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零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277 2021-09-07 00:36

“少卿。”温言起身朝着那抹越来越近的白色身影喊道,叶修安脚步微顿,负手而立看着凉亭内浅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温言,又瞥见凉亭内的其他两个人,不动声色地朝温言点了点头,只见温言笑着走到他的身边,一双素手缠上他的胳膊,笑问,“你可是要去看王妃?”又凑近到叶修安面前,压低声音说道,“拜托,帮一下忙。”

“对。”叶修安嘴角微微勾起,邪魅一笑,单手搂住温言的腰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低头说道,“我正欲寻你一块儿去。”

“不许去。”魏冥堇看着亭外亲密的两个人,浑身散发着冷意,在他的印象里,温言早已是自己的女人,试问哪儿一个男人能够受得了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还是放着自己的面。

“魏公子,还有事?”温言笑意微收,声音里也透着几分不耐烦。

“他是谁?”

“我的意中人。”温言淡淡地说道,“魏公子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说着就要拉着叶修安离开,丝毫不理会魏冥堇那张已经气变形的脸。

他二话不说,手里的剑已经出鞘,直接刺向叶修安,叶修安淡定地看着那把利剑直刺向自己,直到逼近眉心之时,他才不慌不忙地侧身躲过,大手一用力,还把温言放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魏公子,第一次见面就拔剑相向恐怕有些不妥吧。”

“魏冥堇,你做什么!”温言看着魏冥堇的剑再一次刺向叶修安,想也不想地就挡在了叶修安的面前。

魏冥堇攻势太强,看到温言突然冲了过来,来不及收剑,眼看就要刺到温言的体内,叶修安单手搂住温言的腰,手中的扳指挥了出去,弹开了那把泛着寒光的剑,一向不喜怒于色的叶修安,脸上是少见的怒气,温言也是惊魂未定,天哪,刚才就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没命了,看向一旁不可置信的魏冥堇,温言心中怒升一股火,挣脱开叶修安的怀抱,冲到魏冥堇面前,二话不说,轮圆了胳膊,给了他一巴掌,“魏冥堇,你他妈的也太没有风度了吧!当初是你将我带回鹰水城,咱俩顶多算是谈恋爱,你他妈的有未婚妻还来招惹我!你这个死渣男!我咒你生个儿子没屁眼,喝水被呛死,走路被装死,练功被反噬……”所有的人都被温言的气势给镇住了,呆呆地看着温言破口大骂,与平常的形象极为不符,叶修安饶有兴趣地看着爆发的小女人,嘴角不由的微微勾起。

“魏冥堇,你给老娘听清楚了,老娘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若再敢挑事,我就让断子绝孙!”说着霸气地瞅了一眼魏冥堇的下半身,然后高昂着脑袋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还有我告诉你,就算你把这个女人休了,八抬大轿来抬我,我都不会走,因为,我这儿可不是什么收破烂的,什么破鞋都要!”说着将从袖口里掏出一块儿不是很精致的簪子,扔到魏冥堇身上,“从此陌路!”

魏冥堇被温言骂呆了,他缓缓弯下腰,捡起那支簪子,这是他们在逃亡的路上,路过一家簪子铺,他见她十分欢喜这支簪子,他就用了身上所有的钱给她买了,当时她特别喜欢,经常戴在头上,再次重逢,他再也没有见过她戴它了,魏冥堇心里升起一种恐惧感,他深深地感觉到,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他永远地失去她了。

刚才她把魏冥堇给骂了,还打了他一巴掌,温言冷静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她是不要命了吗,那可是魏家掌门人啊,她有几个脑袋被魏家人砍,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叶修安在一旁看着温言生动的表情,“现在才知道害怕了,你可知道从来没有人敢打过魏冥堇的脸,更没有人骂他生个儿子没屁眼这种……额……”叶修安一时间找不出词来形容温言的这句话。

“谁让他……他那么不讲理的,这可是紫凌王府,岂能容他撒野。”某个女人心里怕得要死,嘴上依旧逞强,灵动的大眼睛微微一转,主意便打在了身旁这个人身上,“叶公子,你看我们都是好朋友,刚才我差点还替你挡了一剑,够义气吧。”

叶修安剑眉微挑,目视前方,静静地听着身边的小女人说下文,“既然身为好朋友,而我又救了一命,你是不是更要报答我呀,这样吧,我以后就跟着你了,你去哪儿里,我就去哪儿里,怎么样?”

