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六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52 2021-09-07 00:36

叶浮珣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能够瞒住所有人怎么能瞒住青若呢,她再了解不过自家的主子了,越是表面上看起来不在意,其实心里是最在意的,但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帮叶浮珣。

“青若姐姐,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青颖抱着账本站在青若身后不解地问道,撇了一眼发呆的叶浮珣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正准备转身离开,叶浮珣回过神来了,看着门口的两个心腹,扬声问道,“可有事情?”

青颖转过身来,对叶浮珣微微一笑,两三步走了过去,将账本放在了叶浮珣的面前,说道,“王妃,这是这个月所有庄子里的明细,您看一下。”叶浮珣随后翻了一下,青颖做的账本很认真,明目很细,叶浮珣一眼便可以看出,“最近庄子和铺子可有什么事?”

“没有。”

青颖站在一旁,一一跟叶浮珣汇报最近的情况,一盏茶的功夫后,青颖就汇报完了所有的工作。

“青若,王爷现在在哪儿?”叶浮珣抬起头问道,青若微微一愣,说道,“王爷今天下午一回来便去了锦绣楼。”

“本妃知道了。”叶浮珣心里一紧,表面上看起来淡淡的,在听到这句话的这一刻她的心开始慌乱了起来,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她在自己的院子里孤独地等着宋寒澄一样。

“王妃,王妃……”青画笑着跑了进来,开心地对叶浮珣说道,“王爷来了。”

“回去告诉王爷,本妃还要看账本。”叶浮珣低头翻着已经看完的账本,头也不抬地说道。

“王妃,您账本不是看完了……”青颖话还没有说完,青若伸手拉了一下耿直的青颖,对她做了一个口型,“王妃,在生气呢。”

青颖立马明白过来了,抬头看向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快去回王爷啊。”青若对愣在原地的青画说道,青画懵懵地点点头,走了出去,这王爷来了,王妃不应该很开心吗?怎么处理完账本,还说在看账本啊?

“你们都下去吧。”

青颖跟青若相视一眼,主子们的事情,做奴婢的也不好说什么,福身退了出去,只留下叶浮珣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点燃的烛火摇曳着,映在她的脸上,这一世以来,叶浮珣第一次脸上露出了凄凉,她现在心里乱如麻,一种奇异的感觉占据着她的内心,上一世的点点滴滴在她的脑海里过了一边又一边。

宋寒濯下朝后,锦绣楼的丫鬟说慕容身体不适,他便吩咐了管家去请大夫,自己又到锦绣楼看了看她,慕容对于宋寒濯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女子不仅救里他的命,还把他从黑暗里拉了出来,第一次见慕容,他历历在目,一身素衣,清澈的眼睛,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澈地眼睛,带着光,像月亮一样,让他对这个世界又多了向往,所以慕容曾是他的执念,现在他只想给慕容一个安稳的生活,仅此而已。

看着慕容吃了药,宋寒濯这才起身离开,一想到一天没有见某个小女人,心里就痒痒,叶浮珣是一个跟慕容完全不同的女人,她杀伐果断,有手腕有心机,但同时也有些自己的善良和纯净,这样的她,让宋寒濯深爱不已。一来到别亦阁,并没有见到他思念的人儿?而丫鬟告诉他,这个女人竟然撇下他一个人去看账本。

信步来到书房的时候,便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拿起一旁的披风,披在了叶浮珣的身上,低着头仔细看着熟睡的女人,见其眉头紧锁,忍不住伸手将她的眉头抚平,他喜欢看着这张脸上有笑容。

梦里的叶浮珣仿佛身至冰火两重天之中,她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在晋王府的院落里,自己一个人独坐在灯火前,听着下人们的来报,那个她等待的人,去了别的女人院落里,那种等待的感觉,让她窒息般的难受,她就像是桌子上的蜡烛,等到灯油耗尽,等到天荒地老。

宋寒濯轻轻地将叶浮珣抱了起来,一颗泪珠划入她的发鬓。

第二日,叶浮珣醒来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心里一阵失落,昨天晚上他没有回来嘛?压下心里的失落,门外的青若听到动静,推门进来,看到叶浮珣促狭一笑,说道,“王爷走之前特地提醒奴婢不要打扰王妃休息,说王妃昨晚看账本看累了。”

“昨天晚上王爷回来了?”叶浮珣一愣,昨天晚上他没有去锦绣楼,青若上前收起床幔,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毛巾和漱口水递给她,“王妃,其实王爷心里还是最疼您的。”青若笑着说道。

