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76 2021-09-07 00:36

“等你把轻云的功夫学会再说吧。”宋寒濯轻点了一下叶浮珣的鼻翼,见其秀气地打了个哈欠,眼下又是一片乌青,伸手将其跑到床上,说道,“你休息一会儿吧。”

“不行,今天我还得陪母妃进香呢。”说着叶浮珣坐起身子来,搂住宋寒濯的胳膊说道,‘“我一看见你来,就一点也不困了。”

进香时越贵妃见自家儿子来了,也不诧异,倒是平乐候妃多看了宋寒濯几眼,凌安郡主不知为何听到宋寒濯说来陪叶浮珣进香,竟然格外的兴奋,甚至比叶浮珣本人还要兴奋,一直偷看两人。

进完香后,周姑姑和丁姑姑早已指挥着侍卫装好了车。

平乐候妃要在云天寺吃斋三天,到除夕再回去,凌安郡主不得不留下来陪她,叶浮珣带着叶玿璃去找平乐候妃道别,平乐候妃拉着叶玿璃的手不舍得放,一个劲地叮嘱她要经常去平乐候府走动,凌安郡主则拉着叶浮珣的手,约好回京城再聚。

就在准备上车时,叶翰良走到叶浮珣面前,“珣儿,为父有话跟你讲。”

叶浮珣娇唇微勾,“叶丞相,您好歹也是一朝之相,怎么连礼教不懂?”

叶翰良深吸了一口气,完全不接也多的话茬,说道,“珣儿,怎样我都是你的父亲,而你是叶家的女儿,所以为父希望你多为叶家想想,毕竟一个女子在夫家的地位离不开娘家。”

“哦?”叶浮珣冷下脸来,目光上有些冷毅,“那请问叶丞相有什么资格让本妃为叶府着想呢?”叶浮珣扔下一句话,转身上了马车,叶翰良留在原地,气得浑身哆嗦,他越来觉得留下叶浮珣是最失误的决定,当初就该把她和她那娘一块送上西天。

回京城的路上因为多了一个宋寒濯,越贵妃称自己要清静,就让叶浮珣和宋寒濯一辆马车,上了马车,叶浮珣就哈欠连连,在宋寒濯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起了眼睛,宋寒濯一手搭在她的腰上,一手执书。

马车缓缓在宸王府门口停下,越贵妃的马车直接驶进了皇宫,叶浮珣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问道,“到了?”

宋寒濯嗯了一声,率先下车,一旁的青若打开车帘,宋寒濯伸手将叶浮珣抱了出来,一路抱到别亦阁。

回到别亦阁,青琴青画很是高兴忙迎了上来,见宋寒濯抱着叶浮珣走进来的,两个人捂嘴一笑,转身打着帘子。

转身见青若扶着脸色苍白的轻云,忙走过去,关心地问道,“轻云姐姐,这是怎么了?”

“受了一点伤。”青若回答道,接而吩咐说,“快去请个大夫来,她旧伤未愈,又添了心伤,”青琴忙唤一个小丫鬟去请大夫,然后跟青若一起把轻云送回了房间。

转眼间到了除夕,按照往年惯例,宋寒濯新婚第一年要携王妃进宫陪玄康帝和越贵妃一起过除夕,但是某个王爷想跟王妃过二人世界,于是玄康帝大手一挥,下旨以宸王妃身体不适为由,可以不用进宫过除夕。

这是叶浮珣在宸王府过的第一个年,周姑姑让下人们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儿,还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

叶浮珣和宋寒濯两个人窝在书房里练字,管家走了进来,禀告道,“王爷,季先生来了。”

听到季南北的名字,叶浮珣眼睛一亮,放下毛笔问道,“在哪儿,还不快请进来。”说着就要跟管家一块出去。

这让某个王爷十分不高兴,长臂一伸,拎住叶浮珣的衣领,将她掂起来放到椅子上,问道,“明庭来,你高兴什么?”

“我要和季公子一块儿做生意啊,我的药材铺子还缺一个坐堂大夫,若是让季公子去,还愁没病人吗?”

“坐堂大夫?”宋寒濯剑眉微挑,说道,“你这又不是医馆,要什么坐堂大夫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叶浮珣整了整被宋寒濯拽皱的衣服说道,“我的药名气小,规模小,再加上之前在谢姨娘手里的时候卖假药,名声已经很不好了,若是让季公子去我的万草堂去做坐堂大夫,病人肯定冲他的名头去看病,自然而然地就把我的药卖了出去,赚到钱,我们二八分帐嘛。”

叶浮珣话刚落音,门外便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珣儿,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啊,不知道这二八分帐,怎么个二八发?”

