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401 2021-09-07 00:36

唐凤初点点头。

从东宫出来,温馨先回了将军府,叶浮珣抬头看了一下天,阴沉沉的,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些不安,想着从重生到现在所有的事情,大大小小,现在谢姨娘已经死了,叶云裳一时半会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上一世到底是谁对唐凤初下手呢?和这一世是同一个人吗?

想着突然感觉脸上凉凉的,抬头一看,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来,伸手想要接一片雪花,在接触到皮肤的那一瞬间,就化成了水。

“王妃,我们回去吧。”青若轻声提醒到。叶浮珣回过神来,问道,“下雪了,这个点王爷可能下朝了,去宫门口接他吧。”

说着扶着青若的手上了马车,上了马车叶浮珣就有些昏昏欲睡,昨夜和温言畅谈了一夜,今天一大早又被萨伦王子胡搅蛮缠了一早上,又马不停蹄地进宫,现在整个人松了下来,倦意也就上来了,便歪在马车上眯着眼睛养神,悠悠晃晃的马车,慢慢地向宫门走去,不一会儿叶浮珣便睡着了。

宋寒濯一出宫门便看见了自家的马车停在那里,青颖看见他,忙跳下马车,“见过王爷。”

“你怎么在这里?”

“王妃进宫探望太子妃,特在此等王爷一块回府。”

宋寒濯点点头,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带着一身寒意掀帘进了马车,叶浮珣打了个激灵,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呢喃了一声,“你下朝了?”

青若见宋寒濯进来,十分有眼色坐到马车口处。

“怎么在马车里睡着了?”宋寒濯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叶浮珣的鼻子,冰凉的手指,让叶浮珣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的手怎么那么凉啊?”说着一双柔荑握住了那双冰凉的手,叶浮珣扬起一张笑脸,“我来给你暖暖。”

见叶浮珣难得露出一张娇憨的模样,昨晚的阴霾一扫而空,伸手搂过叶浮珣,笑道,“好。”

叶浮珣在宋寒濯的怀里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鼻翼间是她熟悉的味道,让她十分安心,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这次叶浮珣一觉醒来,已是深夜,摸了摸床边没有熟悉的人,摸着黑下了床,从屏风上随手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一走出去,迎面的寒意,让叶浮珣打了个激灵,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王爷,王爷。”叶浮珣点着桌子上的灯,抬眸看见一个身影站在床边,只披着一件单衣,显得十分萧瑟。

“有心事?”叶浮珣走到宋寒濯身边,抬眸问道。

宋寒濯回过神来,看见叶浮珣穿着里衣,披着一件单衣走了进来,“你怎么出来了?放心着凉!”说着便拉着叶浮珣走进内室。

热冷交替的叶浮珣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宋寒濯忙把她塞进被子里,“这么冷的天,你出来做什么?”

“我睡醒了,不见你便睡不着了。”叶浮珣裹着被子,见宋寒濯阴着一张脸站在床前,便伸出一只手轻轻拉拉宋寒濯的衣角,“这么冷,你确定要一直站在外面吗?”

“昨天你不是和温姑娘睡得挺香嘛。”宋寒濯伸手捏捏了叶浮珣被他养肥的脸,最近这个小女人倒是越来越会撒娇了。

叶浮珣扯开被子,仰着一张笑脸,“进来吧,太冷了。”

宋寒濯无奈的笑了笑,掀开被子躺了下去,刚躺下一个温热的身子便贴了上来,带着淡淡的清香,听见怀里的小女人甜糯糯地问道,“你刚才在想什么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有。”宋寒濯紧了紧怀里的小女人,闭上上眼睛说道,“睡吧。”

叶浮珣见他不想说,也不在问,抬眸看了看他有些疲惫的脸,黑夜掩盖了她的思绪,在宋寒濯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果真第二日一起来,叶浮珣便有些头疼,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见青若打着帘子进来问道,“王爷去上朝了。”

“一早便去了,走之前吩咐我们不要打扰王妃您休息。”青若麻利地将床幔收了起来,拿起一旁的衣服伺候叶浮珣更衣。

刚洗漱好,就见青颖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王妃,叶府出事了。”

叶浮珣一顿,将手帕递给了一旁伺候着的丫鬟,问道,“出什么事了?”

