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71章 心满意足

嫡女归 云舒 2441 2021-09-07 00:36

纪衍诺伸手将叶浮珣拉到怀中,剑眉微扬:“你可竟知道冤枉我,又怎么知道我没有好办法?”

“说的可是真的?”叶浮珣仰头,眸中冒出精光,催促道,“快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

纪衍诺只笑不语,定睛瞧着叶浮珣。

叶浮珣心知眼前这人儿是想从自己这里谋取点好处,也不吝啬,只道:“若是你的法子我觉得好用,任你……”

还未等她说完,纪衍诺心满意足。

纪衍诺笑道,遂正言,“为何不将商人引入东巷?让商人带动东巷的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这倒是个好法子。”

叶浮珣沉思,不轻易间眸子扫过盛开的话,瞬间一个念头萌生了起来。

“胭脂!女子爱美,若是在东巷开个独一无二的胭脂铺,定然能够吸引不少人前去,倒时候……”

叶浮珣越想越觉得靠谱,扔下纪衍诺,自顾自的去了书房。

纪衍诺摇首,突觉得有些吃味,他在原地叹口气,跟上叶浮珣的步伐:“珣儿,朕同你一起。”

胭脂铺的事情很快便提上了日程。叶浮珣迅速在东巷买下来铺子并装修好,又将前世制作化妆品的工序稍微简化些,制作出了不少新奇的胭脂。

叶浮珣的这一番动作自然很快就被京城的贵夫人娇小姐知晓了,为了在当今皇后面前留下好印象,她们在胭脂铺试营业的那天,将铺子里的胭脂一抢而空。

因着铺子里的胭脂独具一格,一传十,十传百,胭脂铺一时间成了京城贵夫人广受欢迎的铺子,铺子里的胭脂成了最抢手的货品。

除却胭脂,叶浮珣还根据后世女人对口红的喜爱程度,推出了不少色号。

光是粉色系,便有桃花粉,淡粉菊,荷花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粉花系研磨成的粉制程度口脂。

若是红,那就更多了,芍药红,月季红,牡丹红,梅子红,覆盘子红灯。

应有尽有,足以让这古代女子们也挑花眼,买的尽兴!

“娘娘可真是独具慧眼,不论开什么铺子,都能做到最好。”西洛跟着叶浮珣身后,赞叹道,“如今这东巷可是越来越好了。”

确是如此,因着叶浮珣的胭脂铺,有不少的商人看到了东巷的发展前途,纷纷在东巷盘下铺子。

于是,各式各样的铺子在东巷如火如荼的开了起来,东巷一改之前京城最穷称号,逐渐繁荣起来。

“只不过是本宫占了先机罢了。”叶浮珣朱唇轻启,笑意涟涟。

这话也不是谦逊之语,她来自21世纪,那里的化妆品应有尽有,胭脂铺子里的胭脂都是她前世化妆品的简化版,自然能够得到大家都喜爱。

“那也是娘娘聪慧。”西洛吐了吐舌头,巧笑嫣然,“娘娘现在可是放心了?瞧着天色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宫了。”

莫了,又添了句话:“怕是在晚些子回去,皇上该念叨了。”

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恩爱有加,皇上更是一时都不愿意娘娘离了视线。

提起纪衍诺,叶浮珣眸中弥漫着笑意:“怕是要让你说对了。咱们还有最后一站,随本宫去码头一看。”

她今日来东巷的目的便是为了去考察码头,东巷靠近码头,有得资天厚的地理位置,按理来说航海业和渔业是很容易发展起来的。

两人很快就到了东港。叶浮珣仔细勘察了地形,如她所料,若是发展起来,码头能为东巷带来不少利益,当然,此事是后话了。

叶浮珣的胭脂铺带动东巷发展的事情传到了京城各地,百姓纷纷赞叹当今皇后娘娘贤良淑德,爱民如子。

景凰书院。

“嘿,你们猜,这次沐休日我去了哪?”墨袍学子环视一周,神神秘秘的说道。

“啧,对着我们还故弄玄虚。”

学子的好友抬手揽住了学子的肩膀,催促道,“京城就半大点的地方,什么好玩的地方我都去过,你这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的地方吗?”

“那是当然。我这次去了东巷,那里可是焕然一新啊。”

“东巷?不就是贫民窟吗?也就皇后娘娘心善,重新为他们建了房子,可就算如此,又有什么可稀奇的呢。”有位学子不屑的说道。

“你这消息落后了。东巷现在堪比京城最繁华的街道。”

墨袍学子哈哈一笑,爽朗说道,“说到此,还需得提一提咱们皇后娘娘,当真是个奇女子。

再东巷开了个胭脂铺,把整个东巷都便得繁华起来。”提起叶浮珣,墨袍学子一脸敬意。

旁边正在奋笔疾书的景宇听到叶浮珣都名字微微一愣,嘴角止不住的上扬。不愧是叶浮珣,从来都是如此优秀。

他低首看着木桌上的书卷,只觉得自己应当更加努力些,这样才能追上叶浮珣的脚步。他想参加秋考,想进入朝廷做官,想离叶浮珣更近一些。

泰山,清风客栈。

纪若白挠挠头,轻咳嗽声道:“皇爷爷,我恐是没我我爹娘那般聪慧,您可会失望。”

“他们生出的儿子,必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皇帝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一个人聪慧,并非平白无故得来。

在此前必定要经历不断的学习,打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才能达到一定的境界。”

纪若白若有所思,他的心也坚定下来。

入夜,客栈二楼上等房还闪着烛光。

小小人儿伏案在桌前,正是纪若白,经过白日老皇帝的点醒,他不愿错过任何学习的时机。

外边突下起小雨,淅淅沥沥,窗外的风吹进,将烛光吹灭。

纪若白的眼眸格外明亮,他蹑手蹑脚爬到床榻旁,上榻准备入睡。

老皇帝睁开眼给他掖好被子,他们如同这天下普通的爷孙般同睡一张床榻,说着这世间光怪陆离的一个个故事,又或说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踢踏,踢踏,踢踏。

脚步声传入耳,那是上楼梯的声音,虽脚步声十分轻缓,但纪若白耳力格外好。

他耳朵竖起,屏住呼吸,并未告知老皇帝外面的异常。

门吱丫被打开,一道黑影潜入屋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