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九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2585 2021-09-07 00:36

“公子……”月娘迟疑了一下,“这件事情也不一定是夫人做的。”

白术把扇子捡了起来:“夫人行色匆匆,应该是有什么要事,约莫是没有心思管这些。”

见纪衍诺的脸色转好,白术才接着问:“公子要不要去看看夫人,她应该非常惦念公子的。”

“不合适。”纪衍诺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我跟朝廷官员关系好的事情,祝家的人不知道还好,既然祝家的人已经知道了,我就更不能轻易的去找母亲。”

的确,如果纪衍诺还不显眼,那么去看谁都无所谓,现在这个状况不管是看谁都有问题。

“听说祝府那边,张罗着要把祝珠嫁给朱奇德。”月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她承认她刚才是故意把矛头引到夫人身上的,因为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他们玄霄阁的问题。但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而且会让纪衍诺对他们失去信任。

“活该。”白术道,“就靠那么个上下嘴唇一碰,就咬死我们家公子,搞来搞去竟然是喜欢?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纪衍诺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月娘,虽然目光里满是笑意,却还是让月娘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这是被看穿了么?

“走了。”白术小声地说。

月娘怔了一下,随即跟着白术离去。

待两人走远了之后,白术突然对月娘说:“一直以来你做的都很好,怎么今天突然犯了这样的错误?”

“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们玄霄阁泄密的。”月娘有一瞬间的慌张。

“不是什么大事,但请你以后不要再挑拨夫人和公子的关系。”白术难得严肃的说。

月娘很快就理解了其中深意,原来公子只是表面上跟夫人不和,其实心里一直惦念着夫人的么?回想自己刚才的做法,只感觉愚蠢至极。

“行了,你也是个聪明的人。公子那边你不必多说了,仔细查查到底是谁泄密的。”白术说完就返回去了。

纪衍诺正把玩着手里面的茶盏,单手接过白术递回来的扇子,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太喜欢,所以不打算还给我了呢。”

“公子说笑了。”白术道,“公子的意思,白术已经传达到了,相信月娘很快就能查出来。”

“朱奇德这个人,到底是有点东西的。”纪衍诺道。

“的确,我听说这个消息就是朱奇德传递给祝承的。”白术借道。

纪衍诺盯着他看,似乎有些意味深长:“你真以为这是朱奇德知道的消息?”

“公子的意思是?”白术坐了下来,更加感兴趣了。

远处的树梢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动,而后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纪兄,我也不想瞒着你,这件事情是我传出去的,不然那姓祝的肯定没完没了。”

“说说看。”纪衍诺也不恼,还好心的给来者倒了一杯茶。

那人吊儿郎当,一瘸一拐的坐了下来,可不就是多日未见的苏祉延。

“那祝家派人来查,不是一天两天了,那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知道你到底好不好拿捏?”苏祉延说,“我见你被祝家人请走了,肯定是凶多吉少。我就想发点消息给他们,却又怕那祝家的老疯狗不管不顾,于是在这之前,就先写了匿名信给朱奇德。”

苏祉延很聪明,为了不引火上身,特意用的是祝家人的身份,先是告诉朱奇德,祝家有一个貌美如花的闺中小姐,让他娶了这个小姐巩固位置。这么一说,就相当于投诚了,那朱奇德就信了几分,而后又写道:

小的不才,发现祝家人正密切的关注着纪家的事情,看似有什么进展,望大人能够及时阻截消息。

而后,苏祉延特意“偷偷”的跟其他人聊天,无意间说出了纪衍诺的身份不简单,而后让密探以为得到了秘密情报,在回去的途中被朱奇德的人捉走。

朱奇德也是个黑心的,竟然想到用这种方式威胁祝家,让祝家把小姐嫁给他,不然就把他迫害纪家的事情公之于众,到时候朝廷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

“妙哉。”纪衍诺闻言,称赞了一句。

苏祉延被夸的飘飘然,毫不客气地端起了茶盏,喝了一大口:“那是!这个祝珠以后肯定掀不起什么风浪,就算是掀起了也掀不到你的头上来。”

毋庸置疑,苏祉延这一计用的好,让纪衍诺都忍不住啧啧称奇,庆幸这个人是友非敌。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待会儿你要好好吃药。”纪衍诺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叮嘱道,“白术,让月娘煮药的时候注意火候,不要给搞砸了。”

“好。”白术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纪衍诺拍了拍他的肩膀。

苏祉延喝着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却也一时半会儿搞不清楚。

“难道他给我下药了?”苏祉延说完,连忙掏出银针试探。

“我家公子刚才还在喝,怎么可能有毒?”白术的语气生硬,听上去很不高兴。

“这……你们家公子总是笑呵呵的,我也摸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就随便试试对吧?干嘛那么认真嘛?”苏祉延干笑着说。

白术挑了挑眉:“还未请教公子,您这腿是怎么瘸的?”

苏祉延的嘴角微微抽搐,怎么瘸的?那不是把周舒鱼送到了城门口,不放心又偷偷跟回去了嘛。一不小心就被发现了,他的小鱼儿这次可是下了死守,自己晚跑一会儿,那丢的可就是命了。

“哈哈哈,没什么,就是……意外,意外哈哈哈……”苏祉延慌乱的扯过话题,明显就是心虚了。

“苏公子慢慢喝,我就先不奉陪了。”白术道。

苏祉延现在巴不得他快点走,自然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察觉到他的小心思,白术也没有戳穿。只是按照纪衍诺的吩咐,让月娘把他的药多熬了半个时辰。

以至于某位可怜虫,一直拉肚子拉到天亮。

次日清晨,纪衍诺悠悠哉哉的走到茅房门口,问道:“苏公子,对不住了。听说月娘忙忘了,多给你的药熬了半个时辰,这才让你拉了一晚上的肚子,实在是抱歉。”

苏祉延何止想要骂他,简直就想杀了他,可是他现在真是连厕所都出不去。

“你……个王八蛋……”苏祉延咬牙切齿,才憋出这么一句来。

“苏兄,您大点声,茅房真的太臭了,我很不上不得前去。”纪衍诺道。

“纪衍诺!!!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他终于歇斯底里的喊出了这么一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