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五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46 2021-09-07 00:36

眼见时鲜血染红了战袍,耳听见战鼓鸣鸣、呐喊声声,宋寒濯一方伤亡惨重,不过他们已经杀出了重围。

直接上了南山,不过宋寒濯身负重伤,尤其是脸上了腿上皆受了很重的伤,满脸满身的血迹,而且身边只剩下了两个侍卫。

“宸王殿下,你再坚持一下,援兵马上就到。”一旁的一个侍卫说道,宋寒濯朝他一笑,本来邪魅的脸庞多了几分摇曳,“放心吧,本王命大。”

说着宋寒濯将眸子定在了某个角落,那里有一抹白色的身影,沉声一喝,“出来!”身旁的两个侍卫立马警惕的拔刀看向不远处的一抹白影。

只见从树木后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着了一身白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脸上薄施粉黛,却依旧美的动人,手里挎着一个竹子编制的篮子,篮子里放着一些草药。只见那女子如同小鹿一般的眼神,怯怯地看着浑身是血的宋寒濯。

见来人是一个女子,众人松了一口气,收起手中的脸,对那个姑娘说道,“快走,今日你什么人都没有见过,明白吗?”

只见那女子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向斜靠在大树底下的宋寒濯,两个侍卫再次防备地看着那个白衣女子,“你别过来。”说着就在那抹白色身影,离宋寒濯还有三米远的距离时一把凉剑便架在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脖颈处,“你是什么人?!”

“姑娘,对不住,不管你是什么人,今日你都不该在这里见到我们主子。”话音一落,剑尖处便传来晃动。

“王爷……”只见那女子嘴唇微微翕动,手里的篮子掉在了地上,一脸震惊地看着满身是血的宋寒濯,宋寒濯微抬起漆黑的眸子看向眼前的女子,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含春水清波流盼。

“把剑收回来。”男人沉声说道,盯着眼前含着泪的女子,说道,“好久不见,容儿。”

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传说中的慕容姑娘,没想到今日,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慕容忙俯下身子查看宋寒濯的伤势,一双含情眸中蓄满了泪水,将篮子里的草药捣碎,敷在了宋寒濯受伤的腿部,将自己的衣裙下摆撕开了,为宋寒濯包扎。

宋寒濯并没有过多地跟慕容去交流,,而是闭上了眼睛,心理分析着眼前的形式,援兵现在还没有到,有可能是西河口收到了袭击,或者有人根本就不想让援兵到。

慕容看着眼前靠着树坐的男人,再见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鲜血下是依旧俊逸的脸庞,只不过比三年前更加成熟刚毅了而已,这个男人让自己魂牵梦萦,永生难忘,早就听说他娶了王妃,还是丞相之女,相貌倾国倾城,才情也是顶尖的好,杀伐果断,十分适合他,她有些羡慕那个从未谋面的女子,能得到她梦寐已久的位置,和眼前人的疼爱。

过了良久,原本闭目养神的宋寒濯突然睁开了了眼睛,锐利的目光盯着树林的前方,果真没有多久,一队人马出现在了林子的前方。

“末将救驾来迟,还望殿下降罪。”一身银装盔甲的唐筠珩单膝跪在宋寒濯面前,在看向慕容的一刹那,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唐少将军来的及时,何罪之有。”由两个侍卫扶起来,宋寒濯亲自将唐筠珩扶了起来,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胸膛上,“回来就好。”

唐筠珩对他一笑,对宋寒濯重重地点点头,慕容见宋寒濯要走,脚步不由的向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宋寒濯。

“命人将慕容姑娘送回去。”宋寒濯低身吩咐道。听到慕容的名字,唐筠珩心里一惊,随即恢复正常,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宋寒濯身负重伤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京城,得到消息的时候,那一晚上,宸王府的别亦阁内灯火通明,一直到了天亮。

浮阳城。

大军回归,季茯苓一身随从的装扮,站在军营门口远远地看着大部队骑着战马由远而进,为首是那个一身银色盔甲,英姿勃发地骑在白色的高头大马上,朝她策马奔来。

‘吁’那匹白马长嘶一声,在季茯苓的身边停了下来,帅气地翻身下马,剑眉微绉,“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你回来了。”女子眼睛亮晶晶的,满眼都是欣喜。唐筠珩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脑袋,长手一捞,两个人飞身上了白马,一起骑回了军营。

