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439 2021-09-07 00:36

叶浮珣这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让玄康帝深信不疑。就连唐凤初都觉得那书是她给叶浮珣的,不过她真的没有印象了,只好朝玄康帝笑着点点头,说道,“经妹妹这么一说,儿臣好像是有点印象了,是有这么一本书。”

“哈哈哈”玄康帝看着眼前的两对心情大好,对于一个上位者来说,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友善和睦,这让他非常有成就感。

“父皇,您有所不知,儿臣在青川住了三年,对这京城之事甚是陌生,回府后,父亲公务繁忙,空闲时儿臣那调皮的三妹还要缠着他,做女儿的自然不敢再去劳烦父亲,所以啊,多亏了凤初姐姐的教导,姐姐不仅是姐姐,还是恩师呢。”叶浮珣调皮一笑,今日在宴会上,风头太盛,她怕唐凤初因此而与她隔阂。

唐凤初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儿,又何尝不知道叶浮珣的心思,这番话不仅撇清了她如此聪慧没有叶翰良半分功劳,也让玄康帝对唐凤初好印象又加了分,对表妹也可以如此尽心尽力地教导。

“修儿,濯儿,你们两个还真是有福气啊,能娶回如此贤妻,真乃尔之幸也。”今日玄康帝挣足了面子,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便问道,“珣儿,初儿,方才那个丫鬟也赏了,你们两个想要什么奖赏啊?”

唐凤初忙福身说道,“父皇,今日儿臣什么都没有做,可不敢抢功啊。”

“这个赏,姐姐定要受的。”叶浮珣娇笑道,“若无姐姐教导,珣儿又如何立功呢。”转而又对玄康帝说道,“既然父皇要赏儿臣,儿臣也就不推脱了,但是此时儿臣又什么不缺,不如父皇就先欠着儿臣,待儿臣想起来的时候,再向父皇讨要如何?”

“珣儿,不得胡闹!”唐凤初低身喝道,宋寒濯倒是立在一旁,黑色的眸子里看着叶浮珣嫣红的唇一张一合,颇为出神,任她和玄康帝讨价还价。

玄康帝抬手制止了唐凤初笑道,“好,那朕就先欠着你。”转而又问唐凤初,“初儿你可想好了,你要什么?”

“父皇,您就别取笑儿臣了。”唐凤初略带女儿娇态地说道,玄康帝虽然有五个儿子,却没有一个女儿,所以对唐凤初小女儿娇态,还是很欢喜地,“那朕就赏你黄金千两吧。”

一旁的温言听言,暗自咋舌,皇上果真有钱啊,动不动就赏黄金千两,要早知道,她刚才就多讨点赏了,毕竟这机会难得啊。

“儿臣谢过父皇。”

“好了,夜深了,你们都回去吧。”玄康帝兴也尽了,有些乏地挥挥手,说道,“来人啊,摆驾云霄殿。”

“恭送父皇。”

天气越来越冷,进入了腊月叶浮珣基本就是窝在房间里不出来了,整日不是看看书,就是下下棋,过的也是十分滋润的。

“王妃。”青颖打着帘子进来,带着一股寒气,叶浮珣放下手中的书,吩咐青琴倒了了一杯热茶递了去,让其暖暖身子,青颖接过后,暖着手,说道,“方才有叶府的小厮来传话,说是四小姐院子里的。”

“都说了什么?”接过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手炉,问道。

“这二小姐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短短数日就从四小姐手中夺回了管家权,听闻来的小厮说,这四小姐现在的日子,比之前还难过。”

叶浮珣叹一口气,她这个妹妹还真是不争气,不过她倒是小瞧了叶云裳,竟然这么快就翻身了。

一旁听着的青若说道,“王妃,要不奴婢去叶府一趟看看。”青若是最了解自家主子的,认定的人,那是十分护短的。

“还是奴婢吧。”轻云弄了弄炉子里的碳,让火烧得更旺些,“若是真有人欺负四小姐,奴婢就替王妃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叶浮珣沉吟了一下,说道,“青若,轻云,你们俩个都去吧。有什么事随时派人来报。”青若心思缜密,性子稳,轻云是个武婢,又是宸王府的人,又没有奴籍,叶府的人自然不会拿她怎样。

叶府。

一位红衣少女,身后跟着两个骑着马的丫鬟,停在了叶府门口,翻身下马,其中一个黃衣丫鬟便跑了过去,敲门,“开门,开门。”

一个小厮打开门露出一个脑袋,问道,“谁呀!”

“凌安郡主。”

那小厮一张望,果真看到一个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子站在不远处,那通身的气派,不似常人,忙进去禀告。

不一会儿叶翰良便急匆匆地迎了出来,“老夫不知凌安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凌安郡主下巴微扬,“你就是叶丞相?”

