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零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388 2021-09-07 00:36

城外宋寒濯身穿银甲战袍,格外的英姿飒爽,云厉也一身盔甲站在他的身后,“王爷,都准备好了。”宋寒濯点点头,一旁的宋寒澄沉着一张脸,格外严肃。

玄康帝亲自率文武百官来送行,“诸位将士,朕备好薄酒等诸位凯旋而归!”

“凯旋而归!凯旋而归!”一同喝下那送行酒。

“濯儿,澄儿,记住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玄康帝拍着两个人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

“吉时已到!”计时的小太监朗声喊道,宋寒濯和宋寒澄对玄康帝一拜,而后翻身上马。文武百官皆行礼,喊道,“祝王爷凯旋而归!”声音穿过云霄。

城头之上,站着两道身影,风刮起她们的裙摆,扬起她们的发,尤其是那抹绯红色的身影,一脸肃静地看着城外缓缓向北方驶去的大军,走在最前头的高头大马之上的那个人,仿佛有感应一般回头看向城头那么绯红色的身影,朝她点点头。

叶浮珣对着那个穿着银甲战袍的男人,微微一笑,朝他挥挥手。直到大军越来越小,消失在天际。

“王妃,起风了,该回去了。”身后的轻云轻声提醒道,叶浮珣回过神来,说道,“去唐府。”唐筠珩下落不明,对唐府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叶浮珣一到唐府,守门的小厮一见是宸王妃的马,忙迎了过来,叶浮珣翻身下马,问道,“将军夫人可在府中。”

“在府中。”那小厮牵过叶浮珣的马,恭敬地回道,也不用人领着,叶浮珣熟门熟路地进了唐府,温馨身边的大丫鬟春梅便迎了过来,忙行礼,“奴婢参见宸王妃。”

“免礼。外祖母和舅妈可还好?”叶浮珣一边走一边问。

春梅回道,“自从夫人得知大少爷下落不明,到现在滴水未进,老夫人倒是还好,一直在佛堂抄写佛经。昨日太子妃娘娘已经打发人来问了,皇上的赏赐也下来了,王妃您帮奴婢劝劝夫人吧。”

说着一行人便到了温馨住的院子,春梅将叶浮珣引进内室,“夫人,宸王妃来了。”

温馨斜靠在床头,听见春梅来报,便抬起头,看见叶浮珣,忙起身行礼,“臣妇见过宸王妃。”

叶浮珣忙把温馨扶起来,看着温馨有些憔悴的脸,关切地说道,“舅妈,您可不能倒下,我跟凤初姐姐还得靠着您呢,再说了,唐府也不能没有您啊。”叶浮珣扶着温馨坐在桌子旁,安慰道,“舅妈放心,表哥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况且现在阿濯也去了战场,他会把表哥找到的。”

“珣儿啊。”温馨忧心忡忡地说道,“这几天我这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珩儿可是我的心头肉,他要是出事了,我真的……”

“舅妈,放心吧,表哥会没事的。”叶浮珣为温馨倒了一杯茶,劝道,“您现在不能倒下,凤初姐姐刚生产不久,外祖母年纪又大了,您可不能在有什么三长两短了。”说着叶浮珣抬头吩咐一旁的丫鬟,“让厨房去做一些清淡的送来。”

温馨听了叶浮珣的话,勉强打起来精神,笑着拍拍她的手,欣慰地说道,“还好有你陪在我身边。”

“舅妈,不嫌烦,这段时间珣儿就住在将军府了。”叶浮珣挽着温馨的手笑道。

“哪有王妃住在臣子家的。”温馨笑道,转而又问,“今日可是宸王出征?”

“是啊。”叶浮珣小脸一暗,转而又笑道,“阿濯走了正好,我也自由了,想住哪儿就住哪儿。”一旁的轻云听了,暗笑自家主子哄人还真是有一套。

温馨跟叶浮珣聊了没一会儿便扫方才的阴霾,她还不能倒,她若倒了,唐家便倒了,温馨吃过一些东西,仔细问了唐老夫人的情况,又命人给东宫送信。叶浮珣看着温馨又恢复了往日的那个雷厉风行地那个唐夫人,便笑道,“还是喜欢现在的舅妈。”

温馨宠溺着捏了捏叶浮珣的脸,笑道,“中午可留在这儿吃饭。”话刚落音,便有丫鬟进来禀告,“王妃,夫人,宸王府来人了。”

“轻云,出去看看。”

轻云应声出去,不一会儿便回来,说道,“王妃,贵妃娘娘传您进宫。”叶浮珣和温馨相视一眼,这个时候贵妃娘娘怎么会想让叶浮珣进宫。

“去吧。”温馨安慰她说道,“我这里没什么事儿。”叶浮珣点头随轻云出去,门口早已有人备好了马。

云霄殿内,越贵妃一如既往地慵懒华贵地斜靠在软榻上,一个宫女跪在地上正在轻轻地给她捶腿,丁姑姑侍候在一旁,叶浮珣由宫女领着进去,到了内殿,看见越贵妃,福身行礼,“儿臣见过母妃。”

听到声响,越贵妃睁开那双妩媚的眸子,对叶浮珣招手,说道,“珣丫头来了,来,到本宫身边来。”

叶浮珣起身走到软榻让,越贵妃挥手上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台退下,而后和叶浮珣一起并坐在软榻上,拉着叶浮珣的手,亲切地问道,“去送濯儿了?”

