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45 2021-09-07 00:36

季家有八子,除了出生便夭折的季南中和季南立以外,还有一位季南东,季家第三子,与季南北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才思敏捷,其志不输季南北,可惜英年早逝。

纪衍诺上前点燃了三根香,对着季南北的灵位虔诚地拜了拜,插在像路上,随即磕了三个头。

“去给你三叔叩头吧。”季南易望着灵位沉声说道,对上纪衍诺的目光,“你应该都知道了,他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纪衍诺依言上前跪拜,却望着季南东的牌位久久么没有起身,冷声说道:“他是怎么死的?”

“唉。”季南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暴病而亡。”

“我与大哥,三哥皆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自幼一起长大,大哥是季家嫡长子,肩负季家掌门人之责,他也不负众望,乃是季家最杰出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有了神医的名号,而你的生父,资质亦是非凡,他生性洒脱,不惜拘泥,喜欢游历,四处行医,有时会躲到山里研究一种药材连两三年都不会出来。”

“转眼间,季家之子都相继成年,婚事也逐渐提上了日程,大哥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婚事一拖再拖,而你生父则爱上了一个仇人,准确的来说,爱上了仇人之女—祝瑛。”

祝家与季家乃是世仇,祝家与季家皆是行医世家,两家先祖是同门师兄弟,一个善毒,一个善药,师兄弟二人经常在一起讨论,感情深厚。后来自立门户,两家逐渐发展壮大。

当年为两家先祖争夺圣手之称号,关系日益紧张,他们的师父为了公平起见,便设置考题,让师兄弟二人制作百毒解,季家先祖胜出。

祝家先祖不服,心生怨恨,便趁季家先祖外出寻药之时,对季家满门下了毒,就连三岁的婴儿都没有放过,只有你太曾祖父侥幸逃过一劫,虽救了回来,但是毒素留于体内,随着岁月,又影响了自己的后代。

季家先祖得知消息,赶回来之后,已经晚了,季家上下十八口人的性命全部丧于毒手,后来祝家先祖被处死,被迫举家迁出南华城。

灭门之仇,屠家之恨!季家先祖便留有家训:凡是季家子孙,生生世世不与祝家后人结亲、结友邻、结盟,凡是遇到祝家后人,皆远之!

“祝家曾经灭了我季氏一族满门,到现在快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季氏后人依旧在承受祝家之殇。”

“你是说,我的生母是祝家之人?”纪衍诺沉声问道。

“没错。”季南易看着面前的少年,沉声说道:“当年三哥在外游历,无意间救了你的祝家之女,两个人日久生情,就私定终身。”

“祝瑛得知你父亲是季家之人时,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直到怀了你,他才不得不告知自己的身份,三哥将她带回了季家,得到了季家上下反对,尤其时父亲和母亲。”

纪衍诺静静地听着季南易讲着陈年往事,目光落在那块牌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哥性子执拗,扬言此生只愿娶祝瑛一人为妻,若是家里不同意,他便离开季家!”

季南易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三哥当真这样做了,带着祝瑛离开了季家,祝瑛想要将三哥带回祝家,三哥不愿,两个人便隐居桃山之上,直到生下你。”

“也就是那一年,你祖父与祖母双双病亡。”季南易提到此事,沉痛地闭上了眼睛,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说道:“当年祝家得知了此事,便到季家前来要说法,恰逢你祖父闭关修养,府内一切事物由二叔打理,二叔年轻气盛,十分仇视祝家,自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没想到祝家之人皆是卑鄙宵小之徒,背后使阴招,家中女眷中招,父亲得知,不顾身子,强行出关,救下女眷,母亲身子本就柔弱,加上被三哥气得怒火攻心,眼下中毒,没有熬过去,便撒手而去!”

“父亲悲痛欲绝,不久也随之而去,一时间,季家群龙无首,祝家为报当年之仇,联合江湖世家讨伐季家,当年是大哥忍着失去双亲之痛,在二叔的帮助下保住了季家。”

“三哥与祝瑛知道之后,自责不已,将你送回季家,二人自戕。”季南易看着纪衍诺说道,“你的身份并不被季家所容,所以大哥便将你带走,亲自抚养你。”

先辈们留下来的恩怨牵扯到了后代子孙,纪衍诺脸色不明,良久,“不论我身份如何,我只是药域谷之人,其父纪明南,其母无寻。”

季南易轻笑一声,“其实衍字是季家这一辈的字。”

少年嘴唇紧抿,声音略带沙哑:“你说的祝家之殇是什么?”

