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419 2021-09-07 00:36

叶浮珣打量着周围,大脑里飞快地想着,这次跟上次不一样,这些人明显气息稳重,又可以在轻云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带到这来,恐怕武功远在轻云之上吧,所以硬来肯定是不行的,只能静观其变,随机应变。

“王妃请放心,在下只是请王妃走一趟,毕竟平日里很难请到王妃。”

“若是本妃不呢?”

“若是属下人每个轻重伤了王妃,宸王恐怕要心疼了吧。”那面具男子轻笑一声,背过身去,身后的蒙面黑衣人立刻会意,点了叶浮珣的穴道,推搡着叶浮珣跟着他们往后山深处去。

夜里青若照例起身,进厢房看叶浮珣是否需要起夜,进了厢房却没有见到叶浮珣,脸色一惊,此时听到动静的轻云也从隔壁走了过来警惕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王妃不见了。”青若焦急地说道,轻云脸色一变,忙检查了一下门窗,在窗户处发现了人的脚印,忙追了出去,不过到了院子内,脚印便消失了,王妃被人劫持!还是第二次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劫持的!

“此事先别声张,我去追王妃,你快去禀告越贵妃。”轻云说完便轻点脚尖追了出去,青若点头,一路小跑到越贵妃的院子里,说明了情况。

王妃半夜被人劫持,不管找不找得到,只怕王妃这清誉要毁了。所以此事万万不可让别人知道,只能在天亮之前将叶浮珣请安带回来。

越贵妃听了,脸色如霜,看着跪在地上的青若,对着空气冷声喊道,“飞影。”眨眼间屋内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的衣服的少女,抱拳说道,“属下在。”

“天亮之前,务必找到珣儿。”

“是。”只见飞影身形一动,便消失在房间内。丁姑姑守在一旁,见越贵妃把飞影都召唤了出来,心里对叶浮珣有了一番计较,这飞影可是越贵妃出嫁前,越老爷给了越贵妃两个暗影,一直在暗中保护越贵妃,不过越贵妃从不轻易召唤飞影。

没过多久,飞影便落在了一个小木屋的屋顶上,侧耳听着屋内的声响,见没有动静,飞身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门前,透过门缝往里看,便见叶浮珣被绑在椅子上,欲要进去,突然听到身后道冷冷地声音,“来了,不打声招呼就进去吗?”

飞影一惊,没想到,有人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男人,负手而立,站在不远处。

“麻烦姑娘回去回宸王殿下,让他明日午时三分,亲自来接宸王妃。”

此时轻云也赶了过来,稳稳得落在了飞影身边,警备地看着面前的黄金面具男子,低声对飞影说道,“你进去救王妃,我在这儿顶着。”

“赫达!”那面具男子冷喝一声,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落在了轻云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几招下来,轻云明显不是对方的对手,再加上之前受了伤的,轻云渐渐落到下风,那赫达一巴掌击中轻云的胸口,轻云狠狠地撞到了柱子上,喉咙一甜,嘴角溢出血来,飞影素手翻飞,一根银针射向赫达,那赫达躲闪不及,银针便刺入了他的膝盖初,单膝跪地。

五六个蒙面黑衣人从黄金面具男人的身后涌了出来,纷纷朝飞影杀了过去。几个来回下来,蒙面黑衣人只剩下一个,那面具男子皱眉一皱,冷声喝道,“一群废物。”说着从住口掏出一把玉骨扇,扇子一开,两只银镖朝飞影射去,飞影侧身躲过,不过那黄金面具男子的速度极快,飞影还没有看清人,便已身中一掌,根本没有招还之力,那男子似乎并没有打算要飞影的性命,只是重创了她,居高临下地说道,“就你们一条命,回去告诉宸王,明天午时三刻,来救人。”

飞影是暗影,也是死卫,主子下达命令没有完成,是不会罢休的,哪怕到生命最后一刻。

就在飞影准备殊死一搏的时候,一道鬼魅之影闪近木屋,还没有看清来人,叶浮珣已经被人从屋内救走,再一晃,那黑影稳稳地落在了飞影身前,薄唇轻启,“堂堂青县河内谢家少主竟然会用如此不入流的手段,真是令人可笑。

谢泽毅微微一惊,没想到还有人比他的速度还快,明明打听好的,宸王妃今日进香出了侍卫外,只带了一个贴身武婢,没想到出了一个飞影,又出来了一个比他身手好的,如果与此人交战,他绝对不会占到便宜,冷笑一声,“后会有期!”转身轻点脚尖,飞身离开。

