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零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87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答应好她,领她一块去明月阁玩,这么长时间,也没个踪影。所以她只能来磨叶玿璃陪她玩。

“本妃还真是有点后悔让你住在宸王府了,还真怕你那天把本妃这宸王府给掀了。”叶浮珣笑盈盈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青若青颖等人。

“叶姐姐,你说好的要带我去明月阁,说话不算话。”凌安郡主把自己手里的风筝一扔,跑到叶浮珣的跟前,说道。

“今天不带你去明月阁,带你去一个更好的地方去玩儿,怎么样?”

“真的?”

“嗯。”叶浮珣点点头,笑道,“本妃什么时候骗过你。”转而又看向叶玿璃说道,“璃儿,你也跟着一块儿去。”

叶玿璃应声放下手中的书,叶浮珣命人备了一辆马车,带着轻云和青颖以及几名武功高强的侍卫,让人费解的是——叶浮珣竟然还带上了卫公公。卫公公是宋寒濯的心腹之一,除了周嬷嬷,卫公公是宸王府里的大管家,只不过之前一直待在云霄殿,替越贵妃打理后宫琐事,近日宋寒濯出征,这才回了宸王府。上了马车,叶浮珣掀开车帘对周嬷嬷说道,“嬷嬷,本妃不在府里,还劳您照看。”

“是。”周嬷嬷对于自己家王妃三天两头地往外跑已经见怪不怪了。摆摆手,让她放心,叶浮珣放下车帘,便见凌安郡主兴奋地问叶浮珣,“叶姐姐,我们这儿是去哪儿了?”

“道了你就知道了。”叶浮珣神秘地说道,这让凌安郡主心里痒痒的,正想追问,便看见叶浮珣闭上了眼睛,拒绝一切聒噪,凌安郡主正想跟叶玿璃聊天,只见叶玿璃也对他做了一个住口的动作,于是便百般无聊地坐在车里。

马车晃晃悠悠地向前走着,凌安郡主也忍不住有些瞌睡,便靠在了叶玿璃的肩膀上睡了过去。等凌安郡主醒来,马车已经停了,车内已经不见了叶浮珣和叶玿璃的身影,她掀开车帘,秀心便走上前来,说道,“小姐,您醒了?”

凌安郡主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眼睛问道,在“叶姐姐跟璃儿呢?”

“王妃跟叶四小姐刚进去。”秀心伸手将凌安郡主扶下马车,凌安郡主打量着四周,这貌似是城外,抬头看向门上的那块匾额上面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汀兰居’,只见一个管事婆子模样的人迎了出来,对凌安郡主行了一礼,说道,“王妃吩咐了,若是郡主醒了,就让郡主进去。”

整个京城敢这么对待她凌安郡主的恐怕也只有院子里的这一位了,凌安郡主摆摆手,示意让她管事婆子带路。

真是的,她不就是睡着了吗,到了还不叫醒她。

凌安郡主随着那个管事婆子一路走进去,这座宅子与其他宅子不同,一进门便是一个花圃,上面种满了一些画画草草,再往前走,是一条清溪的流水,直通院子的伸出,怪不得这座宅子叫做——汀兰居,她随着管事婆子上了小桥,过了小桥后,映入眼帘的是假山怪石。

凌安郡主随意着管事婆子来到大厅,只见叶浮珣坐在高堂之上,叶玿璃坐在她的下首,两个管事模样的人低着头给叶浮珣汇报工作。

凌安郡主抬脚跨进大厅,说道,““叶姐姐,你太不够意思了,到了你怎么不叫醒本郡主。”

“参见郡主。”大厅内两名管事忙对凌安郡主行礼,凌安郡主随便地挥了挥手,让两个人起来了,上前拿起叶浮珣手边的茶,一饮而尽,而后有些幽怨地看着叶浮珣。

“灵儿,不得胡闹。”叶浮珣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指着叶玿璃旁边的位置,接而说道,“坐在哪儿里,本妃看你睡得这么香,不忍心叫醒你啊,你问璃儿是不是。”

叶玿璃低头喝了一口茶,笑而不语,她家姐姐闲来无事,就想逗弄一下容易炸毛的凌安郡主。

大厅内的两个管事可是有些禁不住啊,没有任何征兆,这宸王妃便来了,还带着京城颇为受宠的凌安郡主,自己丞相府里的四小姐。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贵人啊。

“接着说。”叶浮珣见凌安郡主气呼呼地坐在叶玿璃一旁,转头看向大厅内的那两个管事。只见那个管事,低着头,说道,“回王妃,汀兰居属下的庄子去年一年收租五百石,这是账目。”说着将两本呈给了叶浮珣,叶浮珣随手翻了几页后,给了一旁的青颖,青颖仔细看了一下,附耳对叶浮珣说道,“王妃,这账目好像有点问题。”

