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零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44 2021-09-07 00:36

唐筠珩眸子微沉,冷声说道,“的确是良才女貌。”看着两个人亲密的样子,唐筠珩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淡定,那个笑容永远干净善良的女孩子,此时身边多了一个俊秀飘逸的男子,笑容不再为自己绽放了。

真是嘴硬,叶浮珣眼里含着促狭的笑意,她这个表哥明明心里在意地要死,还偏偏装出一副我不在意的表情,怪不得这些年一直无心婚事,恐怕不是无心,而是心有所属了吧,看来她有事情要做了。

宋寒濯一下朝,便看到自家的小女人躲在内室里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走过去环上她的腰身,问道,“你在忙什么?听说季家来人了。”

“还能捣鼓什么,药呗。”叶浮珣头也不抬地说道,“九妹来了,季家那边想把希儿接过去住一段时间,诺儿现在在言家还没有回来,只能让希儿先过去了。”说着叶浮珣放下手中的药罐子,抬头说道,“我今天发现一件事情,关于我表哥的。”

“什么事情?”宋寒濯低头吻了一下叶浮珣的额头,看着她两眼放光,这种可爱的模样他让欲罢不能,现在他是娇妻在怀,万事足。

“我终于知道表哥为什么一直不结婚了,舅妈都不比操碎心了。”

“能为什么,心里有人了呗。”宋寒濯随口说道,叶浮珣一脸震惊地看着真相了的宋寒濯,“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猜的啊。”宋寒濯握住叶浮珣不安分的手,说道,“唐筠珩是什么人,征战沙场十几年,战功赫赫,又深得皇兄的厚爱,这种家世,各世家的贵女们都挤破了头想要嫁进去,唐筠珩一个都看不上,心里十有八九就是有人了。”

“王爷还真是懂得男人的心啊。”叶浮珣酸酸地说道。

宋寒濯伸手戳戳叶浮珣气鼓鼓的小脸,说道,“因为当初本王等你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啊。”一句话让叶浮珣破了功,立马对宋寒濯神神秘秘地说道,“你猜表哥心里的女子是谁。”

“季茯苓。”宋寒濯淡淡地说道,一点八卦之心都不给叶浮珣留。

“你还说不知道!”叶浮珣指着宋寒濯的鼻子说道,这个家伙明明什么都知道,竟然什么都不说。

“好了,别人的感情事不要太好奇。”宋寒濯将叶浮珣拉入自己的怀里,柔声说道,“唐筠珩不是一个普通人,他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叶浮珣撇撇嘴说道,“我倒觉得表哥什么都不知道,九妹都和孙三少订婚了,他竟然一点也不着急。”

“我问你,我要是嫁给了别人,你会怎么办?”

“你没这个机会!”宋寒濯眸子一沉,冷声说道,“这种假设不成立!”

“如果嘛。”

“没有如果!”宋寒濯把小女人拦腰抱起,朝内室里走去,看来他让这个小女人太闲了,才会这么无聊,他得给她找点事情做吧。

季茯苓吃完早膳后,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季南醒的身影,问了丫鬟才知道这家伙一早就带着纪绵希出去了。

“小九。”季茯苓一回首,只见这男子带着浅浅的笑,一身蓝衣,风度翩翩,犹如落入凡间的精灵,及是好看。两道眉毛在这坏坏的笑意中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一双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的澄澈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嘴角轻钩,美目似水,手里拿着一把玉扇,一大清早看到这样一个男子,还真是赏心悦目,可谓是说风流亦可,说轻佻也行。

身上那上等的蓝色流彩暗花真丝月袍像是有什么灵性似的,隐隐约约总觉得那冰月蓝袍上的暗纹在流动。那温柔的眸子里潋滟无限,那双温暖的笑可以把冬天的冰山融化了,这货真是越大妖孽了,孙桥晟玉扇一开,笑道,“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可好?”