宋寒濯的帐内灯火通明,军医冷汗布满了额头,宋寒濯的腿不仅受了伤,而且伤口有毒,若是处理不好,恐怕这条腿都要费了。

“殿下的伤势如何?”唐远和唐筠珩见军医检查完伤势,忙上前询问。军医摇头,“伤殿下的兵器上喂了毒,殿下可能会毁容,腿恐怕也保不住了。”

堂堂一个天之骄子,若是毁了容,又毁了腿,恐怕这一辈子就毁了,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士兵来报,“禀将军,门外有一个自称季公子的人求见。”

众人眼里一喜,“快请,快请。”一张不喜于色的唐远激动地说道。季南北本来就在鹰水城,听说宸王殿下出兵造暗算,就跑过来看个热闹。

一身淡青色衣衫的季南北从容不迫地走进了宋寒濯的帐内,“季先生,您来的太及时了。”唐远和唐筠珩忙迎了上去,“有您在王爷定会安然无恙。”

“唐大将军什么时候学会拍人马屁了。”季南北将背后的药箱放到桌子上,一如既往的温和。众人自觉地给季南北让出了位置,低头查看了伤势后,剑眉不由的皱了起来,随即又恢复了平常,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某个王爷挪愉地说道,“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殿下能够伤成这个样子,的确很解气啊。”

“若是治不好本王,就把你的脸也刮花,腿也打断。”听到季南北的话,某个王爷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威胁道,“本王说道做到……咝……”某个王爷还没有说完,季南北手中的银针已经扎了下去,丝毫不受这个幼稚的王爷影响,冷冷地说道,“你还是想想怎么在我手里活下来吧。”

鉴于眼前这个被称作神医圣手的男子能保全自己的脸和腿,一向嚣张跋扈的宸王殿下乖乖闭上了嘴巴。

“你们都给本王出去。”被针扎疼的某个王爷对帐内的人冷声说道,一会儿季南北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家伙,不知道该怎么治他呢。

众人听了忙俯身退了出去。

唐家父子出去后,正巧碰见拿着草药的季茯苓,“那姑娘就是救你的姑娘。”唐远目光落在一身随从打扮的季茯苓身上,小巧的五官,玲珑剔透,身上透着一股子灵气。

“是。”唐筠珩的目光也落在了正在朝她走来的季茯苓身上,眼神不由的变得柔和了,“她也是季家人,当初去给少卿寻药的时候,就是她陪我一起进万象谷的。”

唐远捋着自己的长长的胡子,颇为赞赏地说道,“是个不错的姑娘。”

“唐公子。”季茯苓浅笑盈盈地跟唐筠珩打招呼,看见了唐远低下头俯身行礼,“见过唐大将军。”

“季姑娘不必多礼。”唐远难得地笑呵呵地说道,“老夫还要感谢季姑娘救了小儿。”

“医者本分而已,不足挂齿。”

三人正聊着,只见看完病的季南北掀开帘子走了出了,目光落在季茯苓身上,眼色微收,季茯苓没想到她的哥哥竟然会在这里,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逃跑,还没有迈出步子,后领便被人拽了起来,“见到我跑什么。”

“大哥……”某个有些心虚的姑娘转过身来,讨好地朝季南北笑笑,“一时间没有认出来是大哥。”

“季茯苓,你倒是有出息了,敢不回家了。”某个揪着自家妹子领子的圣医,阴着脸说道,季茯苓本来答应好师父,等三个月后就回江南,接过她一个人随着唐筠珩来到了浮阳城,和季家人失去了联系,这才让季南北来寻她。

“季先生,宸王殿下的伤势如何?”唐筠珩收到某个女人的求救眼神,问向季南北。

季南北松开季茯苓的衣领,伸手点了正想溜之大吉的季茯苓的穴,又恢复了一副温润如玉的公子做派,“宸王殿下的毒已经解了,腿保住了,不过脸上的伤口较深,恐怕会留下伤疤。”对唐家父子说完后,季南北解了季茯苓的穴位,拽着她的手,对唐家父子说道,“在下要处理一些家事,先告辞了。”

季茯苓一脸视死如归地表情,让唐筠珩忍俊不禁,看着季茯苓像只小兔子一样被季南北给领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