叶浮珣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对两名管事说道,“账本留在本妃这儿吧,你们先下去吧。”那两个管事皆一愣,心里有些忐忑的对叶浮珣行礼,便退了出去。

“叶姐姐,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过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叶浮珣含笑地看着凌安郡主,眼里闪过一丝凌厉,转而对青颖说道,“好好给本妃查。”

“是。”

这时卫公公拿着拂尘走了进来,对叶浮珣说道,“王妃,一切准备妥当。”

“有劳卫公公了。”叶浮珣笑道,“还得麻烦卫公公跟青颖帮本妃查一下这账本。”这卫公公可是出了名儿的金算盘,任何假账本,在他的手里都会现出原形。

“老奴应该做的。”说着便对青颖说道,“青颖姑娘,请——”

青颖朝叶浮珣微微点头,跟着卫公公走了出去,卫公公一走,凌安郡主便忍不住吐槽,“叶姐姐,你出来玩干嘛还带一个太监出来啊,那得多无聊啊。”

“灵儿,不得无礼。”叶浮珣由轻云扶了起来,看着凌安郡主说道,“卫公公是宸王府的老人,对他不得无礼,听到没有?”

凌安郡主见叶浮珣有些生气,便乖巧地点了点头。

黑夜如墨,月朗星稀。一道身影一晃晃进了进去,“这把宸王妃怎么来乡下了。?”

“事情可做好了?”那抹黑影问道话音刚一落,“自然是办妥了。”黑暗处的那个说道,“保证主子的事情不被留出去。”

“是。”那么黑影话刚落地,便一晃而过,夜又归于平静,

第二天一早,叶浮珣便带着凌安郡主和叶玿璃进了庄子,身后自然跟着侍卫和轻云,叶浮珣坐在马车上,挑帘向外看去,是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的稻田,田间有一些劳动农民在劳作。不远处一个年迈的老奶奶在跟一个年轻的男子说着什么,到最后那个男子不耐烦地推开了那个老奶奶,那个老奶奶便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停车。”叶浮珣命人停下车后,掀开车帘,走了下去,命人将那位老奶奶扶了起来,不满地看着那位青年人,说道,“身为一个壮丁,岂能欺负一个老人家。”

“你是谁??”那青年见叶浮珣穿着不凡,身边又带着随从,心里暗想是那家儿的贵人,从这儿过。

“放肆!”轻云轻喝一声,说道,“岂能容你你在我家夫人面前无礼。”

那青年仰仰头说,说道,“休要多管闲事,是这个老泼妇先纠缠不清的。”

只听见那老婆婆听到这个青年这么说,忙喊冤,叶浮珣挥手让青颖带着她去一旁休息,叶浮珣也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抬起一双含情目,淡淡地说道,你倒是跟本夫人说一说,她怎么胡搅蛮缠了。”

从来到这个庄子,叶浮珣就感觉到一股不对劲,不论是人还是发生的事情,这个庄子看似十分正常,但是叶浮珣就是说不出来的怪。

”赖大总管说了,每个人每年每户要受十石地租,那个老家伙,却已经拖了很久了,地租交不上,我怎么回去交差,赖大总管会拔了我的皮的。”这个年轻人名唤五牛,是汀兰居属下收租的一个小头目。

“赖大总管。”叶浮珣嘴里轻轻蹦出这四个字,昨天再管事汇报工作的时候,这个赖大总管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例行说了几句话,要不是五牛的提醒,叶浮珣便把他当做了透明人。

“是啊。”五牛仰起头,颇为自豪的说道。

“本郡主管你什么赖大总管,还是什么大总管,总之欺负老人就是你不要脸。”凌安郡主最看不惯的便是持强凌弱,柳叶眉一瞪,看向五牛,说道,“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老妇算什么英雄豪杰,有本事去边关打仗啊。”

郡主!五牛听了心里颇为震惊,仔细地打量着凌安郡主,见其眉眼如画,又看向他身边的叶浮珣,心里也在猜测她的身份。

“轻云。”叶浮珣低声唤道,轻云忙说道,“奴婢在。”

叶浮珣在轻云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便离开了,叶浮珣抬起一双淡漠的眸子,沉声说错,“持强凌弱,在本妃的庄子里最不能出现,念你是初犯,便罚你在此跪够三个时辰。”

五牛一听叶浮珣的自称便想到了京城那位宸王妃,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却不敢违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