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四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29 2021-09-07 00:36

宋瑜琏单手握住她的腰,满眼都是安之的绯红的小脸,柔声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以去堆雪人吗?”

“当然可以了。”安之打了一个酒嗝说道,“我没有喝醉,这点酒怎么能够让我喝醉呢?我告诉你,宋瑜琏,我嫁给你,你就不能娶其他的妃子,要不然……”

宋瑜琏饶有兴趣地看着安之,问道,“你就怎么样啊?”

“我就躲起来。”说着安之甜甜一笑,弯身躲在了桌子底下,仰着头,说道,“就让你找不到我,再也找不到我。”

“快出来,躲在桌子底下像什么话?”宋瑜琏轻声哄道,一旁的宋瑜淙见了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还是他那个酷霸高冷拽,手持生杀大权的皇兄吗?从来没有对他这么温柔过,叶艾韫默不吭声地将一串肉串从悲愤的四皇子盘子中拿走。

“我不。”安之的酒劲上来了,就躲在桌子底下不出来,孟姒舒还算有一丝丝的清醒,说道,“二妹,你出来,躲在桌子底下像什么话。”

“你在这儿里做什么?玩躲猫猫吗?”已经彻底喝醉的宋长宁一把甩开纪洐诺的手,摇摇摆摆地走过来,弯着腰好奇地看着安之,说着就要钻进去,安之一把把她推开,“这是我的地方,……你不能来……”

言睿渊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女孩子在桌子底下扭打在一起,一个女孩劝架,两个大男人束手无策,满脸的无奈与宠溺,两个少年一边吃串,一边看戏,丝毫没有插手管的意思,而自家的小女人已经趴在一旁,睡得正香甜,看着那红扑扑地小脸,估计喝了不少酒。大步走过去,懒腰抱起,对着两个满脸无奈的男人点点头,再一次大步离开,怀里的娇人儿听到动静,醉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呢喃一声,又睡了过去。

太子大婚,定在了年后的四月初,初春的天气正好,是礼部算来算去,难得的好日子,春光明媚,为了让这个婚礼满意,宋瑜琏早在之前就命人在街市的两边种上了早春的花树,如今已经开了,那些不到花期的,便命人用绢花代替,放眼望去,京城一片生机勃勃,小孩老人脸上全部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孟家阖府挂满了红绸,连看门的小厮都穿上了新衣服,丫鬟们来来回回地穿梭着,瞧着精神的很,见叶浮珣带着纪绵希以及宋念若从马车上下来,赶忙迎过去伏在地上:“见过紫凌王妃,小县主,小郡主。”

孟夫人听说叶浮珣来了,忙从安之的院子里迎了出来,还未福身便被叶浮珣扶了起来这,“孟夫人,不必多礼。”

纪绵希懒得听他们只见的寒暄,拉着宋念若便轻车熟路地朝安之的院子里走,也不用下人带路。

安之所住的院里一大早就挤满了各家贵妇人,这位虽是新妇,到底是要做太子妃的,众人也不敢调侃太过,只一个劲儿地夸安之好福气,一次宴会就入了玄岳最挑剔的太子殿下的眼,与太子殿下堪称天造地设的一对,又道她家人疼爱她,尚不提余下为她压箱底的铺面银票,单明面上的嫁妆就硬生生堆了近百辆牛车,堪称十里红妆也不为过,孟府把一半分家产都给了安之做嫁妆,更让人眼红的是,紫凌王妃亲自挑选了几箱稀世珍宝作为添妆,朱雀街叶府,青黛居个个都送来了添妆,把这个小院填得满满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荣誉可不是哪家贵族小姐可以有的,而这孟府才进京半年,姑娘都嫁入皇室做太子妃了。

已到嫁龄的几家贵女面上不显,心里却难免有些酸楚,谁成想太子妃这一尊位最后竟会落到一个刚进京不久的安之头上,看她出嫁这排面,这几年内除了宫里那位待嫁的长公主怕是再难有人能及了。

孟姒舒在一旁给她梳妆,看着镜子里画着精致的妆容,眉间的朱砂被画成了鸢尾花的样子,身上的穿着绣着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的云锦嫁衣,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那开屏孔雀好似要活过来一般。桃红缎彩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幅留仙裙,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行走时簌簌有声。发髻正中戴着联纹珠荷花鸳鸯满池娇分心,两侧各一株盛放的并蒂荷花,垂下绞成两股的珍珠珊瑚流苏和碧玺坠角,中心一对赤金鸳鸯左右合抱,明珠翠玉作底,更觉光彩耀目。

孟姒舒的眼睛清澈而又明朗,没有一丝的嫉妒,净是难舍,“以后就是做太子妃的人了,收起自己的小脾气,凡事都要稳重一些,知道了吗?”

