穿来。

从此便是黄沙漫漫,战场堆白骨,血流成河,生死两茫茫。

回到府里,宋寒濯和季南北正在书房下棋,两个人杀得不可开交,“边北战乱,其中便有魏家的一份力。”

季南北白子落地,将宋寒濯围了个水泄不通,温和的眸子里满是得意,“你打算帮魏冥堇夺权?不怕他反咬一口。”

宋寒濯淡定地落下棋子,淡淡地开口说道,“明庭,你的棋艺越来越差了,布局不够精密。”季南北定睛一看,心里暗自吐槽一下,死变态,大腹黑。说着扔下手里的棋子,说道,“没意思,不下了。”

“既然我能帮他夺权,自然就能把他拉下来。”宋寒濯斜看了一眼某个耍赖的神医,整了整衣袖,信手倒了一杯茶,说道。

季南北看了一眼某个胜券在握,踌躇满志地王爷,突然又想起了一个传言,便问道,“听说青县河内的谢家最近频频受挫,连祖坟都被人给挖了。”说着又啧啧了两声说道,“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不过这个人也够缺德的,挖人家祖坟。”

“你觉得本王很缺德?”宋寒濯尾音一挑,淡淡地看向某个为青县河内谢家抱不平的神医,只见季南北一口茶没喝下去,全部喷了出来,“咳咳,王爷……咳咳,在下想问这青县河内谢家怎么招惹到您了。”就算惹您了,您也不至于挖人家祖坟啊。

“他伤了珣儿。”

季南北听了,只能为青县河内谢家默哀,动谁不好,偏偏动这位太岁的心尖肉,挖你家祖坟,算是便宜你了。

“听说珣儿今天请旨去送唐将军了。”季南北又不怕死地挑起另一个话题,果真某个气定神闲的王爷手一顿,随即说道,“本王就喜欢王妃重情重义。”

被塞了一口狗粮的季南北瞬间闭嘴了,摸摸鼻子,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他今天真是脑子进水了,才来找他下棋。

不过某个神医一出门便看见方才念叨的人跨过月亮门,聘婷袅袅地走过来,看见季南北,眼睛一亮,迎过笑道,“季公子又来找我家阿濯下棋啊?赢了几局?”

季南北轻咳一声,最近眼前这只小狐狸很喜欢看他被虐啊,“下棋只是一个兴趣,谈输赢就有些俗了。”

叶浮珣翻了一个白眼,“不过我倒希望有那么一次,季公子不俗一回。”

不带这么明着奚落人,叶浮珣看着有些窘迫的季公子,突然又想起来,她貌似还要求眼前这个下棋下输的人去她的药铺里坐坐诊大夫,立马换上了一副狗腿讨好的表情,“季公子说得对,谈输赢多俗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