“是你自己想玩了吧。”季茯苓毫不客气地拆穿了某个男子的借口,不过还是抬脚朝外走去,看在这个男人昨天哄自己开心的份上还是陪他去走走吧。

孙桥晟看着这个口是心非的小女子,抬步又了追了上去,热闹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对金童玉女,女子虽然穿着素衣,却不失华贵。季茯苓看着热闹的街市,心情顿时好了,这边看看,那边瞧瞧,“这个好看吗?”季茯苓拿起一把纸扇打开问道,孙桥晟将自己手中的扇子一收,臭屁地说道,“你要是喜欢,回头本公子画一把给你。”

季茯苓不屑地轻嗤一声,拿起扇子抬脚就走,“给钱。”孙桥晟宠溺地看着季茯苓的背影,将钱递到摊主的手里。

“你别走太快。”孙桥晟追上去。看着街上的人越来越多,担心地说道,“人太多了。小心走丟。”

“我又不是小孩子。”季茯苓不太在意地说道,没有理孙桥晟继续往前走。

“三哥,你看。”季茯苓指着一家十分别致的首饰店说道,“近水楼,这个可是紫凌王妃的店铺,听说里面的首饰都是京城最流行的。”

“女人啊。”孙桥晟叹息一声,正欲抬步跟着季茯苓走进去,忽然余光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小十。”孙桥晟朝着那个身影走去,可是挤过人流,却没有看到季南醒,“难道我刚才看错了。”

季茯苓挑了几个首饰,正要付账的时候,一回头孙桥晟不见了,这个家伙每次用他的时候就不见人影了,季茯苓不舍得看着手中挑选好的首饰,说道。“店家,这些能不能给我留着啊?我今日出门比较急,忘记带了。”

“姑娘,您挑这几款可都是我们当下最流行的,这店里的货都供应不及,恐怕留不住啊。”

“我给她买了。”一道雄厚的声音从季茯苓的身后传来,循声望去,唐筠珩着一袭黑色的缎衫站在店门口,眉目如画,唇色如樱,略显小麦色的皮肤,精致而又立体的五官,额前几缕黑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淡紫色的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黑色的衣衫,雪白的手,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一根玉簪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敷,风流自在,优雅贵气,没了战场上的凌冽之气,多了几分温和,桃花眸子里泛着淡淡的光,一如季茯苓初见他的模样。

唐筠珩店家自然认得,立马机灵地让伙计包了起来,季茯苓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抱歉,我不买了。”正欲转身,老板立马收到唐筠珩的目光,拦住季茯苓说道,“姑娘,这可不行啊,本店的规矩,只要出货就一概不能退换的。”

“这位公子买的,你给他吧。”

“可是刚才是姑娘您说要的,这位公子才说买的呀。”老板说道,“再说了,您这小两口吵架置气,也不能坏了我们小店的规矩啊。”

“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季茯苓话还没有说完,唐筠珩伸手拿过簪子,插在了季茯苓的发间,而后负手而立,说道,“簪子很适合季九小姐,不不过小姐请不要误会,这钱顶多算是我借给你的,来日你可是要还的。”

“我才不要借你的钱买簪子。”季茯苓赌气地说道,将头上的簪子扒下来,递给唐筠珩,“将军不是说过嘛,从此我们便是陌路,既然是陌生人,又怎能轻易收您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还是说将军您经常送女子这些首饰。”季茯苓嘲讽一笑,说道,“不过这些东西。还是将军留着送给其他人吧,茯苓福浅,消受不起。”说着便转身离开。

唐筠珩低声笑了一下,抬步追了上去,利用自身的优势,三两步便追上的季茯苓,二话不说便把她扛在肩头,不顾众人的眼光将她放上马车。

“唐筠珩,你要做什么!”季茯苓挣扎地问道,这光天化日之下,她还要不要面子了。

“听话一点。”唐筠珩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季茯苓的屁股,更是让她羞愤难耐,一到马车便破口大骂,“你这个流氓!你放我下去!”

唐筠珩坏坏一笑,一点驰骋沙场的将军模样也没有,说道。“不可能。”

“将军,我们去哪儿?”车外的马夫问道。

“去别院。”唐筠珩伸手点了某个不太安分的女人的穴道,冷声吩咐道,车外的随从看到平日里虽然总是挂着三分笑,但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冷情人儿的主子,竟然抱了一个姑娘上了马车,还要去别院,难道他们家将军想要用强的?

唯有唐识一副我什么都懂的表情,他们家候妃终于不再为少爷的婚事操心了,不对!等等!刚才被抱进去的好像是季九小姐,那不是已经订婚了吗?想到这里唐识看向马车的目光变得有点难以明说,他们家少爷也太不厚道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