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四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31 2021-09-07 00:36

“殿下。”云厉走了进来附在宋寒濯耳边耳语了几句,宋寒濯脸色一沉,对轻云说道,“照顾好王妃。”

季南北对他安慰的点点头,宋寒濯才放心地跟云厉走了出去。待宋寒濯走了,小若素忙跑到叶浮珣床前,摸摸叶浮珣的脸,轻声叫道,“娘亲,娘亲。”

季南北俯身将小若素抱了起来,低头柔声说道,“乖,让你娘亲休息一会儿。”小若素看着眼前这个长的很好看的男人,乖巧地点点头,然后满眼不知所措地问道,“娘亲会死吗?”

季南北微微一笑,眼如星辰,一向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丝丝笑意,说道,“不会,有我在你娘亲就不会有事。”

相比于宋寒濯,季南北太过于温和,让小若素忍不住跟他亲近,她低着头,两只小手紧握着叶浮珣给她的荷包,声音里满是委屈,“我好害怕娘亲会死,就像阿娘一样,如果娘亲死了,我就再也没有娘亲了。”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季南北听说过怀里这个小女孩的身世,伸手给她擦擦眼泪,从怀里掏出来一块儿蜜饯给了小若素,说道,“不会的。”

小孩子总是好哄的,小若素将蜜饯接过,但并没有吃,而是拿在手里,趴在叶浮珣的床边,也不说话,也不动,就这样眼都不眨地看着叶浮珣。

轻云端着熬好的药走了进来,小若起身给轻云让了位,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轻云胃药,很快,药就喝完了,小家伙又凑了过去,将手里的蜜饯递给轻云,奶声奶气地说道,“云姨,给娘亲吃这个,她就不苦了。”

轻云回头一看,小小的手掌里躺着一块儿蜜饯,轻云笑着揉揉小若素的脑袋,说道,“你吃吧,现在王妃还不能吃这个。”

“那娘亲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轻云放下药碗,蹲下身子与小若素平视,说道,“很快,你今天要乖乖吃饭,否则的话,你娘亲知道了,她会生气的,还会骂云姨,所以,你不会让你娘亲生气,不会让云姨挨骂的,对不对?”

小孩子乖巧地点点头,向轻云郑重地保证说道,“云姨,会好好吃饭的。”

“真乖。”

叶浮珣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她的烧基本就退,一扭头就看见小若素的一张小脸趴在她的床边,看见叶浮珣醒了,眼睛一亮,“娘亲,你醒了。”说着还有模有样地把小手放在叶浮珣的额头上。

叶浮珣点点头,由于热度刚退,声音还有点哑,环顾一周只有小若素一个人,于是便问,“你云姨呢?”

“云姨,云姨……”小若素蹬蹬跑到外面喊道,“娘亲醒了。”门外轻云端着一碗粥跟一些清淡的小菜,欢喜地走了进来,将饭菜放到桌子上,走到叶浮珣床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见热度已经退了,这才放心,欣喜地说道,“太好了,王妃,你身上的热度终于退了。”

叶浮珣在由于躺的时间太久了,浑身乏力,轻云扶着她坐了起来,“我睡多久了?”

“八九天了吧。”轻云绞了一个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叶浮珣,让她擦了擦脸,又端了漱口水,简单清洗后的叶浮珣,有了许些精神,肚子也开始抗议了,把轻云带过来的饭菜吃下去大半,吃饱喝足地叶浮珣,心情很好,“王爷呢?”

“忙军务了吧,今儿早上王爷来看了一趟,见您还睡着就离开了。”

“我睡的这段时间是不是军务特别繁忙啊。”

轻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是啊,总是看不见王爷的人影。”见叶浮珣若有所思地样子,知道自家主子又在琢磨事儿,“王妃,以奴婢看,我们还是快点回京城吧,您在这里王爷既要分心去照顾您,又要处理一大堆军务,要是打起仗来,王爷还得分心顾着您。”

叶浮珣的眸子闪了闪,说道,“你先收拾好东西吧,算算日子,凤初姐姐的物资应该快到了,等安顿好那些孩子,我们就回去。”

轻云一听说叶浮珣还在惦记着那些孩子,脸色有些不愉,“王妃,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正在……”轻云语气一顿。

“外面正在怎么了?”

