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03 2021-09-07 00:36

青颖从青黛居回来,便看到轻云一个人在院子里练剑,其招式阴狠无比,招招带着杀气。“你是练剑,还是破坏东西?”青颖漫步走过去,捡起被劈坏的木凳问道。轻云收了剑,冷声说道,“我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又如何?!”青颖轻轻按住轻云手里的剑,直视轻云,说道,“难不成你要拿着你这把剑冲进皇宫,把贤妃杀了?!”

“那也不能就这么忍着!那可是青若!”

“我比你更清楚那是青若!”一向有笑面美人之称的青颖,第一次破功,脸上全部都是杀气,“我跟你一样恨不得手刃敌人,可是就算你杀了贤妃,之后呢?郡主怎么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让郡主离开!报仇的事情交给我!”

“你想做什么?!”轻云一愣忙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十五一过,你就向太后请求,说郡主伤心过度,想要回习水,你带郡主回去。”

“不行,我必须要知道你想做什么?”

“能做什么,自然是手刃仇人了。”青颖淡淡地说道,“不过轻云姐姐你放心,我可不会做什么赔本的买卖。”

可是两个人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洛安郡主会提前动手。宫里再次传来喜讯,贤妃娘娘再次怀有身孕,玄睿帝龙颜大悦,赏下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不计其数,这风头都快赶上唐凤初当初怀有四皇子宋瑜淙的时候了。

按照玄岳王朝的风俗,为了彰显君臣同乐,在元月初十这天,由皇后娘娘下帖,宫中有身份的娘娘训陪,宴请各个大臣之妻女进宫赏梅,玩乐。本来唐凤初担心洛安郡主的心情,给了她帖子,特许她可以不用来赴宴。

“郡主,您今天要去赴宴吗?”汀兰掀开幔帐,见洛安郡主穿着里衣已经坐了起来,这几天雪斋的人都知道洛安郡主心情不好,所以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

“皇后娘娘设宴自然要去的。”洛安郡主起身,坐到梳妆台前,屋内熏的暖烘烘的,郁青端着早餐进来,劝道,“郡主,您要是没有心情不去也可以,皇后娘娘已经特许了您。”

“我好久没有见长宁了,想找她说说话。”说着洛安郡主纤手拿起红片放入两唇之间,两个丫鬟相视一眼,见洛安郡主今天精神好了许多,想着去散散心也好,毕竟她跟宋长宁关系要好。

为了进宫洛安郡主换下一身素衣,找了一件淡蓝色的宫装换上,容色秀丽清冷,双眼如墨玉深潭,莹白细腻的肌肤,宛如象牙雕玉琢她的容貌在京城贵女中不是最美的,却一定是最耐看的,而且笑起来就像春日里的和风,飘渺的柔波,是一道令人永不厌倦的风景。可是这个笑容好像消失了,在她发现青若惨死的那一刻。

“郡主,这块玉佩您要带着吗?”郁青问道。这块凤翔佩可是先帝的御赐之物,当初叶浮珣十分喜欢,后来便送给了洛安郡主,由于是叶浮珣的遗物,洛安郡主对这块玉佩十分宝贝平日里都舍不得带上,今日却要带到身上。

“嗯。”洛安郡主看着身上的玉佩说道,“好久没有带它了,这块玉佩正好配我的衣服。”

“郡主,你要进宫。”轻云大步走进来,看到整装待发的洛安郡主,秀眉微蹙。这个时候洛安郡主进宫她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对啊,前几天长宁公主来看我,我心情不好,没怎么理她,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跟她好好说说话。”洛安郡主挽着轻云的胳膊说道,“云姨,你要是不放心就跟我一会儿进宫吧。”

“好。”轻云刚答应下来,那边得月楼的管事便来汇报事情,青颖忙着其他事,顾不过来。

“郡主,我忙完这边的事情便去找你。”轻云说道,转而又吩咐郁青汀兰照顾好洛安郡主,自己这才跟着那管事离开。

皇后设宴,场面自然是盛大的,全京城权贵的贵妇人,千金小姐聚在一起,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因为这场宴会还有一个隐藏的信息,那就是太子已经十二岁了,一年一度的宴会自然是瞅瞅哪家的闺女比较好,留意着能成为未来的太子妃,到时候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洛安郡主微扬着头,缓缓踏入大殿之时,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她会出席这场宴会,毕竟青若刚刚去世。有人转念一想,不过是个家生的奴婢,死了就死了,不少人在心里鄙夷洛安郡主忘恩负义。

