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六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297 2021-09-07 00:36

叶浮珣隔着流苏看着一身酒气的宋寒濯,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结婚,但是她的手指还是有些紧张地绞在一起,宋寒濯低眸看了一眼略有些紧张的叶浮珣,轻笑一声,双手撑着身子,向后趟去,笑道,“怎么?叶大小姐也会紧张?”

被宋寒濯这么一调笑,叶浮珣的那点紧张也被这一声笑冲散了,白了一眼某人,伸手将头上沉重的凤冠给取了下来,放在一旁,绝美的面孔就映在灯光下,凤眸微瞪向宋寒濯,同样宋寒濯也定定地看着她,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个灵动的女子,澈明亮的眼睛,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白嫩的皮肤透出淡淡粉红,薄薄的双唇像玫瑰花瓣般鲜嫩欲滴,长长的头发盘起,却又剩下一丝头发增添妩媚。

“我自是比不上王爷,毕竟王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叶浮珣托着长长的裙摆走到一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忙了一天,她都快渴死了。

宋寒濯笑着起身,在屋里乱嗅一通,“本王怎么闻着这房间里一股醋味儿啊。”说着嗅了嗅叶浮珣的头发,戏谑道,“难不成王妃刚才喝的不是茶,而是一杯醋。”

“没个正经,懒得理你。”叶浮珣伸手推开宋寒濯,转身就要走,还没有靠近床,就被宋寒濯大手一拉,轻轻一拽,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只听头顶传来一声笑,“今晚可是本王的洞房花烛夜,王妃可不能理不理本王啊。”说着横抱起叶浮珣走到床边,将叶浮珣放到床上,欺身压了上去,看着叶浮珣一张红透了的脸,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可不想浪费。”

叶浮珣轻轻别开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知该看向何处,宋寒濯伸手手轻轻地捏住叶浮珣的下巴,让她的脸看向自己,低头含住了叶浮珣的娇唇,辗转品尝,深深地吻着她,比上一次吻她要狂放肆意,叶浮珣被他吻得喘不过起来,只能随着他的吞咽呼吸,身上那件价值连城的云锦嫁衣,被宋寒濯撕扯开,他埋在她的颈间噬咬,他的吻越来越狂热,越来越往下。她神智混乱,轻吟出声,忽然感觉腰下一凉,裙子被撩起。

宋寒濯忽然停下,充满情欲的眼睛看着叶浮珣,他身上的喜服还是有些微乱,因为情欲有些嘶哑的嗓音,“帮本王把衣服脱了。”

叶浮珣迷蒙着一双眼,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跟着宋寒濯的指令做,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抚上宋寒濯的胸膛,轻轻解开他的衣衫,露出精壮的胸膛,那双手直接挑起了宋寒濯的火,在急促的低喘声中,他冒着火光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然后,像慢动作一般,他轻轻地抓住了她的手,带向他腰间的褒裤。

叶浮珣毕竟是结过一次婚的人,已从宋寒濯动作中明白他的意思,心跳突然就失去了控制,跳得很快,指尖都在颤抖。

“珣儿,别怕。”宋寒濯低声哄骗道,一边强硬地逼迫着她的手上的动作,一边他又重新低头覆盖住她的唇,这一次,宋寒濯有着十分的耐心,温柔地吻起来。

吻渐渐往后,在她的颈肩种下了自己的标记,最后他含住她的耳垂,暗哑地在她耳边低语:“珣儿,我终于娶到你了。”这一次他没有用本王。

红鸾帐内,一片春色。门外的守门丫鬟,个个红了脸。

叶浮珣再次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浑身如同被车碾过一般,腰酸背痛,两个人的喜服扔得到处都是,她躺在绣着鸳鸯的大红被子里面,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在怀中,手臂横在她的腰间。回想起昨夜之事,叶浮珣的耳根都忍不住红了起来,她不舒服动了一下,身后的人立刻发现她醒了,气息紧紧地贴过来。

“珣儿。”一向清冷的声音,染上了的低哑。她低声应了一声,渐渐地颈后背轻轻触吻,痒的叶浮珣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该起床了,一会儿还要进宫请安。”某个王爷像没有听见似的,轻咬住叶浮珣的耳垂,惹得叶浮珣颤抖了一下,只听后面的某个王爷说道,“父皇和母妃他们懂得。”

“懂得?”懂什么?叶浮珣一时间没有理解,还没来得及问,就被某个王爷堵在了口中,两个人渐渐的……

叶浮珣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了,身上早已被换上了干净的里衣,看来身子是被人清理过了,她本来想动一下,却发现腰腿酸酸的,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扭头看见了,坐在榻上看书,依旧精神抖擞的王爷,心里顿时有了不满,昨晚明明两个人都是做得同样的事,为什么她连动的力气都没有,而某个王爷依旧精神抖擞啊。

仿佛感受到来自某个小女人的怨念的宋寒濯,一抬眸看见某个小女人满眼哀怨地看着自己,可怜兮兮的如同一只兔子,清冷的眸子里,立刻染上了笑意,放下手里书,走到床边坐下,伸手理了理叶浮珣耳边的头发,说道,“睡醒了?”

