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25章 头顶的汗

嫡女归 云舒 2388 2021-09-07 00:36

然而从人群中挤出了一个人影,擦了擦头顶的汗,整理了一下自己,赶忙就往纪衍诺这里跑,气喘吁吁的,给纪衍诺和叶浮珣行礼。

“拜见太子殿下,太子妃,下官招待不周还望太子殿下,太子妃恕罪。”

叶浮珣还从未见过以这种情况出场的县令呢,从第一印象来看,如此“爱民”的父母官甚是少见。

“无妨,这里具体情况你跟本宫好好汇报一下,现在解决粮食是一大问题。”

“是,殿下这里面请。”县令转而面露微笑,特别积极的邀请叶浮珣他们往府里走。

这边走边从县令嘴里得知,他本姓秦,这刚上任才三年,这前两年还好好的。

自从这噗阳城收成颗粒无收,就让他这小小县令上了火,动用自己一切可以用的力量,去放粮救灾却还只是杯水车薪。

“这天灾人祸是避免不了的,本宫看了往年记录,这收成还算不错。百姓家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存粮,怎会如此严重。”纪

衍诺提出了一致命问题。

“这三言两语下官也说不清楚,这样吧,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先在下官府上安顿下来,一会儿下官带您们去个地方,就什么都知道了。”

“好。”

秦县令将他们带到了他们的住处,这环境非常的干净整洁,也能看出这县令平时的为人作风。

“殿下,我怎么总感觉这县令话里有话呢,好像非得咱们去看他才说。”叶浮珣见那县令走后提出的疑问。

纪衍诺优雅的坐在了主位上,拿起了桌上的茶水轻微的抿了两口,“换个角度去看,如果他什么都说了,你觉得咱们会相信吗?”

纪衍诺的一番话点醒了叶浮珣,虽说他们贵为太子,太子妃,只是听从他嘴里的话,那怎么去了解百姓是怎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灾荒之年必有流民。

这县令果然滑头,这把烂摊子扔给了他们,把自己摘的却是干干净净,这一来处理不好。

朝廷也不会撤掉他的职位,二来这处理好了,他也会受到赏赐,这算盘打的还真是响。

“既然如此,那便随了他的愿,毕竟人家也得明哲保身不是,而且本来咱们下来就是为了解决这里的问题,便随他去看看。”

叶浮珣说到。

纪衍诺再次点了点头,叶浮珣不由得觉得心里有点空,虽说纪衍诺忘了她,但是过着这种相敬如宾的生活,也不错不是。

两人便去找了秦县令,发现他正在准备马车,好像知道他们要来找他一般。

“太子,太子妃。”秦县令行了个礼,便说到,“请太子,太子妃上车。”

“准备做的倒是很足,不知道秦县令知不知道有种行为叫做自作聪明。”纪衍诺,扶着叶浮珣上了车,转而看向了秦县令。

秦县令依旧是那种殷勤的笑,眯着眼,抱着手回复,“多谢太子教诲。”

然后看着纪衍诺上车,叶浮珣在马车里听的清楚,觉得这秦县令是个聪明人,这要是为自己所用必有大用处,可惜这人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

三人起行,来到了一处流民居多的地方,很快他们的到来让这里本就躁动的人群更加的疯狂,将他们团团围住。

更甚者直接跳上马车,将秦县令扒拉到了一旁,便一脚把车门踹开,还不等那人反应过来,直接就被纪衍诺给打飞了。

此时的纪衍诺,眼神中透着犀利,好似来自地狱的阎罗王,判断着这里所有人,一下子震慑住了这里所有人。

而此刻的叶浮珣也看呆了,纪衍诺气场全开的样子,让人有些喘不上来气。

“还不退下,这乃是龙之子,太子殿下,见者违抗者,杀!”秦县令也没想到这群流民居然胆大包天,居然行刺。

连忙开口,阻止着这一切,这些流民微微迟钝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了主意。

忽的,人群中再次躁动不安,纪衍诺眼神一变,这些人目光呆滞,脸色蜡黄,皮肤干如柴。

而且再来的路上,水虽然有些干涸还不至于供不上水喝,周围的树,也都好好的生长。

按理来说灾荒之年,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他们会啃噬树皮的,不可能存在树会好好的。

果不其然,那人群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圈,而围攻纪衍诺他们的那些流民,也走了过去。

纪衍诺也跟着过去,这才注意到那中间居然有个和尚,他本以为这出家的僧人,会讲一些普度众生的话语。

没想到言语中尽是反朝廷的,更可气的是这僧人让众人辟谷,就是所谓的不吃不喝。

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叶浮珣也注意到了那僧人,这一下子让她想到了现代的邪恶功法,和这传播一样一样的,怎么这年头僧人转行跑邪恶功法干活去了。

见那僧人讲完,周围流民一致叫好,但碍于纪衍诺在场,所有人的气势弱了不少。

纪衍诺见此有些沉默,原来秦县令给他们打的哑谜就是这个吧。

“那僧人是怎么回事儿?”

纪衍诺质问着秦县令,纪衍诺到没有要发火儿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那僧人不简单,今天去让秦县令这么一整有些打草惊蛇。

秦县令也知道自己办事儿逾矩了,赶忙跪下,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回殿下,那僧人是不远处有名的寺庙里的方向,此人非常受到百姓爱戴,在寺庙里也是德高望重。”

说到这里秦县令不由得有些叹气,“正是因为如此,那僧人便蛊惑百姓不食五谷杂粮,要练什么辟谷成仙之道,到处散播这类谣言。

这百姓呢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晕药,居然就信了,这不吃不喝还好,居然还反抗朝廷,这不下官这前些日子还被他们拿石头给砸了呢。”

听到这里,叶浮珣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这僧人敢这么做背后是有人呀,这不敢大张旗鼓让朝廷知道。

还明知太子殿下在这里大张旗鼓的传授这些知识,如若不是有人指引,这僧人怎会胆大包天在太子面前撒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