叶浮珣乖巧地点点头,说道,“去送了。”

越贵妃叹一口气,说道,“你别怪他,你们新婚不久他就要出征,这是他作为一个皇子的责任,你明白吗?”

“儿臣自然明白。”

叶浮珣忍不住翻个白眼,难道在越贵妃心里她就是那个小家子气的女人吗?不过话又说过来,她心眼真的不大,身为婆婆越贵妃做的还是相当的好,最起码没有要求她天天来请安。

越贵妃提出来让叶浮珣搬来和她一块在云霄殿住,不过被叶浮珣拒绝了,笑话,她要是进了宫,明月阁怎么办?再说了,这皇宫就像一个鸟笼,会限制她的自由的,时不时地开玩就好了,住还是算了。

越贵妃也没有勉强她,便留了她在云霄殿用午膳,午膳过后,叶浮珣陪着越贵妃在凉亭里赏鱼,便问道,“母妃,张贵妃去静尼庵有多少年了?”

“大概有六年之久了。”越贵妃将手里的鱼食撒了下去,鱼儿一哄而上,抢了个精光,回头问道,“怎么会突然想到问她?”

这张贵妃和越贵妃同时入宫,入宫前两个人也算是闺中密友,关系十分的好,不过入宫后,由于越贵妃十分得宠,宠冠六宫,难免会招人妒忌,其中便有张贵妃,传说这越贵妃在生宸王宋寒濯之前,曾有过一次身孕,后来不知道为何就流产了,对比玄康帝痛心疾首,后来宋寒濯出生,对其百般宠爱,大有把上一个未出世的皇儿的爱全部转移到了宋寒濯的身上。越贵妃能在宫里混那么久,又长得恩宠而不衰,必定注定了她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其中手段一点儿也不必男儿差。

先皇后去世后,越贵妃将两岁的宋寒修养在身边,将未出世的孩子的爱,全部给了宋寒修,尽管后来宋寒濯出生了,但是越贵妃依旧把宋寒修当作自己的亲生孩子来看待,难得的是,宋寒濯跟宋寒修的关系十分的好,自从帮宋寒修夺得储君之位后,宋寒濯便一心一意帮宋寒修牢固他的地位。

“只是有些好奇,随便问问。”叶浮珣看重水里游来游去地小鱼儿,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事情告诉越贵妃,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把我证明就是张贵妃指使的。越贵妃那双犀利的眸子仿佛能够看穿叶浮珣的心事,便说道,“随便问问,你若没事,也不会随便问问。”

叶浮珣一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果真还是什么事都瞒不了母妃。”说着往越贵妃身上靠了靠,说道“儿臣命人去查了凤初姐姐参片莪术一事,那个宫女的珍珠耳环,应该是被一个叫做子琪的宫女赠送的,之前这个宫女在叶府当差,是叶府三小姐叶金玉身边的一个二等丫鬟,后来因为手脚不干净便被赶了出去,露宿街头,后来被张贵妃所救。”

听到这话,越贵妃眼里闪过一丝杀机,扭头看向叶浮珣,问道,“丫头,你的消息可准确?”

“自然是准确的。”碧落去查的,能不准确嘛。

“丁姑姑,派人去趟静尼庵。”越贵妃转身吩咐一旁的丁姑姑,看来她还是太仁慈了,在静尼庵都不能让你安分,若张贵妃真的是屡教不改,那就别怪她不留情面了。

叶浮珣又陪了越贵妃说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刚出了云霄殿便看见叶玿璃和凌安郡主,两个手挽着手,说说笑笑地走了过来,玄康帝念平乐候妃身体柔弱,特赦在京城养身子,可以暂时不用回封地,所以这段时间叶玿璃一直住在平乐候府。

“姐姐。”叶玿璃看见叶浮珣眼睛一亮,凌安郡主看见叶浮珣更是两眼放光,“叶姐姐。”叶浮珣看着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两个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璃儿,灵儿。”叶浮珣看见凌安郡主就有些头疼,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小祖宗,每次都缠她缠的厉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