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60 2021-09-07 00:36

丁姑姑心中一喜,这十天来德宁太后第一次提出要见外人,她高兴地走了出云霄殿,只看见一个穿着素色宫装的小女孩正仰着头不知道对叶浮珣说什么,而同样一身素色宫装的叶浮珣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微微一笑,“素儿,乖乖听青画的话,母妃过一段时间就回府。”叶浮珣已经十天没有回府了,一向依赖叶浮珣的小若素便央求着青画把她带进宫来找叶浮珣。

“那母妃说话算话,和素儿拉勾勾。”小若素扬起一张可爱的小脸说道。

“好。”

“王妃。”丁姑姑笑着走了过去,对着小若素微微行礼,“见过小郡主。”小若素也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看起来很慈祥的老人,她听青画说,新皇帝封她为郡主,以后她就不能随便玩耍了。

“可是母后醒了。”叶浮珣问道。

丁姑姑点点头,慈爱地看着小若素,说道,“太后听说洛安郡主来了,想要见见她。”

“好。”叶浮珣淡淡地应下,蹲在小若素面前,与她平视,“素儿,一会儿你要去见太后娘娘,要乖一点,明白吗?”

小若素乖巧地点点头。叶浮珣温柔一笑,起身牵起她的手,一步步走进云霄殿。

“若素见过太后娘娘。”稚嫩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小若素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叩首礼,叶浮珣找了宫中的嬷嬷专门教她宫中礼仪,所以自然也不会害怕小若素会失礼,冲撞了德宁太后。

“你就是小若素?”德宁太后朝小若素招招手,慈祥地说道,“过来,让哀家瞧瞧。”小若素站起身来,看了一旁的叶浮珣,见其对自己点点头,这才走向德宁太后,乖巧地站在德宁太后面前,一双清澈干净的大眼睛一点也不害怕地看着德宁太后。

“这个小丫头长得倒是水灵。”德宁太后仔细打量着小若素,见其眉眼蕴着灵气,心中不由的喜爱,褪下自己手里长年带着的玉指,命人用金丝红绳串了起来,戴在小若素的脖子上笑道,“这个跟了哀家十几年了,送给小若素。”

“谢谢太后娘娘。”小若素又乖巧地叩首,德宁太后慈爱地把她搂入怀中,笑着对叶浮珣说道,“你倒是收了一个懂事的丫头。”

叶浮珣微微一笑,“素儿的确比一般的孩子要懂事。”

“母妃常说太后娘娘是天底下最漂亮最善良的人了。”小若素调皮地笑道,大胆地依偎在德宁太后的怀里,她隐约能够感受到这个所谓叫太后的女人,不是纯贵族出身的她,太患得患失了。

“看来这个丫头不仅懂事,嘴巴还很甜啊,这一点还真是跟你那个母妃很像啊。”

德宁太后留了小若素在云霄殿吃晚膳,云霄殿一时间冲散了先帝去世的阴霾,晚膳后,叶浮珣命青颖一块陪着小若素回府。

“王妃,您放心王府有奴婢和周姑姑照顾着呢,您放心就好了。”青颖抱着已经睡着的小若素便叶浮珣说道,

叶浮珣伸手整了整包着小若素的披风,点点头,说道,“王爷最近回府了吗?”十天了,自从封赏过后,宋寒濯和叶浮珣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她听闻蛮族趁先帝仙去,玄岳王朝不稳定,在边南地界蠢蠢欲动,这样新皇宋寒修很是头疼。

“王爷这几天晚上都会回府——”青画微微一顿贝齿轻咬,又说道,“王妃,您还是尽快回府吧……”青若还没有说完,云霄殿的宫女便寻来了,“王妃,太后娘娘说外面天气太冷,让您回去,别伤了身子。”

叶浮珣点点头,示意青颖等人上车,自己转身随宫女回了云霄殿,玄睿帝一大清早便来云霄殿请安,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宋寒修少了许些温润之气,多了几分王者的霸气。

“见过母后!”

“皇帝啊,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德宁太后接过宫女端过来的茶,淡淡地问道,眼前这个意气风发,英姿勃发的新皇,从一个小孩一步步走来,成了今天的模样。

“母后,朕命人把德宁宫已经收拾好了,您可以随时入住。”年轻的新皇说道。

“哀家不住什么德宁宫,这云霄殿是先帝为哀家建的,哀家是不会搬的。”德宁太后说道。

“母后……”

“皇帝,你不用说了,哀家不搬就是不搬除非哀家死了!”

