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260 2021-09-07 00:36

“有什么好问的。”温言拿起火炉上的茶壶,熟练地泡茶倒茶,瞬间茶香四溢,温言淡淡地说道,“你都说了那是我的前任夫君,他去哪儿里关我什么事情啊,再说了我敢跟他和离,就没打算和好。”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见到叶修安了,他们两个人虽然不在一起住,但有个叶艾韫在中间,那也是一天一见,或者两天一见,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叶修安的影子,想到这儿,温言心里就有一把火,又想到之前她在梅山看到的那一幕,心里的火又下去了,如同掉进,冰窖一般,一下子凉透了,虽然心里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但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

“好!”宋寒清举起手中的茶杯,“本王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豪爽女子。”

“别。”温言说道,“你可别喜欢我,我最讨厌别人喜欢我了。”温言的目光落在窗户外,见勇义候府的马车匆匆走过,忽然想起好久没有去看洛安郡主,“一会儿有时间吗?陪我去一趟雪斋吧。”

“恐怕得你自己去了。”宋寒清捏起一个剥好的干果扔到嘴里,“一会儿我要进宫面圣,真是烦啊,三皇兄也不知道跑到哪儿里去了,最近圣上找不到他的人,只能找本王,每天一大堆事,真的是忙到想死。”一想到勤政殿里的那位,宋寒清就头疼,忍不住吐槽。

“紫凌王不在京城?”温言诧异地问道。

“对啊,好像去了药域谷。”宋寒清随口说道,看到桌子上的点心,食指大动,又捻起一块桂花糕放入口中,赞道,“你们明月阁的厨子倒是好手艺,怎么样,本王想讨回去,不知道温姑娘给不给?”

温言给了他一个白眼,将宋寒清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想吃点心让你们家厨子去做,你不是说还有进宫嘛,赶紧走了。”说着就往外推宋寒清。

“我还没吃好呢。”宋寒清顺手又抓起一块点心,身子一闪,温言本来用全力推着他,他突然一撤,温言重心不稳,便向前倒去,宋寒清眼疾手快地拉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拉,将温言问问地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两个人四目相对。

“叶公子您……”季画的话卡在喉咙里,推门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中,感觉到身后凉飕飕的,叶修安怒火中烧,见到两人如此亲密的一幕,完全没有了理智,气凝结于掌,不管不顾地便打向两人,宋寒清一惊,忙将带着温言险险地躲过这一掌,身后的茶桌被劈成两半。

温言回过神来,冷声说道,“叶公子,你这是做什么?来砸我们明月阁的馆子吗?”

“就是就是。”宋寒清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手中的白玉骨折扇“唰”地一下打开,十分欠扁地说道,“本王在明月阁花钱找乐子,不知道碍着叶公子什么事了?惹得叶公子对本王如此大动肝火。”

叶修安直接忽视某个王爷,绕过宋寒清直接抓住温言的手腕,想要将她带走,温言看向一旁的梨花,只见她一副自求多福的神情,默默地退到一旁,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叶修安,你到底想做什么?!”温言一边挣扎一边怒吼道,她真是受够了这个男人三心二意,莫名其妙!

“你问我想干什么?!”叶修安紧紧抓住她的手腕,眼光能够杀人,“温言我的忍耐是有限的,能够忍耐你待在明月阁耍耍自己的脾气,闹闹自己的性子,但是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我叶修安的妻子,是不是该洁身自好?!”两个人争执着,来到温言的房间内。

“叶修安!”温言向来是不服软,“耍脾气?闹性子?!”温言都快气笑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个男人竟然只是觉得自己在耍脾气,闹性子,“你给我听好了,叶修安!老娘从来没有跟你闹脾气耍性子!我们俩已经和离了,我想找谁就找谁,你管得着吗?!”