“四小姐昨日不知为何跟三小姐发生了冲突,接过三小姐命人打了四小姐,轻云气不过便出手,把三小姐打成了重伤,二小姐不依不饶,叶丞相命人将轻云关进了柴房,听说还对她动了刑。”

叶浮珣听了头大,这段时间还真是事儿不少啊,哑着嗓子,说道,“备车去叶府。”

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雪一出门便是雪茫茫的一片,青若将那件红色锦缎白色狐狸毛的披风拿了出来,给叶浮珣披上,“王妃,小心着凉。”

叶府的下人一见叶浮珣回来了,忙跑进去通报,这大小姐三朝回门的时候,借身子不舒服都没有回来,这突然回来,必有事情发生了,想着又转了个弯,和阳院跑去。

叶翰良此时已经去上早朝了,迎接叶浮珣自然就是叶云裳,“姐姐,怎么会有空回叶府啊。”

“许久不来了,来看看。”说着叶浮珣也不客气,径直走到首座坐下,低眸看向叶云裳,“听说本妃那不懂事的丫鬟最近给府上添了不少麻烦。”

叶云裳暗自冷笑一声,看着叶浮珣居高临下的模样,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说道,“那丫鬟的确不懂事,姐姐是个知书达礼的人,对手底下的丫鬟也太过于松懈了吧。轻云姐姐在叶府,仗着姐姐的身份,在叶府横行霸道,有时我都要让她三分,前一段时间,三妹和四妹发了一些小矛盾,接过轻云就不等尊卑地把三妹给打成了重赏,若不给予惩罚,恐怕难以服众啊。”

叶浮珣低首抿了一口茶,轻轻地来了一句,“不分尊卑?”说着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上,“轻云虽自称奴婢,但是她可没有奴籍,并且还是个女官,论身份恐怕她比二妹还要高一等吧。”

“本妃的人,本妃自会管教,还烦请二妹把轻云叫出来,回到王府后,本妃定会罚她不分尊卑。”

“老身不准!”一声苍老的声音在门外想起,只看见叶老夫人穿着一脸鼠毛对襟棉衣,拄着拐棍,由两个丫鬟婆子扶着走了进来,叶云裳见了忙走过去,搀扶着,“祖母,您怎么来了?”

“老身见过王妃。”叶老夫人颤巍巍地福身行礼,叶浮珣忙让青若去搀扶,“祖母,近来身体可好?”

“烦王妃挂念,一切安好。”叶老夫人坐在左下首,一双混浊的双眼打量着叶浮珣,说道,“轻云区区一个丫鬟,平日里念在王妃的面子上,对她格外照顾,没想到她竟然把玉儿给打了,不给她点眼色瞧瞧,她还真当我们叶府好欺负!”

叶老夫人这句话,面子上随时赌气说的,其实就是说给叶浮珣听的,叶浮珣抿嘴一笑,说道,“祖母,您先别生气,轻云可不是丫鬟,她虽然一直在本妃身边伺候着,本妃都不敢把她丫鬟看呢。”

“王妃仁慈,就是对丫鬟们太好了。”

“不是太好,而是这轻云是王爷身边的人,没有奴籍,而是御赐的女官,论起尊卑,在坐的恐怕她的身份高贵。”当然叶浮珣说这个在坐的不包括她,“听说她伤了三妹,这个本妃自会回去禀告王爷,让他责罚,若是她在叶府被责罚了,那不是打了王爷的脸嘛。再者宸王殿下的脾气,祖母您应该听说过一二吧。”

“就算她是女官又如何?一个叶府的千金,岂能容她欺负!”

“祖母,这轻云是奉了本妃的命令,来照顾璃儿的,这三妹为什么挨打,恐怕祖母比本妃清楚吧,若是祖母咽不下这口气,本妃想轻云念在本妃的面子上,定会让您骂几句出出气,若是闹开,恐怕叶府的脸面会再次成为众人的笑柄。”

“你……”叶老夫人捂着胸口,怒瞪着叶浮珣。

“四妹,在叶府过的怎么样恐怕二妹更清楚,一个忠义候嫡女,却被一个庶女打了,这么不分尊卑,没大没小,没有规矩的事,三妹做的也不是第一次了,轻云出手不过是看不下去,仗义相助罢了,若是祖母这么不依不饶的,那就等王爷来吧。”

“你少拿王爷来恐吓老身!”叶老夫人柱杖捣地,右手指着叶浮珣,说道,“就算你现在是王妃,也别忘了,老身是你的祖母!”

“放肆!”青若娇喝一声,“老夫人,不得无礼,您现在可是藐视皇族。”

“青若。”叶浮珣嗓子有些疼,低叫一声,“不得无礼。”转而又对上叶老夫人的眸子,笑道,“您自然是本妃的祖母,但是自古以来女子出嫁从夫,祖母应该比本妃更懂这个道理吧。”说着又扫了一眼坐在一旁喝茶的叶云裳,说道,“天色也不早了,这轻云怎么还不来,难道还要本妃去请不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