玄睿帝求助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叶浮珣,叶浮珣对其暗地地摇摇头,玄睿帝起身,“朕明白了,等母后什么时候想搬都可以,儿臣告退了。”

“母后,德宁宫您为什么不去啊?圣上也是一番孝心。”

叶浮珣半蹲在德宁太后腿边,轻轻地捶着腿说道。德宁太后微微叹息说道,“人老了,念旧。”德宁太后这十天来的确老了不少,不再是叶浮珣第一次见到那种惊艳的美人,仿佛时间从来没有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如今,眼前一个女人已经有了老态。

宸王府已经改了名字——紫凌王府。

慕容一个人独自坐在自己的芙蓉楼里,这几日叶浮珣不在府里,慕容每天都会在门口等宋寒濯回来,而宋寒濯也会陪她在锦绣楼里坐坐,两个人仿佛又回到了在边北的那一段时间。紫凌王府的下人们对慕容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锦绣楼一时间成了紫凌王府的下人们争相巴结的对象,这样别亦阁的丫鬟们十分不爽。不过府里有青若和周姑姑把持着,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王爷回来了吗?”慕容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露出洁白又修长的脖颈,素手拿起桌子上冒着袅袅白烟的茶杯,淡淡地问道。

在一旁侍候的弄儿将披风披在了慕容的身上,说道,“王爷还没有回来,姑娘要不要去休息?”

慕容放下茶杯,微微一笑,说道,“陪我去门口迎接王爷吧,他应该快回来了。”此时的慕容心里满是幸福,她就像是一个在家里等着丈夫回家的小女子,满怀期待。

只不过他等的人此时正在云霄殿里,“殿下,王妃正在陪太后用膳。”云霄殿的宫女一见到宋寒濯忙迎过来引着他进了内室。

“濯儿来了。”德宁太后笑着吩咐一旁的宫女,“去给紫凌王添副碗筷。”宋寒濯脱下披风递给一旁的宫女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叶浮珣身边,冷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暖意,“好久没有陪母后用膳了,今日特来陪陪母后。”

“你恐怕不是来陪哀家的吧。”德宁太后笑着看向一旁低头吃饭的叶浮珣,“也好,赶紧把珣丫头接回去,省的有人说哀家是个老糊涂,不懂得体贴人。”

“母后~”叶浮珣娇嗔一声,“母后嫌弃儿臣吃了云霄殿的饭,这是在赶人呐,就别为自己找借口了嘛。”

“濯儿,听听,你媳妇这张嘴啊,可是比刀子还厉害呢。”德宁太后虽然说着责备的话,可是眼里没有半分则被,反而带着宠溺,因为有了宋寒濯,德宁太后今日的心情格外好,连带着云霄殿的宫女心情也好了不不少。

一辆马车缓缓在已经换了匾额的宸王府停下,早已在门口等候的慕容脸上一喜,忙迎了上去,当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从马车上小心翼翼地扶下一个穿着素色宫装的美丽女子时,停住了脚步。

“王妃回来了。”

不是是谁喊了一声,周姑姑跟青若等人迎了出来,只有慕容怔怔地看着那个被丫鬟们围着嘘寒问暖的女子,她怎么忘了,在这个府里,这个女人才是真正地主人,而她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罢了。

宋寒濯单手搂着叶浮珣的腰,薄唇微微上扬,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浅笑盈盈地跟丫鬟们说这话,一抬头看见了不远处的慕容,慕容以为宋寒濯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她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不料,这个男人只是淡淡地一撇,又将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到自己怀里的女人身上,她贝齿轻咬,缓缓上前,忍着屈辱,弯膝行礼,“容儿见过姐姐,恭迎姐姐回府。”

叶浮珣看到慕容,笑容微收,淡淡地说道,“慕容姑娘多礼了。”说着淡淡地看了一眼慕容,众星拱月般地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而宋寒濯看也没有看她一眼,袖口里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指甲扎进自己的肉里,浑然不觉得疼,果真,这个女人一来,她的阿濯哥哥看也不会看她一眼!

由于边南蛮族蠢蠢欲动,玄睿帝纵观整个朝野出了唐远父子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驻扎边疆的将士,唐远年纪大了,不适合外驻守边疆,而唐筠珩过了年便要去驻守边北,这边北还有哈达甄虎视眈眈。

唐凤初端着参汤走了进来,见玄睿帝剑眉紧锁,关心地问道,“圣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听到声音,玄睿帝一抬头便看见一张熟悉的脸,“皇后,怎么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