那男子身影又是一动,不知从何处将叶浮珣抱了出来,轻点了几个穴位,叶浮珣便幽幽地醒了过来。

“王妃您没事吧?”飞影担心地问道,见叶浮珣一脸疑惑,便解释说道,“属下是贵妃娘娘派来的。”

叶浮珣点点头,又见眼前男子有些眼熟,忽然想起白天拐角处那两个男子,便开口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奉命行事。”说着翎羽从叶浮珣的身上拽下宋寒濯曾给她的玉佩,说道,“此玉借用一下。”说着身影一晃,便消失在空中。

回到云天寺,天已微亮,叶浮珣先去了越贵妃处,越贵妃一夜未眠,见叶浮珣安然无恙,悬在胸膛里的那颗心终于落了下来,拉住叶浮珣的手,说道,“回来就好。”抬眸看见受伤的两个人,低声吩咐丁姑姑带她们下去治疗。

“你可知道是何人将你劫持走的?”

叶浮珣摇摇头,说道,“儿臣不知。”素手摸到腰间空的位置想起了那块玉佩,叶浮珣决定先瞒着越贵妃。

越贵妃又问了叶浮珣几句话,见她眼下一片乌青,便让她回去休息了,刚回到厢房,青若走了进来,见叶浮珣安然无恙,这才说道,“洗漱水都准备好了,王妃先洗漱吧。”

叶浮珣走到洗脸盆前,见青若阴着一张脸,笑道,“本妃这不是好地回了嘛,怎么不高兴。”

“王妃,幸好您平安归来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奴婢真是就算是死也不能安心啊。”

“一大清早地就说死不死的,不吉利。”

青若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打开门又扭过头,神色一动,说道,“王爷来了。”

叶浮珣怔怔地愣在当场,青若一扫方才的阴色,走过来推推叶浮珣的身子,笑道,“王爷来了,王妃快出来了啊。”

叶浮珣这才反应过来,往外跑了两步,又返回来问青若,“发髻乱了吗?”

青若无语,怎么看自家王妃都不像是死里逃生的那个人。

这话一说,叶浮珣都有些愣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把那个乖张又放荡不羁的男人放在了心口。

“你什么样子本王没有见过。”门口有个声音传来,叶浮珣还没有转过身去,嘴边便扬起了笑容。

顺着声音往外看去,只见一身紫色蟒袍的宋寒濯负手而立,站在院子里。宋寒濯见叶浮珣安然无恙,毫发未伤,一个心落了下来,大步走进了屋里,青若见状忙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珣儿,本王想你了。”

宋寒濯在听到叶浮珣被劫持的消息,放下公务就快马加鞭地往云天寺赶,在院子在听到她和青若说笑,完全没有被劫持的惊吓,这是宋寒濯才意识到,紧紧是一天一夜,他有多么想她。

宋寒濯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让叶浮珣心里一颤,身后抱住宋寒濯的腰身,抬起头笑问,“你怎么来了?”她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星辰一般明亮,闪着灵动的神采,让宋寒濯心里一动。

“我来看看你。可有受伤?”宋寒濯将叶浮珣横腰抱起,坐在房间的软榻上,让叶浮珣坐在他的腿上,低声问道,“可知是谁劫持了你?”

叶浮珣摇摇头,说道“这个但不知,我记得为首的是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眉心有一朵蓝色的凤尾花的男人,听那些人都叫他少主。”忽而又想起了身上的玉佩,便说道,“我身上的玉佩被救我的人拿走了,那个人我在云天寺见过。”

听了叶浮珣的话,宋寒濯心里有了一个大概,蓝色凤尾花,青县河内谢家少主谢泽毅。说着对空气低喊了一声,“碧落。”

一个青色身影稳稳地落在叶浮珣和宋寒濯面前,抱拳说道,“属下在。”

“以后,王妃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是。”碧落朝叶浮珣微微行礼,“属下见过王妃。”

“你是暗影?”叶浮珣好奇地打量着碧落,飞影和那个救她的人应该也是暗影,她只听说过,有一些贵族世家会养一些死士,称他们为暗影,暗影的武功都是极高的,如同鬼魅一般存在暗处保护主人。

碧落微微一怔,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是。”

“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

叶浮珣话刚落音,碧落身影一晃便消失在屋内,叶浮珣欣喜地搂着宋寒濯的脖子,问道,“我可以跟碧落学功夫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