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章

嫡女归 云舒 3367 2021-09-07 00:36

一向冷面冷心的宸王殿下也开始安慰这位朽木之年的老人,玄康帝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在自己的身侧。

“父皇,您放心,季南北现在在京城,明天儿臣就把他带进宫给您看病,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玄康帝平和地摇摇头,“人这一生就是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朕总该尝个遍。”玄康帝和越贵妃坐在龙榻上,宋寒濯和宋寒修半跪在他们二人面前,就像小的时候两个人依偎在自己的父皇母妃身边一样,也许是气氛太过于悲伤,宋寒修突然说起了宋寒濯小时候的调皮捣蛋的事,“父皇您还记得吗?有一次三弟将你墨玉龙岩给打碎了,他害怕您责罚,就藏在您的桌子底下,结果睡着了,母妃找他找不到,心急如焚,后来李公公发现他时,他正睡得香呢,您和母妃哭笑不得,让他侥幸逃过一顿罚。”

“二哥小的时候不是也很调皮吗?卫老夫子的胡子二哥不是趁那老头儿睡觉之时一剪刀给剪了吗?”宋寒濯毫不示弱地回了一个宋寒修小时候的囧事。

玄康帝仿佛又陷入某种回忆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殿下,您不能进去啊,殿下……晋王殿下……”门外传来李福全阻拦的声音,殿内的人一惊,回头便看见一身紫色蟒袍的宋寒澄大步走了进来,看见殿内的四个人,邪魅一笑,对着玄康帝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儿臣参见父皇。”

“晋王,你难道不知道不得召唤不得进宫吗?!”玄康帝低声喝道,只见宋寒澄嘴角挂起一抹讽刺的笑,“儿臣担心父皇的身子不得已才入宫的,难道这样也不行吗?”目光落到宋寒濯和宋寒修的身上,眼里闪过疯狂,“父皇,这大晚上的独独叫了二皇兄和三皇兄,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议吗?儿臣也愿效力。”宋寒澄的目光变得狂热,“不去父皇将国事交给儿臣打理,您就颐享天年如何?”

“混账!”玄康帝重咳了一声,满脸通红地看着宋寒澄,“来人,晋王擅闯乾元殿,给朕拖下去!咳咳咳……”

“哈哈哈哈。”宋寒澄听了仰头大笑,“父皇,有人吗?人在哪里儿?呵!现在整个宫里都是儿臣的人,父皇,儿臣劝你还是早早把这个人废了,把皇位传给儿臣,儿臣保证,一定让玄岳王朝统一四海,统领八荒!”

“你是想要谋反吗?!”宋寒修怒声问道。

“谋反?哈哈哈哈!”宋寒澄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父皇要把皇位传给我!是我!怎么会是谋反呢?我亲爱的二皇兄。”

“痴心妄想!”宋寒濯缓缓站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看向宋寒澄,面具又重新代了上去,冷声说道,“在边北,我就不该留你!”宋寒濯这个人看起来冷面冷心,其实他的内心是最柔软的,当时在边北他知道是宋寒澄坏了时机,但他依旧顾及兄弟之情,并没有告诉玄康帝,而是象征地罚了一下,没想到今天却酿成大错。

“那本王还得多谢谢三皇兄手下留情呢。”说着宋寒澄的眼光一冷,从怀里掏出一道已经写好的圣旨,对玄康帝说道,““父皇,圣旨已经拟写好了,请您盖章。””

“逆子!”玄康帝看了圣旨,气得手指发抖,一口气差点没有上来,越贵妃在一旁轻拍着她的背,让他情绪稳定一些。

“孽障!你这是要逼宫!你就不怕天下人戳你的脊梁骨,骂你是弑父杀兄的混账东西!”玄康帝缓过劲来,接着破口大骂。

“父皇!”宋寒澄厉喝一声,指着宋寒修兄弟二人,“儿臣到底比他们哪儿里差?从小到大,父皇的眼睛就只有二皇兄和三皇兄,不论儿臣多么努力你都不会看儿臣一眼!”

“住口!噗……”玄康帝怒火攻心,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圣上!”越贵妃惊呼一声,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玄康帝倒在了自己的怀里,两眼瞪着,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父皇,既然您这么不配合,儿臣真的很伤心,你们今天谁都别想活着离开乾元殿。”

“哦?是吗?”宋寒濯冷冷一笑,“晋王殿下怎么这么自信,你的虎翼军加上青县河内谢家的人,一共就那么点人,谁给你的勇气说出大话?”