“你再说一遍?!”叶修安危险地说道。

“我再说一遍,我跟你和离了,三年前就玩完了,你凭什么……唔……”温言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离自己这么近的男人,他……他……竟然亲自己,叶修安狠狠地堵住了那张让自己冒火的娇唇,他听说明月阁出了事情,立马抛下无寻,从药域谷赶来,接过就看到了这一幕,让他恨不得杀了怀里的小女人!

他吮吸着怀里女人的香津,这么多年没有碰她,此时欲望就像是一头从笼子里释放的野兽,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将怀里这个女人拆之入腹,而叶修安也顺从了自己的内心,略带粗糙的大手缓缓解开温言的衣带,摩擦着温言光滑的皮肤,细嫩光滑的手感让叶修安有些爱不释手,反复地摩擦着,一遍又一遍,粗糙的手让温言皮肤泛起红色,她伸手想要推开搂着她的人,奈何她越是想推开他,他就搂着她越紧,最后,温言也沉溺在叶修安这个霸道而又炽热的吻里,算了,让自己再沉沦一回吧,温言心里想着,一双藕臂搂上叶修安的脖子,开始回应他,叶修安得到回应,心里更加激动,一步一步将温言带到床上……

温言看着熟睡中的叶修安,心里无比的后悔,自己怎么能够如此饥渴,竟然就这么跟这个混蛋睡了,不过是实话这个男人仿佛越来越帅了,温言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叶修安脱下的衣服上,那块玉佩如同一桶冷水浇下来,让她浑身冰冷,她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躲在屏风后面穿好,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叶修安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安稳地一个觉了,他浑身通畅地醒来,习惯性地摸向床边,本以为会摸到自己想象中的软香温玉,却是一片冰凉的被子,他一惊坐起身来,打量着房间的布置,脑海里回想到昨晚的情景,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刚翻身下床,一个侍女端着洗脸水走了进来,“叶公子,您醒了。”

“嗯。”叶修安不冷不热地问道,“你们家温姑娘呢?”

“温姑娘一大早便离开了。”那侍女说道。

“去哪儿了?”叶修安疑惑地问道,昨夜一夜春风,这个小女人不应该躲在他的怀里害羞嘛,怎么一大清早就离开了。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也许是姑娘会青黛居了吧,毕竟昨夜姑娘和公子……”侍女红了脸,“青黛居的小少爷可是一天没有见到姑娘了,温姑娘可能放心不下,所以一大清早就离开了。”

叶修安听了,挥挥手让这个侍女退了下去,自己梳洗一番,心情超好地出了明月阁,立马去了青黛居,刚进青黛居便看到碧儿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叶公子,您又惹夫人生气了?”

“没有啊。”叶修安一头雾水地走进了温言住的院子,一进院子便看到温言正在一棵枝叶茂密的树下拨弄琴弦,他知道温言有一个习惯,只要自己不高兴,她就会去弹琴,脚步刚踏进去,琴声悠然响起,悠扬的歌声传到叶修安的耳朵里,“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安听到温言唱这首歌,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首词他曾给另外一个女人唱过,温言低眉信手,声音哀转百折,“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一曲作罢,温言收琴,看向来人,说道,“这首《凤求凰》千年流唱,我不喜欢这种调调,因为感觉有点矫情,也有点辈,司马相如爱不爱卓文君,我们谁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我明白,他比卓文君爱的不够深。”

“言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叶修安,我们到此为止吧。”温言淡淡地说道。

“什么叫做到此为止?”

“我们家互相纠缠了这么多年,你累了,我也累了。”温言笑道,“韫儿不像一般的小孩子,他的心思比较成熟,也能明白我们怎么回事,若是他想跟着你,我没有意见,若是他想跟着我,你也可以来探望……”

叶修安上前抓住温言的手腕,厉声问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温言轻轻推开叶修安,“我想说我们俩这次真的结束了,因为我温言的感情里绝对不允许半点瑕疵。”

“言儿……”叶修安想到之前在梅山,他还没有来得及解释,“那天是山英约我去的梅山,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哪儿里,言儿,我的心你还不知道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