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10章 心怀叵测

嫡女归 云舒 2612 2021-09-07 00:36

纪衍诺睃她一眼。

这女人掏出帕子擦眼角,可分明那双澄澈的眼睛黑白分明,别说眼泪了,就是雾气也瞧不见一丝。

真会装。

“你想爷怎么替你出气?”他嘴角勾起。

叶浮珣手中帕子一顿:“只要爷能为妾身出口气,妾身就满足了。至于怎么出气,妾身没有意见。”

纪衍诺再次眯了眯眼。

打这封信笺送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是戴玉送的。

对于戴玉这个人,他知道的比叶浮珣和戴松都要多一些。

包括她背后是什么人,她的真正目的可能是什么,他的人基本都查得差不多了。

他从来不介意在身边放一些心怀叵测的人。

只要能够将这些人牢牢地掌握在手里,看着他们蹦跶,关键时候还会成为他反击对手的最佳棋子。

而像戴玉这样的女人,就更没有值得他过多费心的。

若是真要黏上来,那就丢后院去,迟早会露出马脚。

他随时可以反过来用她逼对手出招。

稍稍复杂一点的是,她是戴松的亲妹妹。

戴松又是他想要拉拢的人。

所以,将她纳进后院,是一个最好的方法。

只要她不作死,他甚至可以放下用她去反制对手的念头。

但今天,当他收到了戴玉模仿叶浮珣的这封信,又从徐安那里得知观音庙一事,心情又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同。

要问哪里不同,那就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

不爽。

戴玉这一路跟着她们,已经不是头一回设计叶良媛了。

设计他的女人,踩着他的女人上位……

纪衍诺半眯着眼看叶浮珣,那女人脸上的愤愤然让他忽然觉得,也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呆在他的后院的。

至少像戴玉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看了会心烦。

至于戴松那边,他抿了抿薄唇,区区一个女子并不会影响大局。

如若为了这样的女人,戴松另择高枝的话,那他就不值得他去栽培了。

“你为何会提前回来?”纪衍诺忽地换了个问题。

叶浮珣双手一摊道:“妾身总觉得玉姑娘回来事有蹊跷,便先行回来看看。”

这女人,是当真把他放在心上,所以才这般直白?

因为戴玉让心情蒙上的一丝雾霾,忽地犹如被云层拨开后金乌直射而下的光芒统统晒得散去了。

他的女人,不仅对他无防备,而且——

足够醒觉,又足够聪明。

纪衍诺忽地站起了身:“想不想去看看戴玉的下场?”

叶浮珣眼睛一亮。

纪大魔头说的可是戴玉的下场。

那就是说,纪大魔头在她回来之前就已经对戴玉的作为做出应对了?

从他这话听来,那就是纪大魔头根本没有顺着戴玉的意,前去跟她一起泡温泉的想法?

那,又不知纪大魔头是怎么处理戴玉的?

“想!”

叶浮珣想也不想地举起素白小手,声音响亮又清脆,逗得纪衍诺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直站在一旁做隐形人的徐安吓得脸皮都抖了抖。

殿下何曾这般笑过?

先前因为得知玉姑娘使那下三滥的计谋,还恼怒着的。

叶良媛一回来,就把殿下给逗开怀了。

好生佩服叶良媛。

叶浮珣毫无所觉,乐滋滋地跟在纪衍诺身后往后山而去。

后山有好几处温泉池子,其中最好的池子位于山林草木间,位置隐秘但其视线又最是开阔。

泡在其中,不仅能够一揽众山美景,且旁边还有一道涧泉飞溅而下,边听幽水击石,边享受温泉,美哉乐哉。

叶浮珣估摸着,戴玉必定就在那处温泉里等着纪衍诺。

然而,

却并不是。

他们刚步入温泉区,就见戴玉形容略狼狈地从里头往外走了出来。

她一见到纪衍诺和叶浮珣,登时面色白了白,眼底闪过惊惧之色,身子如同飞花柳絮般软软地屈膝行礼:“玉儿见过老爷和夫人。”

纪衍诺和叶浮珣都不禁顿了一瞬。

戴玉,怎会是这副模样?

叶浮珣压下疑惑,上前一步故作关怀问道:“玉姑娘不是身子不适先行回了山庄,怎会又来这里‘泡温泉’?”

戴玉垂着脸遮掩住面上的惊惶神色,声音略带一丝不自觉的颤意,“回夫人,玉儿回来后自觉颇有些烦闷,就想着来后山走走,并非是泡温泉。”

“哦?”

叶浮珣扬起一侧眉尾,目光落在戴玉的裙摆上道:“本夫人见你裙角都浸湿了,还以为是刚泡了温泉起来呢?

可一想到玉姑娘在观音庙时说过身子有恙,又觉得前后矛盾,所以才问上一问。”

“是玉儿走路时不小心溅湿了裙角,”

戴玉飞快地解释道:“让夫人挂心了。”

“确实是让人挂心。”

叶浮珣定定地望着戴玉道:“玉姑娘瞧着神不思蜀,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的事。”

戴玉连忙否认,双手捏紧成拳道:“玉儿只是走得累了些,回去休息下就好了。”

“原来如此。”

叶浮珣眉一挑道:“玉姑娘怎么不问问本夫人为何会提前从观音庙回来?你难道不好奇吗?”

戴玉强忍着颤抖,抬起头怯生生问道:“夫人为何会提前从观音庙回来呢?我嫂嫂她也一道回来了吗?”

“咦?”叶浮珣没有回答戴玉的问题,忽地走到她身边指着她的裙摆道,“玉姑娘,你的衣裳怎么像是被撕碎了?”

“不!”戴玉忽地尖叫一声,用手紧紧地抓住了裙摆,“夫人怕是看错了,玉儿身体不适,未免叨扰老爷和夫人,先行退下。”

言罢,她头也不回地疾步逃了开去。

纪衍诺和叶浮珣同时转过身,望着戴玉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查。”

待到戴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一道森冷的声音从纪衍诺嘴角溢出,徐安忙应声退下。

叶浮珣抿着嘴角,清晰地感受到身旁的大魔头心情非常、非常不妙。

不知道纪衍诺是怎么回敬戴玉的。

但明显戴玉不仅没有中招,而且还全身而退。

她忍耐住追问纪衍诺的好奇心,安安静静地陪在一旁,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恼怒上头的纪大魔头,谁多嘴谁找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