“是留在季家人体内的一种毒,季家人一到十五岁,每月末便会毒发,使人全身无力,大哥在世时已经研究出了药物,服下之后便可缓解。”

纪衍诺看着季南易手中的褐色药丸,拿起来放在鼻尖闻了一下,“平息丸。”儿时他经常趴在季南北的腿上,看着他摆弄药材,最后做出了这个药丸。

“眼下你已快十五岁,生辰一过,若是不出意外,你体内的毒便会复发,这个药丸你拿好。”季南易嘱咐道,望着面前的少年,与自己眉眼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说道,“当年大哥将你带走,养在药域谷,这些年祝家一直在打探你的下落。这几年祝家势力逐渐庞大,至于祝家那边,你想如何借由你,但是大哥让我留给你一样东西。”

季南易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鱼形玉佩,背面刻着一个珩字,“大哥让我告诉你,季家永远在你身后。”

少年的眸子深沉如海,如同黑曜石一般,望着面前的男人,接过玉佩,轻轻地摩擦着,随即紧紧地握在手中,深深地对季南易一拜,“多谢六叔。”转身大步离开。

从祠堂离开后,纪衍诺站在风口处吹了一会儿风,这才压下自己的情绪,一转身便看到季南醒抱着纪绵希走过来。

小丫头一看到自己的哥哥,赶紧下来,一溜烟地跑到纪衍诺的身边,献宝似的将玉佩递到纪衍诺的眼前,“哥哥,你看这是九姑姑和小十叔给我的礼物。”是太阳花的形状,背面刻着她的名字。

纪衍诺摸摸他的脑袋,笑着说道:“很好看,希儿一定要保存好它。”他望着天边,阴沉的天似乎有些放晴了。

叶琈珣来到季家之后,季南易在书房里与她密谈了很久,至于谈了一些什么,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从书房里处理,叶琈珣便被一个香软的小身子扑了一个满怀,“娘前,希儿有些想你了。”

叶琈珣稳了稳身子,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笑着说道,“小丫头,你慢些。”一抬头便看见不远处的少年,温柔一笑,“诺儿。”

“母亲。”纪衍诺对着叶琈珣微微一拜,便不在说话,母子两个人之间似乎带着一些隔阂。

季南易随后走了出来,吩咐道,“带着夫人去休息吧。“然后蹲下身子,宠溺地看着纪绵希,笑着说道,”小丫头先让你娘亲去休息,六叔带着你去玩可好啊?”

纪绵希甜甜一笑,松开抱着叶琈珣的手,脆脆地应道,“好。”

一把把小女儿抱了起来,叔侄两个人人有说有笑地离开。

“母亲,孩儿送你回房。”纪衍诺说道。

母子两个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有些消瘦的少年,叶琈珣关心地问道,“最近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吗?怎么消瘦了这么多?希儿那个丫头倒是胖了不少?”

“孩儿一切都好,只是苦夏而已。”纪衍诺淡淡地说道,提到纪绵希淡漠的眸子里染上了一些笑意,“母亲这次来南华城准备待多长时间?”

“后日便走。”叶琈珣淡淡地说道,到了客房门口,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少年,柔声说道,“诺儿,我与季南易已经商量好了,诺儿与你还是由我带回去,你意下如何?”

“母亲。”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当从叶琈珣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纪衍诺还是被伤到了,他望着面前的女子,熟悉又陌生,“药域谷无人打理,孩儿不放心,还是留在药域谷为好,再者孩儿已经长大,可以照顾自己,至于希儿,孩儿有能力将她照顾好。”

“好。”叶琈珣望着少年,久久才说出一句话,“季家希望你们每年都回来小住一段时间。”

“孩儿知道,母亲早些休息。”纪衍诺说道。

“诺儿。”叶琈珣叫住正欲离开的少年,声音依旧清冷温婉,“你可曾怪我?”

少年身子一僵,说不怪那是骗人的,他并未回头,“孩儿尊重父亲与母亲的决定。”只是尊重而已,心中依旧有些怨怼。

在抬眼,少年已经大步离开,叶琈珣眼睛微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