“不怎么样。”叶修安突然停下来,用扇子顶住温言的脑袋,又轻轻地敲了几下,转身走进别亦阁,温言摸着自己的光滑的额头,刚才他那个表情,苏炸了,捂着自己小鹿乱撞的胸口,脸不由得红了起来,温言呢喃道,“我不管,我跟定你了。”

“少卿来了。”叶浮珣刚吃完药,精神难得好一些,又看着满脸绯红的温言,清冷的眸子,在两个人身上开回打量着,“阿言,这次怎么跟少卿一块儿过来了。”

“半路……碰到了。”温言不自然地笑了笑,坐到叶浮珣床边,关心地问道,“今日感觉可好些。”

“好多了。”叶浮珣努力压下身体内一阵一阵的寒意,笑着说道,温言也深知她这次中的毒有多么厉害,也知道叶浮珣这是在安慰众人,笑着跟她将几件好玩的事情,逗得叶浮珣满脸笑容,气色也好了不少,叶修安什么话也不讲,只是在一旁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两个女人聊天,目光偶尔落到那个开怀大笑的女人身上,嘴角不由得勾起。

“咳咳咳……”景佗端着药走了进来,看见叶浮珣手里拿着丫鬟们切好的苹果,脸不由得黑了下来,“把这碗药也喝了。”

“不是刚喝过药嘛。”叶浮珣心虚地将苹果放下,抬头问道,苹果属于微寒性的水果,景佗明令不让叶浮珣碰,但是一直喝药的叶浮珣,嘴里什么味道也没有,所以缠着青若给她切了一小块儿苹果,还没吃呢,就被抓包了。

“喝。”景佗也不跟她废话,直接将药递给一旁的丫鬟,转身对一旁的叶修安说道,“阁主,您也该回去休息了。”真是的,这姐弟俩没一个让他放心,叶修安将茶杯放下,眼里闪过一丝窘迫,整整衣衫,对叶浮珣说道,“姐姐,改日我再来看你。”

叶浮珣点点头,将手里的空药碗递给一旁的丫鬟,本来想问叶修安怎么了,但是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竟然头一歪,没了意识,将众人吓坏了,景佗倒是淡定地说道,“没事,她只是喝了药睡着了。”

景佗有些担心地看着叶浮珣,她体内的毒越来越强,他的药已经压制不住毒性了,所以他只能加大药量,玄霄阁的兄弟传来消息,说宋寒濯已经启程回京了,但愿那位神医圣手能够解这无解之毒。

宋寒濯跟季南北连夜赶路,五日之内,赶到了京城,门口的侍卫见宋寒濯回来,忙迎了上去,牵过他手中的马,说道,“王爷,您可回来。”

“公子,您没事吧。”季南北一下马,眼前一晕,幸好隐天及时扶住他,季南北刚出关,身子本来就弱,再加上内力武功丧失,连夜赶路,自然让他有些吃不消,季南北摆摆手,抬步跟着宋寒濯走进紫凌王府,下人们一早就去通报,一路上不少丫鬟小厮行礼,德宁太后跟唐老夫人接到通报,也匆匆赶向别亦阁。

“季先生。”青若迎了出来,弯身行礼,季南北直接奔向叶浮珣的内室,先给叶浮珣诊脉,剑眉微蹙,脸色凝重,“王妃最近在服什么药?”

“是景大夫开的药,压制王妃毒性的。”一旁的青颖如实回答。季南北从怀里掏出一个十分精致的白玉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散发着香气的蓝色药丸,给叶浮珣服下,然后起身,走出叶浮珣房间,看到院子里生机勃勃的树木,

“怎么样?”宋寒濯忙跟出来,关切地问道。

“我刚刚给她喂下了回生丹,能给她续命,但不可以毒解。”季南北忧心忡忡地说道,“寒冰煞,天下奇毒之首,无解,中毒者必死无疑。”

“你不是神医吗?你也救不了她?”宋寒濯一个拳头打在了季南北的脸上,季南北现在这种小身子板,哪里能经受起,宋寒濯这一拳头,直接吐血倒在了地上,抬起头,说道,“救不了,我不是神仙!”说着慢慢爬起来,用尽力气还了回去,攥着宋寒濯的衣领说道,“你是怎么照顾她的?!她是怎么中这种毒的?!你答应过我的!答应过我的!”

“她还能活多久?”宋寒濯颓废的问道。

“一年。”季南北松开宋寒濯,目光有些空洞,“我给她服用了回生丹,只能保她一年的寿命,在这一年内她需要经常经受寒冰煞发作之痛,或许还不如死了干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