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95章 有眼不识泰山

嫡女归 云舒 2529 2021-09-07 00:36

叶浮珣不敢再说一句,他们一前一后地顺着街道笔直往北走,走到街道尽头,就是官衙。

叶浮珣瞬时懂了。

敢情官衙还是城里的标志性建筑,好找着呢。

只是,站在官衙前的两个衙役,大刀一搭,就把他们两人拦下了。

“官衙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其中一个瘦高个面无表情地宣告。

叶浮珣见纪衍诺眯起了眼,身上的气势骤然变冷道:“我找刘大人。”

瘦高个道:“来者何人,可有名帖?”

纪衍诺从怀里扯出一封信道:“将此信给刘大人,他阅后便知。”

“你是何人?姓甚名谁?”瘦高个接过信,打量了眼纪衍诺问道。

纪衍诺背起手道:“你尽管传信便是。”

瘦高个显然不满意纪衍诺的回应,捏着信道:“若是不说清名姓,刘大人是不会看信的。”

废话,堂堂渚安州郡的知州大人,又怎是无名无姓之辈说见就见的?

别说拿着信,就是拿着令牌来也不行!

纪衍诺抿起嘴角,身上的肃然之色愈发浓重,叶浮珣忙上前将他往边上拉了拉:“老爷,咱初来乍到,不懂这儿的规矩也是有的,您何必跟守门的一个见识?”

就听纪衍诺冷嗤一声,面色并没有因为她的规劝变好些许。

叶浮珣想了想。

俗话说小鬼难缠,可不就指的这种守门的衙役。

要顺利见到那什么刘大人,恐怕还得出点钱?

她扯了扯纪衍诺的袖子道:“老爷,你身上有没有带碎银子?”

“没有。”纪衍诺回应得干脆,瞬间灭绝了叶浮珣的希望。

怎么办?

她也是个身无分文的人。

两个身无分文的人,站在渚安州郡的官衙前,进退两难。

这画面想想就觉得好萧瑟。

叶浮珣瞟了瞟纪衍诺腰间挂着的一块玉佩,正琢磨着,就听见头顶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那是爷自幼佩戴的玉佩。”

“呵呵。”叶浮珣咧嘴假笑道:“爷多虑了,小的就是觉得这块玉长得真好看,才多看了两眼。老爷,小的有法子了,您且稍等一下。”

言罢,她转身朝那俩衙役走去,走到瘦高个跟前,将衣裳前挂着的一个小葫芦玉坠子取下,塞到瘦高个怀里道:“这位老哥,就劳烦您跑一趟,将我家老爷的信给刘大人送一送。

若是刘大人看了信还不肯见我们家老爷,我们保准扭头就走,肯定不能给你们添事儿。”

那瘦高个觑她一眼,接过怀里的小葫芦玉坠颠了颠道:“在这等着。”

叶浮珣总算松了口气。

说来那小葫芦玉坠子,还是换好男装后,小雨嫌衣裳太朴素给她挂上的。

至于值钱不值钱,她估摸着怕是不值当几个钱。

幸好这衙役不挑。

“老爷,衙役帮咱们递信去了。”叶浮珣心情愉悦地回到纪衍诺身边汇报。

“幸好小的跟着老爷出门,”她咧嘴露出珍珠贝儿般的小白牙求夸奖,“关键时刻,小的还挺管用的,对不?”

纪衍诺嘴角一扯道:“用价值数十两的玉坠去换递个信,也值得骄傲?”

“数、数十两?”叶浮珣瞠目结舌,那小小的葫芦坠子值那么多钱?

“小的这就去喊他回来!”

她穿书以来别说一两银子,就是一个铜板都没有摸过!

那不过拇指大小的玉坠居然值几十两银子?

那可是能管普通人家好几年的开销了!

哪知没跑两步,就被纪衍诺提溜着后脖子拉了回来:“别给爷丢人。”

丢、丢人?

叶浮珣气鼓鼓地鼓起腮帮子,扭过头不看纪衍诺。

这时,徐安领着数名侍卫远远地跑了过来。

“老爷……”徐安气喘吁吁道:“奴才已经将资料都收集齐当,全带来了。”

纪衍诺颔首道:“那就进去罢。”

语落,提着叶浮珣的衣领,往官衙走去。

叶浮珣忙将自己从纪衍诺的魔掌下解救下来:“老爷,您先走!”

她安分地和徐安并行跟在后头,小声道:“徐管事,刚才衙役的人不让咱们进去。”

现在纪衍诺说进就进,回头会不会还被人拦着?

话还没说完,就见一群身着官服的人浩浩荡荡地走出了官衙,为首的那人一见到纪衍诺,便拱手相拜:“不知于大人来了渚安,有失远迎,还望于大人莫要见怪!”

他身后的人整齐刷地向纪衍诺行礼。

纪衍诺冷冷地一扬眉峰,摆手道:“进去再议。”

一群人簇拥着纪衍诺,浩浩荡荡地再度进了官衙。

叶浮珣跟在最后。

就见先前守门的瘦高个神情慌张地拉住了她,一把将那小葫芦玉坠子塞她手里道:“先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小哥跟你家老爷告个罪。”

叶浮珣将小葫芦玉坠子收妥,大度地摆摆手道:“没事,别放在心上!”

她的银子总算回归了!

言罢,脚步轻快地追上了队伍。

刘大人带着他们进了议事厅。

不大的议事厅因为坐了不少官员,显得颇有些拥挤。

叶浮珣老实地站在纪衍诺身侧,手里攥着小葫芦玉坠子,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各个官员的神色。

想来都是在官场中摸爬滚打过的官员,一个个神色冷静,看不出情绪。

刘大人拿着纪衍诺让人传的信,恭敬之余又显谨慎道:“不知于大人从京城来渚安,所为何事?”

纪衍诺扫了眼他手中的信,直言来意:“本官今日前来,是为了祁安县令戴松的案子。”

“戴县令的案子?”刘大人抽了口气,环顾一圈道:“于大人,实不相瞒,戴县令的案子早在数日前就已经判决,且一应材料都已经备好往上递送了。”

他心中疑惑不定,戴松的案子虽说不是小事,但断然也不会大到引起京城官员的重视。

更别提他想起信中的令章,心头更是一紧。

太后娘娘怎会亲自派人前来查这个案子?

难道戴松一案,竟有什么蹊跷在其中?

纪衍诺扯了扯嘴角道:“材料既然上送,刘大人怕是就更应该紧张了才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