“正是老夫。”

“本郡主问你,叶玿璃可是叶府的小姐。”凌安郡主蛮横地问道,这凌安郡主是平乐候之女,这平乐候是玄康帝从小到大的玩伴,后来承其父的爵位,便一直居住在其封地沼邑,如今逼近年关,特许可以归京过年。

说起这平乐候啊,子嗣单薄,身边只有一儿一女,年将过半才得一女,对其十分宠爱,常带到身边教导,玄康帝封其为凌安郡主,这凌安郡主从小便喜舞刀弄剑,骑马射箭,性子也十分刁蛮。

初入京时,便遇到了董凌信,对其一见倾心,竟不顾女儿脸面,经常缠着董凌信,后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董凌信有了心上人,还是叶府的小姐,这才骑马找上门来,看一看到底是何方狐媚。

“正是老夫胞弟之女。”

“那你叫她出来!本郡主要见见她!”凌安郡主修长的脖颈一扬,骄横地说道。

“这……”叶翰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他那个本本分分的侄女儿,怎么惹着这位娇蛮的小祖宗,“外面天冷,郡主不如进府去说吧。”

凌安郡主的鞭子一挥,杏目一瞪,“叶玿璃好大的架子,竟敢让本郡主去见她?”

这从何说起……女人的理解力啊。不过叶翰良好歹也是一朝宰相,就算平乐候来,也要给他几分面子的,凌安郡主在丞相府门口如此撒野,这样叶翰良有些不喜。

“哟,这门口怎么那么热闹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顶青色的轿子停下,下来一位女子,一个双环髻,眉目秀丽,眼睛大而有神,一身碧青的罗裙,披着连帽的淡青色的斗篷,十七八的样子。京城谁不认识这位女子,宸王妃身边最受重用的贴身丫鬟,多少夫人小姐见了都得称一声青若姑娘。

接着又从轿子里下来一位梳着利落的发髻,头戴一支玉簪,长得十分英气的女子,一身紫色罗裙,身披白色连帽斗篷,腰间也盘着一条细长的鞭子。

“见过丞相大人,凌安郡主。”青若盈盈一拜,嘴角含着三分笑,看向叶翰良“丞相大人,王妃十分担心四小姐,尤其是入冬以来,常常挂念四小姐的身子,特命奴婢来看望四小姐。”

“让王妃担忧了。”

叶翰良有些头大,眼前这个小祖宗还没有打发走,又来了宸王妃身边的人。

“你是何人?!”凌安郡主打量着青若,见她虽一身丫鬟打扮,但是穿度却不是一般的丫鬟,又听其说王妃,现京城里就一位王妃,那便是宸王妃。“你是宸王妃身边的认?”

“正是奴婢。”青若不卑不亢地回道,方才在轿子里听得不是十分真切,但隐隐约约听到了四小姐的名字。

“凌安郡主,外面风大,若是吹伤风了,侯爷可是要心疼的。”青若笑道,这凌安郡主虽然嚣张跋扈,却是极为孝顺的。果真听青若这么一说,也不用叶翰良让,径直走进了叶府。

轻云看了一眼叶翰良,笑道,“丞相大人,叨扰了。”

叶翰良温和一笑,侧身让二人进去了。

“大人,奴婢二人奉命来看望四小姐,就不叨扰大人了,大人去陪贵客吧。”说着对叶翰良盈盈一拜,就准备去菡院看望叶玿璃。

“慢着。”凌安郡主娇喝一声,走到青若身边说道,“本郡主也是来找叶府的四小姐,叶玿璃的!”

青若秀眉一挑。笑道,“那可真是巧了,郡主也认识我们家四小姐?”

“不认得。”凌安郡主颇为不屑地说道,“本群主岂会认识如此下作之人。”

青若也是一个护短的,听凌安郡主这么一说,蹙眉说道,“是奴婢糊涂了,四小姐怎会入了凌安郡主的眼,不过奴婢倒是好奇,这凌安郡主这么冷的天,巴巴地来叶府找我们四小姐是为了什么呀?”

一旁的叶翰良自然不想应付胡搅蛮缠的凌安郡主,便借口有事处理,将其交给了管家叶城。

凌安郡主杏目一瞪,对身边的两个侍女喝道,“舞儿,奴儿你们两个给本郡主教训她!

轻云抚上腰间的软鞭,挡在了青若的前面,说道,“郡主息怒,青若姐姐心直口快,刚才冒犯

了郡主,是青若姐姐的不是,待奴婢回去禀了王妃,让王妃来教训她,就不劳烦郡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