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69章 商议要事

嫡女归 云舒 2481 2021-09-07 00:36

君臣俩人商议要事。

身为皇后自然是不缺钱,但叶浮珣她爱财!正所谓君子有财,取之有道,叶浮珣就是享受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一笔笔丰厚的钱财。

另外一方面,她也想有除却医术的傍身能力。

纪衍诺的欢喜,她并不会全然依赖,除却那份爱,她更是她自己,独立健全的人格。

“娘娘,花夫人来寻您了。”西洛老远就看见花容,她给叶浮珣斟了一杯桃花酒,笑容满面,“这下好了,有人陪您喝酒了。”

叶浮珣眼眸亮起,果是见着西洛,她大老远便挥手:“花容,许久未见,你那小子怎没带出来?”

“见过皇后娘娘。”花容福身,闻言笑道,“那小子太皮,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可不要打搅了我跟娘娘的聚会啊。”

叶浮珣笑着摆摆手:“你我之间无需这般客气,来,喝酒。”

花容在她的影响下,也逐渐变成了一个爱喝酒的女子,俩人小酌能将一壶桃花酒喝完,还没丝毫醉意。

“东巷子可真是也越来越好了啊。”花容望着眼前一栋栋就快要修建好的房屋,好奇的指着最上面一层,“娘娘,这屋子三层,最上面一层是用来作甚。”

叶浮珣笑道:“自然是用来住的,最下面可用来做商铺,上面二层为住房。”

花容听得直咋舌,她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娘娘,这种好点子都能想着。”

叶浮珣失笑,她摇头,这可不是她想的,这是后来人的智慧。只不过是被她提前用了,思此,叶浮珣觉得她回去要好好拜佛,佑后世之人安康。

一月后,东巷的房屋焕然一新,欢喜雀跃充满了这里。

之前的百姓们都获得了一套崭新的房屋,面积不够多的,叶浮珣也按照一平方米二十两的银子补给了百姓。

百姓是欣喜若狂,纷纷道谢,之前的灾民经过这一个月的劳动,手里也有几两,还分发到了新房子。

他们,高兴至极。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皇后娘娘所带来。

东巷的百姓提起叶浮珣,也必定是接连串的赞美。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我让娘亲留出了块地儿,给我养小鸡用的。”

女孩昂首看着叶浮珣,眸子里是掩盖不住的喜悦,“等到我的小鸡仔养大了,就可以卖了补贴家用了。”

叶浮珣蹲下,轻柔的摸了摸女孩的脑袋,温柔道:“小云好懂事呀,还会养小鸡呢。”

建筑房屋的这一个月,叶浮珣亲自监工,与灾民同吃同住,自然也知晓了他们的名字。

东巷的其他人也围在叶浮珣身旁,亲切的诉说着自己家里的琐事,叶浮珣浅笑,一一应声。

瞧着东巷的生活步入了正规,叶浮珣也回宫去了,毕竟,她与纪衍诺多日不见,心中甚是想念。

御书房。

纪衍诺瞧着进来的人儿,一把将其拉入怀中,幽怨道:“朕的皇后可终于舍得回来了。”

“臣妾幸不辱命。”叶浮珣浅笑道:“让皇上久等了。”

“多谢珣儿。”纪衍诺附耳轻言。东巷一事,叶浮珣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叶浮珣只摇头不语,倚靠在他的胸膛上,一室旖旎。

叶浮珣回宫的消息传遍了前朝后宫,纪衍诺当晚便为她准备了庆功宴,所有朝臣如期而至。

纪衍诺端坐上位,身旁是一身皇后正装的叶浮珣,大殿之下,朝臣按职位依次落座。

“此次平定东巷,皇后是当之无愧的功臣。”纪衍诺环视一周沉声说道,“皇后当得贤后一称。”

之前有不少朝臣都认为叶浮珣德不称谓,现在,他可以为她证明了!

“皇上圣明,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深明大义,当属一代贤后!”

众臣皆起身,伏地叩首,高声唱喝,以最高礼仪向叶浮珣表达他们的敬意。

经过东巷一事,他们彻底对叶浮珣臣服了,以前的不满也全然的变成了心甘情愿。

此次庆功宴会,君臣尽欢。

宫外,西域间谍望着里边的热闹,蠢蠢欲动。

为首人想要杀进去,被底下人劝住:“大纪人最是老奸巨猾,咱们贸然前往,指不定会中计,此事还得徐徐来之。”

“不用徐徐来之了,今个儿小爷我就要了你的狗命。”自称为小爷的名为罗煞,是纪衍诺新收的心腹兼侍卫。

罗煞是飞影的师弟,年纪不过十八,生的明眸皓齿,武艺却是十分高强,比起飞影还要略胜一筹。

这性子倒是有些不羁,他最擅长的便是毒针跟剑术。

刀光剑影间,西域间谍纷纷倒下,只有那为首之人还在垂死挣扎。

“说,你唤为何名。”罗煞脚踩在被俘之人的胸膛上,目光微冷,他嘴上还咬着一根狗尾巴草,牙齿咬着上下摇动。

“用你咱们大纪话说。”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罗煞踢了一脚,罗煞将狗尾巴草吐出:“说人话。”

“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我名为西.扎布特。”

西.扎布特愤愤不平,他盯着罗煞,满眼都是抗拒,他是想不到这般年少少年,是怎么将他俘虏的。

罗煞撇撇嘴:“真是麻烦的名字。”

扎布特被带进宫,宴会还在进行。

德公公入宴,俯身在纪衍诺耳畔说了几句话。

察觉纪衍诺神色有细微变化,叶浮珣问:“皇上,可是出了何事?”

纪衍诺抬手揉了揉她的发丝,笑道:“无碍,一件小事而已,今个儿可是珣儿庆功宴,你是当之无愧的大功臣,可要吃好喝好啊。”

“好。”叶浮珣绽放笑颜,美的不可方物。

底下朝臣不敢继续盯着看,在纪衍诺看来之前,纷纷低头,心底不由慨然帝后的感情至深。

同时又不知道是喜还是悲,毕竟,他们的女儿送不进宫里来啊!

宴会结束,纪衍诺前往后殿。

西.扎布特打量纪衍诺,他垂眸,心底难得有丝慌乱。

“这便是西域的间谍。”纪衍诺走前。

他背着手思虑片刻:“放了他吧。”

此言一出,罗煞跟西.扎布特同时抬头望向他,眼里都是不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