“宋寒濯,本王最讨厌的就是你现在这样一副嘴角,死到临头了,还装什么淡定!”宋寒澄用舌头顶了一下后牙槽,继而说道,“对了,现在四皇兄恐怕已经带着人把宸王府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了吧。”

*******************************

叶浮珣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只爱诗词游学的四王爷宋寒冥竟然会带兵围了宸王府。半夜宋寒濯被召进宫,叶浮珣就感觉大事不妙,她急匆匆地让轻云去唐府找唐筠珩,这个时候有兵权比有什么都管用。

“三嫂,本王不想伤害你。”秦王宋寒冥一如既往的温和模样,看着叶浮珣的眼睛也是含笑的,不过这样的宋寒冥却让叶浮珣感到十分陌生,“等到五皇弟传来消息,本王一定会放了你。”

“秦王殿下是觉得本妃是三岁的孩子很好哄吗?”叶浮珣冷冷地笑了一声,坐在桌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嘲讽地说道,“不过秦王殿下倒是让本妃刮目相看啊,以前本妃以为秦王殿下只爱诗词不爱政事的隐士君子,原来不过都是俗人一个罢了。”

“本王才不稀罕什么功名利禄,本王稀罕的只有一样东西。”宋寒冥别有深意地看向叶浮珣,“若是这样做能够得到三嫂,本王帮一把五皇弟又如何。”

叶浮珣心里一惊,随即又淡淡地说道,“本妃可是什么东西,实在承受不起秦王殿下的厚爱啊。”摸了摸有些饿了肚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容易饿,于是转身吩咐一旁的青若,“本妃有点饿了,让厨房给本妃做一碗银耳莲子粥。”

青若看了一眼一旁的宋寒冥,应了一声,走出了大殿,宋寒冥身边的一个侍卫紧随了上去,叶浮珣见其无声地笑了笑,“本妃特别好奇一个问题,想要问问秦王殿下。”

“珣儿请讲。”宋寒冥温和地说道,忽然之间,他不想讲她三嫂了,因为这个女人过了今晚就是自己的王妃了。

“秦王殿下一向不问政事,哪儿来的兵马包围宸王府啊?不会是勾结外族,残害手足吧。”

宋寒冥眸子一沉,温和地笑容僵硬在脸上,“成大事者,就要不择手段!不是吗?”

“不是!”一双如水的眸子看向宋寒冥有些狰狞的脸,清冷的声音里带着别人不容置疑的力量,“欲成大事,先修其身!顾他人者,自顾。”

宋寒冥压下心中的那股怒火,“过了今晚,一切就见分晓。来人,送宸王妃回去休息!”叶浮珣冷笑一声,起身朝别亦阁走去。

“王妃,我们怎么办?”青颖问道。

“等。”叶浮珣闭上眼睛,淡淡地说道,现在不知道宫里是什么情况,她要静下心来分析眼下形势,晋王和秦王已经联手了,晋王围了皇宫想要逼宫,秦王恐怕不只单单围了宸王府吧,空恐怕东宫也被秦王围了吧。

现在轻云应该已经把信送到唐府了,唐筠珩从军营调军最短也需要三个时辰,现在她只要跟秦王耗够三个时辰,他们就有机会反转局面,不过在耗时间的时候,她也得自救,因为宋寒濯耗不起,时间越拖,他们就越危险。

青若端着银耳莲子粥走了进来,“王妃,粥好了。”叶浮珣接过粥,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她从袖口里掏出一个药包,趁几个丫鬟不注意的时候,将药倒进了粥里,然后若无其事地搅了搅粥,轻轻地吹了吹,入口香甜,叶浮珣一口气喝了小半碗,突然她肚子一阵剧痛,惨叫一声,“哎哟。”捂着肚子从椅子上跌落下来,别亦阁的几个丫鬟忙上前查看,“王妃,您怎么了?”

“肚子疼,疼死我了……”叶浮珣满脸痛苦地躺在地上打滚,急得青若几个丫鬟一身汗。

“青若姐姐,怎么办啊?王妃看起来好痛苦啊。”

“还不快去请大夫!”青若怒吼一声,青颖应了一声,正欲跑去请大夫,自己的手里却被叶浮珣塞进了一个东西,青颖一愣立即反应过来,跑了出去。

“秦王殿下,求求你,救救我家王妃。”青颖“扑通”一声跪在宋寒冥面前,哭着说道,“我家王妃不知道怎么回事,痛得满地打滚,请殿下允许奴婢去请大夫。”

宋寒冥一听叶浮珣不舒服,剑眉微绉,沉声问道,“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殿下,您要是不相信,大可以去别亦阁看,不过再晚一会儿,王妃恐怕就要没命了!”

宋寒冥不敢拿叶浮珣的生命开玩笑,他冷声吩咐一旁的侍卫去请大夫,自己抬步向别亦阁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