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04章 阴谋论

嫡女归 云舒 2593 2021-09-07 00:36

戴松无法置信地质问道:“当年与妹妹走散是哥哥的错,但这些年来,哥哥自问待妹妹不薄!妹妹缘何对哥哥起如此杀心?

就算是下了阴曹地府,妹妹又如何有脸面见戴家列祖列宗?”

戴玉哭得撕心裂肺。

“玉儿,你老实告诉哥哥,到底是什么人指使你做这样的事?”

戴松身为人臣,想他死的人多的是。

只是他却料不到,向他伸出魔掌的人,还有自己的亲妹妹!

戴玉却抵死不肯说,只呜呜哭着道:“都是妹妹的命不好,哥哥莫要再问!如果不是那些年离开了哥哥,妹妹也不至于……”

叶浮珣继续咬着手指。

戴玉杀兄之谜,书中再也没有提过。

留下的悬念,让人无尽猜想。

只是,不知书中的戴玉和戴松是什么时候,什么机缘之下寻回了彼此。

想来定然不会是这个时候。

“在想什么呢?”

纪衍诺的声音打断了叶浮珣的沉思,她抬起眉眼,看向纪衍诺道:“老爷,您对玉姑娘与戴县令认亲的事情,怎么看?”

“太巧了。”纪衍诺用手揉揉眉心,放下手中的公文,双腿交叠靠向后背。

“那既然玉姑娘找到了她的兄长。”叶浮珣又问道,“咱们还要带她回京城吗?”

纪衍诺睇她一眼:“爷很闲?”

那就是没有这个打算了。

叶浮珣歪了歪头。

不对呀,若是戴玉一直跟在戴松身边,而纪衍诺又没有带人回京城的意思,那戴玉莫非要许多年后才有机会进宫?

那戴松,又是否会比起书中所提的时日更早进京城?

还得看看纪衍诺对戴松的态度。

“那戴县令呢?”叶浮珣又问,“您是否会提携戴县令?”

纪衍诺摸摸下巴道:“戴松此人可用。”

他素来求才若渴。

戴松的政见和谈吐都颇得他中意,若是可以延揽在手下做事,应当能助他一臂之力。

叶浮珣轻轻地瞟了他一眼,大抵从他的神态能够看出对戴松的满意。

这么看来,即便戴玉守在戴松身边,待纪衍诺提携戴松进京的话,戴玉要进太子府或是进宫,都是指日可待的事。

只是,细想起来,若是戴玉与他们的相见是有人在背后推动,而戴玉与戴松兄妹重逢亦是有人在背后推动。

仿佛将一切都算计得刚刚好。

那会不会,戴松入狱之事,亦在此人算计之列?

从设计戴松,到纪衍诺离京,到偶遇戴玉,到纪衍诺救人,再到戴玉认亲。

这一系列的事情,真的是巧得不能再巧。

若真的是算计,那未免太可怕了。

简直是——

上帝视角。

不,不大可能。

叶浮珣很快就否认了这种阴谋论。

就算背后推手再牛比,也不可能预计得了太后娘娘叫纪衍诺出马救人这一出戏。

所以说,陷害戴松是真。

打出戴玉这张牌也是真。

唯独不可能预先料知纪衍诺出京救人。

那就是说,得知纪衍诺出京后,再布局了戴玉?

若是这样,就说得过去了。

叶浮珣脑子里各种利害关系盘根交错,想得脑仁儿生疼。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祁安县。

祁安县离渚安城并不算太远,小半日的车程就到达了。

如果说戴松曾对纪衍诺起过疑心,但经历了认亲之事后,对纪衍诺似乎已经全然释怀,诚心地邀请他们去戴府小住数日。

纪衍诺不知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欣然同意了。

叶浮珣自然没有意见。

一行人在暮色降临前抵达了戴府,出门前来相迎的戴夫人看见戴松完好无恙地回归,禁不住掩面哭泣。

戴松上前扶住夫人,亦是嗓音颤抖道:“让夫人挂心了。”

进了戴府,就见院子里四处摆了不少收拾好的箱笼,戴夫人尴尬地擦了泪道:“日前听闻夫君被判下放去定西城,妾身便让人收拾了行装,准备随夫君一同离开祁安县。”

哪曾想戴松会遇到贵人,判决了的案子还能这么快翻了案,戴夫人看向纪衍诺和叶浮珣,眼底感激之意不尽,上前又是一拜。

纪衍诺忙虚扶道:“夫人无须多礼。”

“舍下简陋,”戴松在旁搀扶着自家夫人,望向纪衍诺道:“还望于大人莫要在意。”

“无妨。”

戴松虽为祁安县的县令,但戴府确实不大。

三进的院子,主人加上家中仆人亦不到十人之数。

不过胜在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净整洁。

叶浮珣和纪衍诺被送去了三进的东厢房中住下,待一番梳整更衣后,戴夫人便亲自前来请他们道前院去用晚膳。

晚膳是家常小菜,胜在新鲜和风味,一席人吃得颇是满足。

用过膳后,戴松邀请纪衍诺去了书房议事,而戴夫人则招呼叶浮珣和戴玉两人在花厅喝茶叙话。

戴夫人虽说不是哪家的名门闺秀,但亦是书香门第的闺女,长相清秀温婉,言谈举止有种如水般柔和的感觉。

她含笑地睇着戴玉道:“老爷时常跟妾身提起玉姑娘,每每说起幼时玉姑娘的事情,能跟妾身说上小半日。”

“今日一见到玉姑娘,妾身就想着哪来的漂亮小姑娘,长得和我家老爷好几分相像。”她笑盈盈地拉起戴玉的手,“不想,真的就是老爷念念叨叨许多年的亲妹妹。”

戴玉听了这话,脸上红了数分:“嫂嫂可莫要夸妹妹了。倒是嫂嫂一直照顾哥哥,妹妹心里头真心替哥哥开心。”

“你是老爷的亲妹妹。”戴夫人笑道,“就是妾身的亲妹妹。从今往后你就在家里头住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咱们一家人团聚了,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她笑着笑着,仔细打量着戴玉,又没忍住红了眼眶。

拿出帕子擦了擦眼角,才抱歉地看向叶浮珣道:“让于夫人见笑了,我们姑嫂相见恨晚,都是多亏了于大人,您们可是我们戴家的大恩人。”

叶浮珣笑着摆手道:“不敢当,若然不是玉姑娘正好解了挡在路中央那老爷子的毒,我家老爷也不会多谢她出手解毒而答应替她寻亲。”

“只是没料到,这亲还没帮忙寻。”叶浮珣若有深意地看了眼戴玉,“倒让玉姑娘遇见了戴县令,真是无巧不成书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