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七十九章 面纱

嫡女归 云舒 2398 2021-09-07 00:36

纪衍诺轻笑一声,“别低头。”

舞姬一愣,才反应过来似的慢慢抬头。

纪衍诺用折扇抵在舞姬的下颚,仿佛给她的头一个支撑似的。

纪衍诺:“你这双眼睛生得真秀气。”

舞姬听着这平平淡淡的声音,一时有些摸不准纪衍诺的意思。她觉得有些不自在地别过了头,却又被纪衍诺截住了动作。

纪衍诺握着折扇的手微微用力,左手忽然向舞姬的面纱袭去。

舞姬反应不弱地惊呼出声,“殿下不要!”立刻向后退了一大步,用胳膊上的衣纱挡住自己的脸。

速度非常快,纪衍诺都没有看太清楚

纪衍诺叹了一口气,对舞姬摇头道:“你躲什么?难不成孤能吃了你么”

舞姬受惊吓似的连连摆手,确认面纱还在之后放下胳膊,直视纪衍诺,解释道:“殿下您不知道,奴家的面纱只有奴家的父母亲人可以摘。

奴家早已没了父母亲人。而殿下虽然允了奴家随侍左右,却不是奴家的夫君”

纪衍诺仿佛有些面色不愉。

舞姬看得到,慌神似的道:“这都是奴家的家规,请殿下海涵。”

纪衍诺又用折扇敲了敲手掌,敲得舞姬的心砰砰作响。

这是一场心理战。

纪衍诺有心想看她是什么人,又不想惹上麻烦。

“罢了,依照你的意思,孤若是看了你的脸,就要娶你,还得是正妻。你这心可真不小啊。”

舞姬跪伏在地,哽咽道:“殿下若是不信,去奴家的家乡一看便知,何苦这么编排奴家呢?

殿下若真要看,给殿下看也是无妨的,只不过违背了先祖,怕是难以赎罪了。”说完,竟主动将面纱拿下了。

纪衍诺冷不丁看见舞姬除下面纱,虽然没看见脸,但也暗自吃了一惊。

怎么,这会儿又主动了起来?

依照常人的想法,是不该看的不看的,但是纪衍诺却不这么想,说不定她就是想让自己欠她一个人情呢。

若是不欠着,怎么拉近感情,怎么套出她其它消息呢?

赵阳王若是给一个普通舞姬倒也罢了,怎么这个舞姬果然是不普通么。飞影说得也不无道理,这舞姬不仅会舞,还会武,且都功力不俗。

最重要的是,她极有可能是赵阳王的心腹。

舞姬进府肯定是带着任务来的,既然赵阳王想在东宫插眼线,那他也来个稳重捉鳖!

“好姐姐,你便与奴家说说,王爷现下在何处,待奴家事成之后,断然不会忘了姐姐您的!”说话之人,正是被赵阳王赏赐给纪衍诺的舞姬。

舞姬被赏赐给纪衍诺可是高兴的不行,直言她加把劲,便有机会成为纪衍诺的侍妾。

更甚至在纪衍诺继位以后,有望被封个妃位等。

舞姬一想到这些,脸上的笑意便越来越大了,仿佛已经看到好日子在等着自己,是以她又伸出手摇了摇面前宫女的袖子示好。

“姐姐您看看这个,这个还是赵阳王当初夸奴家舞姿甚美时赏赐与我的,现下便借花献佛送给姐姐,还望姐姐您能为奴家指点一二。”

舞姬笑着将手中粉色镯子褪下,旋即便拉着宫女的手,给她戴了上去。

宫女不是纪衍诺的贴身宫女,却从前因为东宫刚建起来时,缺少人手而被派去服侍过纪衍诺几日。

舞姬自是不敢光明正大,去买通纪衍诺的贴身宫女,所以这才花了一些银两,得知这个宫女也曾服侍过纪衍诺,便想从后者口中得知一些纪衍诺的喜好。

毕竟整个东宫的宫女与太监,嘴巴都非常严实。

能找到面前这个宫女,已然花费了舞姬不少的银子,现下她就等着放手一搏。

宫女也是个贪心的,冰冰凉凉的镯子戴在手上甚是好看,她勾了勾唇,将手举高看了眼,随即道:“不错,还挺衬我气质。”

“这是自然,若不是好东西,奴家又怎会给姐姐您呢。”舞姬见宫女拿了东西不说事,较长的指甲便在手心掐出了一个印子,最后强忍着不满,挤出笑容继续夸着宫女。

宫女见舞姬这般忍着,这才对着舞姬招了招手,旋即附耳低言。

听完后,舞姬笑意越来越浓,眼底尽是自己已经吃香喝辣的画面,不过舞姬还没得意到忘形,“谢谢姐姐告知奴家这些,待奴家日后被殿下重视之时,绝不会怠慢了您。”

等她成为纪衍诺的女人,便是这宫女给她擦脚为奴为仆之时。

舞姬笑着离开,可转身之际,面上的笑容尽数没了,她高抬着脸,面上冷意浓厚。

哼,不过是知道宫女罢了,还在她面前作威作福,不知道在摆什么谱子。

不过来日方长,看她日后不整死她才怪。

舞姬是个心比天高的,她再得知了纪衍诺的喜好后,立马回了自己房间,从自己压箱底的舞衣中,挑了一件颇为暴露却又能很好体现她身姿的红色舞衣。

身为舞姬,她的衣柜中,只有舞衣,没有平常用的衣裳,为的也就是能够随时随地的展示舞姿,现下写点倒是成了能够帮助她一跃飞枝头的好处。

是夜,纪衍诺进了东宫。

早就在暗处等候的舞姬见状,暗暗跟了上去。

去往王爷寝殿的路上,需要经过梅园,正好这一点成了舞姬算计的一处。

只见纪衍诺刚走到这里,舞姬便蒙着一块透得不行的面纱,挪步走了出来。

舞姬身着大红舞衣,伴随偶尔吹来的风共舞,一曲未毕,纪衍诺便面无表情准备离开。

“殿下”舞姬眼角,刚转弯一个圈,就见纪衍诺的动作,立即出声叫唤,见纪衍诺看过来,舞姬便凑近几步。

低头示好:“殿下一日繁忙兴许也累了,不妨留下看看奴家的舞姿如何?”

舞姬半蹲说着,这个动作,能让纪衍诺一眼看见她的洁白。

“梅香配佳人,佳人如斯,你一舞女,如何能觉得本宫会在此看你?”纪衍诺冷笑,说出的话令舞姬不敢置信的瞪直了眼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