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90章 一片真心

嫡女归 云舒 2597 2021-09-07 00:36

这女人长得挺好看。

琼鼻微翘,优美饱满的唇线包裹着粉嫩红润,轻轻地撅着,仿佛对他略有不满似的,让人瞧了,忍不住生气咬上一口的念头。

纪衍诺骤地别开了视线。

这女人,有毒。

蓦地就想起刚才被那女人紧紧搂住压在身下的触感,该死的柔软,该死的温香,甜腻醉人得让人无端生起烦躁的感觉。

这女人,怎么竟敢这么大咧咧地就睡着了。

在把他闹得毫无睡意之后?

纪衍诺恼怒地转过身,睁开眼瞪着床顶。

那女人说什么来着?

在做梦?

太想他了?

再多抱他一会儿?

带着一丝沙哑的温软声音,仿佛还在耳边拂动,让他耳根微烫。

该死的女人。

纪衍诺再度翻了个身,带着怒气瞪向墙壁。

一夜无眠。

隔日一早醒来,在纪大魔头冷冷的视线下,叶浮珣手脚麻利地披上披风,动作迅速地滚回了她的厢房去梳洗。

余下徐安提心吊胆地伺候纪衍诺梳洗。

殿下今日似乎心情不大好哪。

昨夜屋里头有些动静,但殿下没有传召他,他自然不敢随意进屋。

不知道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殿下瞧着,好像没睡似的?

“徐安,你说叶良媛可心悦本宫?”纪衍诺揉了揉脸,冷不丁丢出一个问题。

登时吓得徐安差点把手里的盆给摔了。

“回殿下,”他稳住心神,将盆放到木架子上,“叶良媛当然心悦殿下。”

“当然?”纪衍诺努了努嘴,表示质疑。

“自然是的,”徐安小声道,“叶良媛是殿下的人,自然心悦殿下。”

这还需要怀疑吗?

后院的嫔妾,哪个不是把殿下放在心尖上?

更别说,叶良媛对殿下那可是时常又抱又搂的,有时连他看着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你是说,如果她不是本宫的人,她就不会心悦本宫?”纪衍诺眯起眼。

徐安心惊。

殿下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若叶良媛不是殿下的人,这……可能性就多的去了啊。

只是,殿下想听什么话,他自是懂的:“殿下英明神武,叶良媛当然会倾心于殿下。”

纪衍诺冷嗤一声,斜了徐安一眼:“你且说说,要如何看一个女人究竟是否心悦本宫?”

徐安紧张了下。

这个问题,他以前没有面对过。

但殿下的问题,都必须要妥善地回应。

认真想了想,徐安道:“奴才觉得叶良媛曾在危机当头以身替殿下挡箭,定是因为她把殿下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叶良媛为他挡箭那一次?

纪衍诺努努嘴。

当时他只怀疑那女人是故意碍事,现在想来,以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能够毫不迟疑地以身挡箭,确实不易。

见殿下面色和缓了些许,徐安又继续道:“还有就是叶良媛担心殿下您劳于案牍,每日给您煮三杯咖啡,这都是对您的悉心照顾。”

咖啡?

纪衍诺扬了扬眉。

有几天没喝到咖啡了,颇有些怀念。

“殿下为了引背后之人出来,打算用叶良媛引蛇出洞,叶良媛为了殿下您的事,不畏危险,这一桩桩,一件件,可不都显示着叶良媛对您的一片真心?”

直到启程后,纪衍诺还不时回味徐安说的话。

叶浮珣被他偶尔扫过来的目光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纪大魔头今天是抽什么风了。

好不容易等到午时前歇脚,叶浮珣飞快地下了马车,拉着小雨去透气。

再被纪大魔头盯上一会儿,她一定会忍不住爆粗。

“夫人,您是热了吗?”小雨见叶浮珣用手给脸上扇风,茫然不解。

这天儿也不热啊,怎么夫人脸上红红的,莫不是……,“夫人,您可是哪儿不舒服了?”

“我没事。”叶浮珣往树林边的小径走去,吹吹风。

山野里风景独好,空气清新,小径边上野草野花色泽斑斓,让人心情油然自得。

“夫人。”

叶浮珣走了一路,正准备回返,就听得后头传来了脚步声。

是玉姑娘。

她走到叶浮珣跟前,温婉地屈了屈膝致礼:“夫人可是马车坐着累了,下来走走?”

叶浮珣扬了扬眉,微微颔首。

玉姑娘又是一笑:“见这边景致挺好,所以玉儿过来走走,希望没有扰着夫人。”

“不会。”叶浮珣神色平静。

然而,玉姑娘却忽然咬了咬下唇,飞快地瞥了眼叶浮珣身后,双膝一屈跪了下去:“夫人莫非还怪昨日玉儿夜里去叨扰老爷的事,才会如此责备玉儿?”

她抬起脸,眼睛里霎间溢满了泪花,如同珍珠般滚落,“玉儿对老爷不敢有非分之想,之所以前去叨扰,只是想亲自向老爷道谢。

感谢老爷愿意出手相助而已,请夫人千万不要误会!”

叶浮珣凝了凝眸心。

对眼前的玉姑娘突然抽风的戏份,莫名觉得有些眼熟。

她并没有错过玉姑娘下跪前飞快掠过她身边往后看的眼神。

暗自忖道,按照多年看小说的经验,这种情况下,男主角怕是正好会出现在她们身后。

正好,把玉姑娘的话全部听进耳朵里,然后怪责她妒忌心强,欺负弱女子?

呵呵。

就觉得,有点意思。

叶浮珣假装不知纪衍诺就在身后,居高临下睨着玉姑娘道:“玉姑娘觊觎我家老爷的美色,一时意乱情迷,本夫人自是了解的。

不瞒你说,对我家老爷有意的姑娘那可是大排长龙的。不过,玉姑娘倒是头一回敢在本夫人面前直言心仪我家老爷的姑娘。”

玉姑娘不由地捏紧了帕子。

既因为叶浮珣说的话而不由自主感到羞燥,又因为纪衍诺就站在叶浮珣后头而激动。

她相信老爷听了夫人羞辱她的一席话,定然会恼怒夫人欺人太甚,且对她产生怜惜之意的!

“夫人,”她用帕子擦擦眼角,委屈地红了眼,“是玉儿不自量力,您莫要生气……”

“本夫人生什么气?”叶浮珣咯咯直笑,“你这样的人,本夫人见的多了。只不过,念在一场相识,本夫人奉劝你几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