“姐姐,我知道。”安之透过铜镜看着伸手,一身水红色衣裙的孟姒舒,温婉而又大气,从心里感谢道,“姐姐,谢谢你这一段时间的照顾与包容。”

“说什么傻话呢。”

“行了,你们两个酸不酸。”一道俏丽的身影走进来,笑盈盈地看着镜子里的安之,说道,“今天倒是挺漂亮的嘛。”

宋念若上前好奇地摸着安之的嫁衣,仰着头天真地说道,“姐姐你真美,好漂亮。”安之怜爱地摸摸她的脸,命丫鬟拿了一些糕点给她,画眉便将宋念若带了出去。

“小县主怎么来了?”安之问道,纪绵希收起往日里玩世不恭的笑容,与安之对视,说道,“自然是来祝贺的,你的婚礼怎么能缺少我呢。”说着将一个木盒子递给安之,说道,“这是我爹爹留给我长寿石,今日送给你,这天下可就这一块儿长寿石,长宁姐姐要了好久我都没有给她。”

安之一愣,看着有些别扭,还有些傲娇的纪绵希,伸手接过,“你舍得给我?”纪明南就给她的,安之自然明白其中的珍贵,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舍得给她,纪绵希冷哼一声,“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待安之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安心与亲切,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做着一个噩梦,梦里的女孩满身是血,摔下悬崖,身边的人都告诉她,那是她的姐姐,被歹人所害,她是受了刺激才会夜夜梦魇。可是遇见安之后,她有许久没有做那个梦了。

孟夫人带着叶浮珣来到安之的院子的时候,看到纪绵希与安之有说有笑,叶浮珣心里一阵安慰,她特意像唐凤初请旨,要亲自为安之绾发,叶浮珣接过丫鬟手里的梳子,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娘亲,有什么话,我们还不能听得。”纪绵希皱皱鼻子,问道。叶浮珣看了她一眼,娇哼道,“轻云。”

“我走!”纪绵希脸色一变,拉着孟姒舒就出去,她家娘亲是越来越能找人治他了。

叶浮珣梳着头发,看着镜子里的安之,百般感慨,轻轻地为安之挽了发髻,就要取来珠翠为宋安之戴上,安之连连讨饶:“王妃,这些东西重的很,左右时候还早,不如我晚些再戴可好?要不然我的脖子都快压断了。”

“好,就依你的。”启王妃笑着地答,看重安之轻轻地说道,“素儿,我还能听你唤一声娘亲吗。”

安之微微一愣,笑容微收,这个名字她有多久没有听过人唤起了,“王妃……您……”

“你是素儿。”叶浮珣摸着她的头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娘亲……”安之鼻子一酸,转身扑倒叶浮珣的怀里,唤道,“您怎么知道我就是素儿?”

“因为你是素儿啊。”叶浮珣怜爱地拍拍她的背,说道,“天底下,哪儿个娘亲不认得自己的孩子,好了别哭了,一会儿妆都哭花了,看着你出嫁,娘亲心里高兴。”

安之点点头冲叶浮珣笑笑,她将目光投向面前的铜镜,镜中人被细细绘上了浓妆,瞧着雍容华贵,举手投足皆是风流姿态,连安之自己都快不认得了。

昨夜孟夫人陪她聊到深夜,与她说来许多为人妻之道,如今叶浮珣为她绾发,送她出嫁,上天真的是太厚爱她了。

叶浮珣摸着安之的长发,叹气道,“从把你接回来,我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嫁入皇室,母亲这一生啊,只希望你能平安喜乐,快乐一生,如今你就要嫁入了皇室,贵为太子妃,那么一切都不能随着性子来,你要嫁的那个人,是将来的天下之主,你的委屈娘亲没有办法替你出,只能你自己受着了,若是有朝一日,你受不了那委屈了,你就告诉娘亲,娘亲自有办法让你脱身。”

“孩儿明白。”安之站起身来,提裙跪下,对着叶浮珣磕了三个头,说道,“谢谢娘亲救我于战乱之中,收养我,爱护我,对我如同亲生女儿一般,今生恐怕无以回报,来世女儿愿意介草而报。”

“好好好,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叶浮珣眼角含着泪,将安之拉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