叶浮珣拿红片的手一顿,却没有接话,吃过早饭后周姑姑照常走了进来,“王妃,锦绣楼的丫鬟来报,慕容姑娘身体不适,想请个大夫。”若是宋寒濯承认慕容是侧妃,但是整个宸王府上下都称这位不速之客为慕容姑娘。

叶浮珣看书的手微微一顿,抬起头来问道,“身体不适,去请吧,以后慕容姑娘身体不适请大夫这种事就不用禀报了,还有锦绣楼的吃穿用度都直接从账房支就可以了。”

“王妃……”叶浮珣这种做法无疑是肯定了慕容在宸王府的地位,在京城男人三妻四妾无比正常,更何况宋寒濯还是一个王爷,但是周姑姑从心里却不希望宋寒濯纳侧妃。

周姑姑又说了一些事情,这是青琴走了进来,“王妃,城西的孟媒婆来了。”

“孟媒婆?”

“听说这个孟媒婆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金嘴,京城不少富贵人家都是请她来说媒。”周姑姑在一旁解释道。

“一个媒婆来我们宸王府做什么?”青若眉头微绉,宸王府里的婚事哪儿能落到这种媒婆来说啊。

“让她进来吧。”这孟媒婆十有八九是冲叶玿璃来的,能来宸王府提亲,出了叶玿璃其他别无人选。

正想着青琴领着一个身穿花色对襟衣裙,头上插着一顿鲜艳的大红花,身形丰硕,眉眼间带着精明的妇人走了进来,那妇人一进来便规规矩矩地朝叶浮珣行了一个磕头礼,“民妇参见宸王妃。”

“起来吧。”叶浮珣淡淡地说道,有吩咐一旁的丫鬟,“给孟媒婆看座。”孟媒婆连忙假意推辞了几次,最后坐在下首。一向口吐莲花的孟媒婆此时看到坐上的那位清冷高贵的宸王妃,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今日来是受董家之托,为董家小儿子董凌信说媒的。

“不知道孟媒婆今日来有何贵干啊?”叶浮珣抿了一口茶,淡淡地问道。

“民妇这次是是受董家之托,前来为董家的小儿子董凌信说媒的,董家小儿子相中了叶四小姐。”孟媒婆一听问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不由的放松,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对着叶浮珣笑道,“王妃,您不知道,这董家的小儿子那可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而且啊,还文武双全,虽然门第低了一些,但是这女子出嫁不就是找个好人家嘛,再者,叶四小姐高嫁过去,这董家不得捧在手心里,绝对不会让叶四小姐收一点委屈的。”

“董副将,本妃还是知道一二的,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本妃嫁妹妹,不看门第,只看真心,这门亲事,本妃只有一个要求。”

“王妃请讲。”孟媒婆没想到今日这个媒说的这么轻松,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话,现在一句也用不上了。

“那就是董凌信一辈子不准纳妾,不准有通房,无论璃儿有没有子嗣。”清冷的声音从那片朱唇里说出来,带着淡淡地不可违抗力。不过叶浮珣此话一出但是镇住了孟媒婆,头一回听到女方提这么过分的要求,“这…………这……””

“本妃就璃儿这一个妹妹,自然是宠爱有加,不舍得她受半分委屈,所以对于她的幸福,宁愿粗茶淡饭唯一妻,不做深院大宅等归妇。”

叶浮珣抬起一双清澈又锐利的眸子看向一旁说不出话来的孟媒婆,“怎么?这个要求很过分?”

“没有没有。”孟媒婆连忙回答道,现在在她面前的可是传说不按常理出牌的宸王妃,就算是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反驳啊,这世界上哪儿有还没有结婚就提出不让新婚丈夫纳妾的。

“自然是不能让叶四小姐受了委屈。”

“本妃先把丑话说到前头,若是董家接受了这个要求,那就得做到,若是做不到。”叶浮珣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说道,“本妃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孟媒婆连忙赔笑,这宸王妃的名头在外面那可是响得很,人人都知道宸王妃嚣张跋扈,曾把谢贵人、倾舞县主打得半死,但同样这宸王妃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从萨伦王子的手里多签了一百年的朝贡,又让京城达官贵人募捐军粮,又在边北施粥行善,救活了无数百姓,这样的宸王妃在孟媒婆眼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她不敢说半个不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