季南北穿着一身白色竹纹锦袍,清澈的眸子里散着点点笑意走了进来,而后看向某个黑脸的王爷,说道,“今天是除夕,不知道王爷介不介意多在下一副碗筷呢?”

宋寒濯暗自咬牙,真把他宸王府当自己家了?

“不介意不介意。”叶浮珣忙站起来,十分狗腿地说道,“季公子就算添十双碗筷,本妃都不介意。”接着说道,“当然是季公子八,本妃二了。”

这倒是让季南北十分惊奇,他听说二八分帐,第一反应就是他二,叶浮珣八。没想到这丫头直接让他八,自己二,便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我是八啊?”

宋寒濯也好奇地看着自家的王妃,只见叶浮珣笑盈盈地说道,“季公子若是去本妃的万草堂坐诊,那肯定会有很多人拍着队去看诊,名气在自然占一项,再者医术也占一项,恐怕这季公子的诊金也不便宜吧,算下来不得占收入的八成吗?”

“哈哈哈,我还是头一次这么算账的。”季南北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问道,“照珣儿这么算账,你那万草堂恐怕要赔本了。”

“不赔本,不赔本。”叶浮珣坐到季南北身旁说道,“季公子辨认药材的功夫可是天下第一,这样以来,我这万草堂就不会有假药,得到了百姓的认可,等有一天季公子离开京城不坐诊了,我这万草堂的生意还能做下去。”

季南北不得不感叹这叶浮珣有远见啊。

叶浮珣见季南北心情不错,便凑近问道,“怎么样,季公子,这可是一个互赢互利的交易,要不要来我万草堂做坐堂大夫。”

叶浮珣的眼睛十分灵动,闪着流溢,让季南北平静的心有了涟漪,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点头答应,不过好在制止住了,理了一下衣衫,问道,“本公子可是堂堂神医圣手,岂能做一个小药铺的坐堂大夫,传出去,本公子还怎么行走江湖啊,季家的脸面放在哪儿啊?”

叶浮珣小脸一黯,随即又恢复正常,她打算在换一个计策,总之,她不会放弃的。扬起小脑袋,哼着曲调走了出去。

见叶浮珣走了出去,宋寒濯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抬眸问道,“今日恐怕你不仅仅是来蹭饭的吧。”

“知我者,仲玄也。”季南北收起方才的玩笑,对上宋寒濯的眸子说道,“魏冥堇已经到了京城,他哥哥魏冥罗和边北首领哈达甄达成了某种协定,恐怕边北现在是危机四伏啊。”

宋寒濯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冷意,接而分析道,“现在父皇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这个时候若是哈达甄率兵攻打边北,定会动摇国本。”

“对了,还有一个消息,魏冥堇争权失败,现在他哥哥魏冥罗才是魏家的掌权者,也就说如果魏家助哈达甄一臂之力,恐怕整个北方都会陷入混乱,到时侯我朝一定会元气大伤。”

宋寒濯思考了一番,问道,“明庭,你觉得该如何是好?”

“方才珣儿不是说互赢互利嘛?”

宋寒濯瞬间明白了季南北的话,心里已有了对策,又听到季南北一直唤叶浮珣的闺名,便有些不爽。

“那是本王的王妃,你不该唤一声王妃吗?”

季南北耸耸肩膀,根本没把宋寒濯的话放在心上,起身说道,“好饿啊,不知道珣儿弄了什么好吃的。”

径直走出书房,留下某个有些黑脸的王爷。

叶浮珣先去了轻云的住处去看望轻云,见她有了好转,便放下心来,陪她聊了一会儿天,就转身到了叶玿璃的蘅芜苑,叶玿璃一脸叶浮珣来了,十分欢喜的扑了过来,“姐姐。”

叶浮珣稳稳地接住她,难得见叶玿璃这么活泼,拉着她的手说道,“今天姐姐陪你一起过除夕如何?”

“好啊。”叶玿璃自是欢喜,让筝儿拿了一些瓜子和差点。叶浮珣打量着蘅芜苑,见东西样样齐全,就是却几个能干的丫鬟,上次在叶府给叶玿璃挑的丫鬟,全部不中用,本来叶玿璃一来宸王府她便准备让管家看着买几个伶俐的丫鬟,但逼近年关,按照玄岳王朝的礼俗,年关将至,不得买卖丫鬟仆人,所以叶浮珣也便将此事搁下了。

“很久没有人陪我过过除夕了。”叶玿璃将头搁在叶浮珣的腿上,有些伤感地说道,自从舒琴去世后,她寄住在叶府,受尽白眼,除夕之夜,都是叶云裳和叶金玉在大厅陪叶翰良守岁,而她只能在菡院里,和筝儿一起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