“您不是普通的风寒发热,外面现在有许多您这样的例子,季公子担心这是瘟疫,已经派人熬了药给全城的百姓服用了,您啊,还是少出门为妙吧。”

叶浮珣低头理了理依偎在她床边小若素的衣服,轻轻地说道,“有季公子在,还怕什么瘟疫嘛。”

“没想到,宸王妃这么看重公子啊。”一道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带着几分清雅的声音有着吸引人的魅力,明亮如星辰一般的眸子噙着温柔的笑意,看向斜靠在床边的小女人。

见到季南北,叶浮珣的眼里也多了几分笑意,说道,“能者多劳嘛,季公子可是有妙手回春的本领,我自然是相信季公子的。”

季南北手中的折扇一开,整个人风流倜傥,似真似假地说道,“本公子可是又救了珣儿一命,珣儿打算怎么报答本公子啊?以本公子看,不如以身相许算了。”

轻云倒吸一口气,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只有眼前这位温润如玉的公子敢说出口了,要是让她家宸王殿下听到,非得扒层皮不可。

“不好意思,本妃已经名花有主了。”叶浮珣眼睛骨碌碌地一转,整个人有了不少的精神气,浅笑盈盈地看向季南北,清脆的声音略带沙哑,“季公子的确该成家了。”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盯着季南北上下看了一遍,最后双手一拍,说道,“为了报答季公子的救命之分,我决定回去就给季公子物色一个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

季南北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收,心里暗骂了一句‘白眼狼’,嘴上说道,“本公子的终身大事就不劳烦宸王妃操心了。”起身说了一句‘王妃好好休息’就大步离开了。

*******************************************

鹰水城。

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轻轻踏入摘星阁,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下人们都不由得感叹这世间怎么可以有如此漂亮的人儿。

“温姑娘,主子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书房。”一旁的翎羽伸手拦住正要推门而进的温言。

“哦?”温言眉目流转,满眼风情,面带着浅浅笑意,但是眼里却没有丝毫地暖意,皓腕翻动,温言抬手就要推门进去,“我也是任何人?”今日她听说宸王妃来了边北,而且还身染重病,她来找魏冥堇想要去浮阳城。

翎羽脚步位移挡在了温言的前面,低头对温言不卑不亢地说道,“温姑娘,请不要为难在下。”

“怎么办?本姑娘就喜欢为难人。”温言的耐心已经用尽了,秀眉一挑,冷声喝道,“让开!”

翎羽却不为所动,如同一个门神一般堵在温言面前,温言有些气结,说道,“好,好,你记住了下回就是魏冥堇求本姑娘来,本姑娘都不会来了!”说着温言转身就装作要离开,翎羽见温言要离开,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旁边挪了挪,就在这时,温言突然转身,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低头绕过翎羽,一把推开了书房们,翎羽没想到温言会来这么一招,还没反应过来,温言已经大步走进了书房,“魏冥堇你给我出来,你竟敢……”话突然卡在了嗓子眼里,眼前一片春色,只见魏冥堇怀里抱着一个美人,美人衣衫不整,胸前一片雪白,看见温言就这样闯了进来,尖叫一声,躲在了魏冥堇的怀里。

魏冥堇也是一愣,忙推开怀里的女人,波澜不惊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慌乱,转而又看了一眼没有拦住温言的翎羽。

“对……对不起,那个……你们继续。”温言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说了一句万年不变的旧词,转身匆匆地离开了。

“阿堇~”

那女人眉眼如丝,声音千婉百转,身子又似无骨般靠向魏冥堇,魏冥堇面无表情地推开了怀里的女人,冷声说道,“穿好你的衣服。”

女子娇嗔一声,魅声说道,““人家是你的未婚妻嘛,早晚是你的人。””眼眸流转,又说道,“怎么,刚才进来的那个姑娘你也打算纳进来嘛?纳进来也可以,不过得等我过了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