“嗯,我想喝水。”叶浮珣的清脆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又想到昨晚的战况,脸色一红,只见某个王爷附在她的耳边说道,“王妃辛苦了。”在叶浮珣还没有发飙的情况下,忙起身倒了一杯水,扶起叶浮珣,让她喝下。

“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经过了午时了。”

“什么?!已经过了午时了?我们还没有进宫请安!”说着叶浮珣就要翻身下床,不料昨晚某人用力过猛,她腿一软,差点摔倒。

“没事儿,本王已经命人去通报过了,母妃让我们明日再去。”宋寒濯伸手扶住她,又给她搭了个被子。

“都怪你!”叶浮珣伸手捶了宋寒濯几下,娇嗔道,“你让贵妃娘娘怎么想我啊。”

伸手捉住叶浮珣的小手,笑道,“母妃会理解的。”

叶浮珣也懒得跟这个厚脸皮的王爷费话,顾不得身子疼,穿上鞋子,扬声叫守在门口的丫鬟进来,青若青颖领着几个丫鬟进来,看见叶浮珣二人皆低头含笑,青若转身将帕子绞好,递给叶浮珣,有端起一旁的漱口水,接过叶浮珣手里的帕子,再将漱口水递了过去,待叶浮珣洗漱好,青颖早在一旁拿着衣物等候着,见叶浮珣转过身来,便上前伺候叶浮珣穿衣,今日青颖为叶浮珣选了一件桃红色的衣裙,配上青若为她梳的灵蛇髻,一只金步摇插其中,整个人灵动中多了几分端庄。

宋寒濯一直看着叶浮珣洗漱更衣,看着丫鬟们围着她前前后后地伺候着,心里突然之间踏实了不少。

宋寒濯陪叶浮珣用过午饭以后,便到书房去处理事务,周姑姑前来叶浮珣请安,“老身见过王妃。”

“姑姑无须多礼。”叶浮珣亲自扶起周姑姑,一点也没有做了王妃的架子,这让周姑姑心里暖暖的,抬眸对叶浮珣说道,“王妃,老身已经把王府内的所有下人聚集在了前厅,等王妃训示。”在玄岳王朝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这新妇进门第二天,要对新人们进行训示,起到树立威信的作用,以后好主持中馈。

“谢姑姑提点,这是给姑姑的。”说着青若上前,将一个木盒子捧到周姑姑的面前,周姑姑忙福身拒绝,“老身万万受不得。”

“听说姑姑身体不太好,这是上好的补品,就当是送给姑姑入府的礼物,望姑姑收下。”

叶浮珣这个东西还真是送到她的心里去了,银子首饰她自然不缺,缺得是那份心意,周姑姑也不在推脱,伸手接过。

当叶浮珣带着周姑姑自己青若等人到了大厅时,大厅已经聚集了很多下人,见到叶浮珣后,集体请安,“奴婢(奴才)见过王妃。”

“起来吧。”叶浮珣坐定后,眼睛扫过下面所有人的脸孔,一个穿着褐色锦袍的中年男子抱着一摞账本走上前,恭敬递上账本。“禀告王妃,找人姓张名日,是王府的管家,王府所有的下人都在这里,这是近几年来王府的账本,请王妃过目。”

青颖走下去接过账本,只听见叶浮珣扬声说道,“赏!”青琴便从荷包里掏出三锭银子赏个了张日,之后几个府里大大小小的管事儿都来禀报工作,叶浮珣皆给了赏赐,甚至一般的粗使丫鬟也得了赏。

“本妃初来王府,这是给各位的见面礼。”叶浮珣端坐在大堂之上,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威严,说道,“本妃希望大家恪守本分,这日后青若便是宸王府的婢女总管,一切婢女听她的安排,从今日起,王府里每个人例银多加二两,王府的开支和例银的发放还是由张管家主持,青颖从中协助。再者,这府中后院之事,交由周姑姑来处理。”

叶浮珣话音一落,掌管婢女的总管乞巧有些不平衡,壮着胆子说道,“王妃,这恐怕不妥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