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60章 屈膝跪下

嫡女归 云舒 2505 2021-09-07 00:36

他说道后面,控制不住的狠狠敲了下案板。

赵步欢急忙下跪:“君王息怒,此次战役失败,臣有罪。但臣有一事要禀告,当初带回大纪苏县主的是燕副将,并非臣。

后臣确实见色起意,故而跟燕副将有了口舌之争,谁能想到他竟为了一女子,将臣打伤。”

“可有此事?”赵国君王视线落及在赵步欢身上,声音上扬,“倒是长本事了。”

燕无恒屈膝跪下:“还望父王息怒,儿臣知错。“

父王?赵步欢错愕的盯着燕无恒,他怎么从未听说过,君王还有一皇子。

不对!王宫中的三皇子生下来,母妃便去世,不得君王宠爱,随着时间推移,淡出了他们的印象里。

但不管如何,终究是君王的儿子。

这燕无恒,难不成就是那三皇子。

赵步欢脑子迅速转动,若是如此,他跟燕无恒之间,还真是毫无胜算。

“孤倒是想看看,令你们争夺的女子究竟有多倾国倾城,老三,给孤带上来。”赵国君王话锋一转。

气氛突变得凝重起来,燕无恒站着不动,赵步欢跪着未起。

赵国君王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冷,不怒自威:“怎么,孤的话,你敢不听?”

燕无恒露出笑容:“儿臣不敢,儿臣这就将苏县主带进宫。”

呵,赵步欢扬起抹嘲讽的笑容,心底暗想,到头来,还不是得屈服。

看来苏清欢这大美人,是谁都无福消受了啊。

王府。

苏清欢坐于亭子里看着外边风景,神色落寞,她来这大赵已有好几日,丝毫没听到外边的任何消息。

“县主,您莫要伤心,皇后得知您被赵国带走,定是会想办法的。”青竹在旁边劝道。

苏清欢摇摇头:“如今咱们在赵国,你还是喊回小姐吧,或者称为为林姑娘也可。”

青竹忙摆手:“县主莫要这般说,事情还未落定。”

“姐姐她自然会救我,但我不愿成为放姐姐跟皇上为难的人。我在乎的,不过是那人的心而已。”

苏清欢起身,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心情复杂。

她忍不住想到,若是颜如雨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在乎自己,为何毫无动静。

“苏县主。”燕无恒入亭,他望着苏清欢的侧颜,有几分痴迷。

赵国女子多半豪迈奔放,五官较为明艳,而苏清欢的美不仅精致夺目,还多了几分雅静,犹如一幅名师的山水画,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充斥着韵味。

这点,足以将他吸引。

苏清欢转身,她触及燕无恒那炽热的目光便有些不自在,她往后退几步:“燕副将。”

燕无恒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想要抚她发丝,见她躲避,无措的将手放下:“你随我入宫,君王命令,不得不从。”

“好。”苏清欢心底微讶,又有些不安。

青竹在旁边陪着,不敢露出慌意,她抿唇望着苏清欢的倾国容颜,心中叹口气。

这般的好颜色,也不知是好是坏。

果不其然,赵国君王见着苏清欢面容,眼眸亮起,黏在了她身上。

燕无恒按捺住心底的薄怒,他想立刻将苏清欢带走,可他不能。

“苏县主果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赵孟之战,你便是那乱了国的美人啊。”

赵国君王神色认真,眼眸却是带了几分笑意,“苏县主不如就留在大赵如何,做孤的美人。”

苏清欢心底慌乱,她抬头刚想回绝。

“君王,大纪的颜将领前来造访。”大太监入殿,扬声。

苏清欢跟青竹对视眼,两人眼底皆是激动,苏清欢更是殷切的望着大殿外。

颜如雨出现殿门口的那一刻,苏清欢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啦掉落。

“清欢,来我这儿。”颜如雨朝她招手。

苏清欢大步朝他扑去,哽咽:“如雨哥哥。”

“让清欢受苦了。”颜如雨心疼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抚,他这几日在赵国外部署兵力,若赵国君王敢不应交还苏清欢,立即攻进城。

显然,赵国君王已知道此消息,他神色微变,暗骂纪衍诺是千年老狐狸。

“颜将领不远千里来,实在是孤大赵之荣幸。”赵国君王以笑声掩盖心底的那丝不安,“原来苏县主是将领的人啊,这当真是一场误会。”

赵忌惮大纪兵力,赵国君王大设宴迎接颜如雨,三日后,他提出离开。

赵国君王不敢不放人,他已是打听清楚,这颜如雨是大纪皇后的徒弟,苏清欢是她的妹妹。

那大纪皇帝纪衍诺又是极为宠爱叶浮珣,若是有个差池,恐是要以整个大赵陪葬。

元年,春节前,颜如雨带着苏清欢平安回京城。

“娘娘,内务府总管公公遣人送了牡丹来,说是早春的第一盆。”“哦?”随本宫去看看吧。”

西洛伸手扶住叶浮珣,两人出了内殿。

“参加皇后娘娘。”殿外太监瞧着翩翩人影,躬身行礼。

“免。把花端来给本宫瞧瞧。”叶浮珣兴致勃勃,浅笑晏晏。

“娘娘且瞧,这牡丹开着正好呢,是株姚黄。”总管公公忙招呼手,传唤端花的小太监上前来,谄笑道。

暗紫瓷花盆中种植着一株牡丹,明亮的鹅黄色压住了周边的色彩,正是姚黄,微风轻拂,花朵轻轻摇摆,不愧是花中之后,端得是富贵堂皇。

“看着果真欢喜。”

叶浮珣低首轻嗅,柳眉微扬,肆意笑道,“可真真是,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总管公公听着频频点头,自觉着皇后娘娘文采非凡,赞扬道:“娘娘果真是才女。”

叶浮珣知晓他说的是些虚话,恰巧这诗也并未她所作,遂未搭话,只命人放下牡丹,自顾自又回了内殿去。

“西洛,瞧着日子,该举办春宴了吧。”

又看了一阵子书卷,叶浮珣端起茶盏,掀了盖轻抿一口,询问道。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踏春将至,这春宴也该提上日程了。

大纪子历年都会举办春宴,为得是朝廷与朝臣联络些感情。

聚在一起行饮酒令,办蹴鞠会,更是一场隐形的皇子选妃会,不过今年后宫无适龄皇子,也就不需要选看皇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