“素儿给皇后娘娘请安。”洛安郡主微微福身说道,唐凤初看到洛安郡主眉开眼笑,温和地说道,“素儿过来,坐到本宫这儿。”唐凤初指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位置说道,那一共有两个位置,一个给了洛安郡主,另一个不用想就是长宁公主的,众人对洛安郡主又羡慕又嫉妒。

唐凤初看到洛安郡主能够来参加还是很开心的,最起码说明她想走出来,不再那么消沉了,让尔雅将洛安郡主最喜欢的一些吃食放到她的面前,一身粉色宫装的宋长宁走进来,目光便落到了正在跟唐凤初说笑的洛安郡主身上,顾不得众贵女打招呼,直奔过去,“素儿姐姐。”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宋长宁自然而然地在她身边坐下,其亲热是所有贵女都想不到的。

“我不来,你还不得去把雪斋给拆了。”洛安郡主翻了一个白眼笑道。对待宋长宁一如既往,起初有些担心的宋长宁放下心来,笑嘻嘻地跟洛安郡主说着宫里发生的一些事情,自觉地回避了关于青若的话题。

门外太监高声唱道,“贤妃娘娘驾到。”这次贤妃一改往日素衣着身,穿了一身绯红色的宫装,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

“臣妾来迟了,还望娘娘恕罪。”

见到贤妃,唐凤初的笑容微收,依旧温声地说道,“贤妃现在是有身子的人,处处都小心啊。”说着抬手让她入座,对于贤妃唐凤初心里总是很别扭,因为玄睿帝之前的那句话,让唐凤初对待贤妃始终不能像对待其他嫔妃那样。

自从贤妃进门,洛安郡主看似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实则余光时刻注意着贤妃的动向。

“洛安郡主身体最近可好。”贤妃温良一笑,关心地问道,“听说雪斋的青若姑姑病逝,本宫真是深感痛心啊。”在坐的都知道这洛安郡主虽然没有皇家血脉,但是太后宠着,皇后疼着,虽然跟紫凌王府不亲近,但明眼人也能看出来,紫凌王对待这个名义上的义女,还是很照顾的,所以没有人敢揭洛安郡主的伤疤。聪明的人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洛安郡主与贤妃之间的火药味。

洛安郡主眸子微冷,笑道,“有劳贤妃娘娘怀念了。”右手食指轻轻摩擦着自己的手腕,说道,“贤妃娘娘,今日的妆容还真是好看。”贤妃微微一愣,她满以为洛安郡主会因为她的挑衅大发雷霆,没想到缺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还夸起了自己。

“之前见贤妃娘娘总是素衣示人,朴素大方,今日着一身红衣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一个贵妇人赞美道。

唐凤初酌一杯清茶,看着下面的贵妇人们相互夸赞,这种场合她早就看腻了,目光落在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洛安郡主身上,目光有些深意,刚才一点都不像洛安郡主的脾气。

一场宴会下来,不论有多少心思,表面上都是宾客尽欢,吃饱喝足后,一起赏梅玩乐。坐在水亭内,贤妃感觉有些冷,便让白地去取披风。

白地刚转身一头撞到了洛安郡主的身上,‘哐当’一声,洛安郡主身上的凤翔佩碎成了几瓣,若不是郁青汀兰及时扶住,恐怕连他也会摔倒。

“郡主,您的玉佩!”郁青惊叫一声,拾起玉佩,心疼地说道,“这可怎么好,玉佩都摔碎了。”

“奴婢不是故意的,是郡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奴婢的身后。”白地说道。

“这么说还是本郡主站的不是地儿,挡了你一个奴才的道了。”洛安郡主冷笑道,“这块玉佩可是清扬县主就给本郡主,是先帝所赐,就这么被你给打碎了,你有几个脑袋砍?!”

“奴婢不是故意的。”

“本宫刚才也看见了,白地她是无心的。”贤妃秀眉微蹙说道,这洛安郡主不会真的这么蠢,那一块儿玉佩说事吧。可是她却忘了,洛安郡主骨子里都不是一个可以按照套路出牌的人,更何况现在洛安郡主一心想要她死。而且洛安郡主还是以舍弃凤翔佩的代价来换白地一条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