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四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74 2021-09-07 00:36

整个东宫都知道,这太子殿下宠爱太子妃,比当年玄睿帝宠爱皇后更甚,日日同床,只用了一年这太子妃娘娘便诞下了皇长孙宋景乾,第三年便生下皇次孙宋景怀,这不第四个年头,太子妃又怀上了,这太子妃虽然不是头一次有身孕,但是在东宫也是头等大事,宫女太监一点也不敢怠慢。

才一岁多一点的宋景智白白胖胖的,穿着喜庆的锦衣,刚学会走路,正摇摇摆摆地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见他一抹玄黄,手舞足蹈地喊道,“父王。”

宋瑜琏一扫方才的阴霾,快步走过去,伸手抱起了宋景怀,“怀儿,可有想父皇啊?”

“想。”

刚刚显怀的安之放下手中的玩具,说道,“怀儿性子实在是太活泼了,怎么都闲不住,我怕奶娘治不住他,便命人送了过来。”

“那你也要当心你的身子啊。”宋瑜琏心疼地说道。这话安之早就听烦了。本来想吐槽一番,看到宋瑜琏面露疲惫之色,便让郁青将宋景怀带了出去,说道,“可是有不顺心的事情?”

“没有。”宋瑜琏稍稍摸摸她的脑袋,弯身在安之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又和安之说了一会儿体己话,聂翼来报,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安之望着宋瑜琏离开的背影,将汀兰唤了进来,“去查一下今日殿下为何忧心忡忡。”

短短几年时间,让安之从一个刁蛮任性,率真而有些嚣张的女子,变得稳重了一些,她自幼跟在叶浮珣身边,又是周姑姑调教出来的,行事手段自然不会输给其他贵女。

又逢下朝,一辆玉撵停在了宫门出,几个太监宫女随行,玉撵里的女子,一身淡蓝色的宫装,微微隆起的小腹,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自己的肚子,身后的两大挺贴身丫鬟,面面相觑,最后汀兰走上前,还未开口,便被安之冷冷地打断了,“闭嘴,,本宫不想听。”

正说着,一顶青色的轿子缓缓走过来,安之一抬手,郁青赶紧把她扶下来,汀兰拦住轿子,“范大人请留步。”

从轿子里下来一个五十左右,发鬓花白,留着胡子的男子,见到安之忙躬身行礼,“老臣见过太子妃。”

“范大人不必多礼。”安之一手扶着肚子,另一只手虚扶了一下。

“不知道太子妃可是有什么事情找老臣?”

“有。”安之爽快地说道,“都说范大人学识渊博,本宫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范大人。”

“太子妃请问。

“自本宫入宫以来,本宫可有失礼之处?”范大人微微一愣,实在摸不清这太子妃什么套路,在这儿专门等他,就是为了问问题?这安之入宫以来,协助皇后管理后宫,井井有条,虽然平时有些活泼,但对宫人和善,赏罚分明,就连太后都赞不绝口,

“好,本宫可有失德之处?”

“并无。”范大人回道,稍作停顿,说道,“只是太子殿下身为储君,自然要为天下百姓着想,这子嗣自然是大事,如今东宫空置,太子妃娘娘也应该规劝太子才是。。”

“范大人。”安之冷笑一声,“这好像是本宫的家事吧。”

“可是太子是储君……”

“可他是本宫的丈夫,我肚子里未出世孩子的父亲。”安之说道,“方才本宫问范大人,本宫可有失礼失德之处,范大人斩钉截铁地说没有,既然没有,为何范大人处处为难于本宫?本宫还以为是本宫做错了,惹了大人们不开心,才上书让太子纳妃呢。”

“老臣不敢。”安之拿出太子妃的气势,范大人虽然心里不服,但也不敢说什么。

“范大人,本宫入宫第一年便诞下皇长孙,如今第四年已生两子,还有一子未出世,身为母亲,我该如何教导自己的孩儿,说他们的父亲喜新厌旧,娶了新人妇,作为妻子,我做不到为自己的丈夫纳妃,更做不到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所以,范大人还是省省心,别插手本宫的家事!”

“可是您是太子妃,未来太子继位,必然会广纳后宫,太子妃度量如此之下,心胸如此狭隘,如何母仪天下!”

安之脚步微微一顿,侧首,冷声说道,“本宫今日也送给范大人一句话,只要本宫不死,尔等不为妃!”

经过这一闹,太子妃善妒这个名声在京城传开,许多大臣纷纷上书请奏,都被玄睿帝打了回去,唐凤初命人将炖好的参汤放下问道,“皇上可是为太子妃的事情烦恼?”

“还不至于。”玄睿帝拉过唐凤初的手说道,“她能嫉妒,说明在乎琏儿,朕甚是欣慰。”

“皇上能这么想,臣妾就放心了。”唐凤初笑着说道。

纪绵希随着叶浮珣进宫请安,从云霄殿出来就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东宫,也不用宫女通报,进去的时候安之正在日常整蛊自家亲儿子,宋景怀看到纪绵希的时候,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安之欣喜地说道,“你怎么回来了?”

“自然是想我们的怀儿了呗。”纪绵希伸手抱起胖乎乎的宋景怀,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说道,“你怎么又胖了?这么重,我都快抱不动你了。”

“他整天就知道吃。”安之笑着说道,“怎么不见言少爷啊?”

纪绵希脸色一变,低头逗弄着宋景怀,说道,“我跟他和离了。”

安之笑笑,就当他说的是气话,看样子两个人应该是闹矛盾了,禀退了宫人,只留下了郁青汀兰两个人,问道,“闹矛盾了?还是他欺负你了?要不要我帮你出出气啊。”

“用不着。”纪绵希扫了一圈没有见到宋景乾,问道,“皇长孙呢?”

“讲武堂呢。”

“讲武堂。”纪绵希不可思议地问道,“皇长孙在讲武堂做什么?”

“娘娘说皇长孙的身体太弱,让他去讲武堂练练身子,身为皇长孙自然是文武双全啊。”汀兰笑着接过话茬。

“我这大外甥才几岁,我在他这个年纪可都还没开蒙呢吧,一天到晚的也就想着吃吃喝喝来着,姐你这不是难为咱们小皇孙了嘛。”霍妩笑着说道,“不行我得去讲武堂看看我这大外甥”

纪绵希和安之一踏入讲武堂,这一进去,倒连她都不由得一愣,原以为宋景乾还小,讲武堂不过就是一个摆设,没想到这讲武堂陈设实在太过齐全,刀剑棍棒,十八班武器样样都有,就连梅花桩石墩子都在了,纪绵希甚至在讲武堂的一边看到了吊着的沙袋。

才四岁多的皇长孙宋景乾正在在中间半蹲着扎着马步,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看到那抹身影,他眼睛一亮,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姨母!”。

看他这个模样,纪绵希和都忍不住笑了,在她怀里的宋景怀看到哥哥十分兴奋,咿咿呀呀地叫着,还手舞足蹈的,宋景怀生的白白胖胖的,纪绵希抱了一路,本来就没有力气了,经他这么一折腾,自己的手,酸痛地抱不住他,只好把他放下。

宋景怀摇摇晃晃地走到宋景乾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扎马步,可是他太小了,怎么扎都不像个样子,摇摇晃晃,倒是像个不倒翁,模样甚是可爱,引得纪绵希和安之忍俊不止。

宋景怀看到自家母妃还有一个漂亮的姐姐都在笑自己,有些害羞,一头扑进了安之的怀里,这一扑不要紧,让所有的人脸色都一变,这安之还怀着身子呢。

“没事没事。”安之在宋景怀扑过来的时候,就有准备,缓冲了一下才把他搂入怀里,弯身打算把她抱起来,可是她刚一发力,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又变,眉头的皱成了一个“川”字。

安之憋红了一张脸,看着自家儿子,心里叫苦不迭,深刻反省自己是不是喂他吃的太多,这么重,纪绵希怕安之伤了身子,自己弯身把宋景怀抱了起来,“姐,以后别喂这个小团子吃太多了,你看抱不起来了吧。”

“姐,我看也差不多了,眼看都要到了用午膳的时辰了,要不让小景乾歇歇吧,他还小呢,不必急于一时不是。”

安之不为所动:“所谓练武,不仅是强身健体,更是要吃苦耐劳,讲究的就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刻都不能松懈,他身为皇长孙,自然更是应当严于律己。”安之调笑道,“你也是一个习武之人,难道不知道这些吗。我看你啊,在乾儿这个年龄,净是吃吃喝喝,到处惹祸吧。”

被安之揭老底的纪绵希老脸一红,低声道:“姐,当着小景乾和小景怀的面,你可别埋汰我了吧……”怎么说她也是一个长辈啊,这让他怎么在这些小辈面前立威啊。

安之心道,什么给了你错觉,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动不动就发脾气离家出走,哪儿里有半点长辈的样子。分明就是越活越小,越大越小孩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