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二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04 2021-09-07 00:36

现在抢劫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嘛,苏夫人打量着一脸坦荡的某个王妃,轻咳一声,揣着明白装糊涂,笑道,“王妃的心思哪儿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揣测的啊。”

老狐狸,叶浮珣看着一脸精明的苏夫人,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眸如秋光般流转于眼睑之间,闪着点点亮光,那亮光里满是算计,苏夫人暗叹一声,怪不得这宸王殿下如此宠爱宸王妃,单凭这相貌足以让时间任何一个男子神魂颠倒,更何况,上天的偏爱,还给了她满腹的才华,还有她的手段和聪慧。

“那本妃就明日不说暗话了,听闻苏府最近收购了一大批粮食,本妃想要从你手中买下来,不知道苏夫人愿不愿意跟本妃做这一笔生意啊。”

“王妃,您方才不是听见了嘛,苏府愿捐三千石粮食给边北战事,这粮食恐怕实在不富裕啊。”这苏夫人骨子里就是一个商人,她深知跟叶浮珣做生意,恐怕是亏得多,所以方才在宴会之上才会痛快地拿出三千石粮食以及四千两黄金,一来带个好头,给叶浮珣一个面子,攀她这个交情,二来是给玄康帝留下一个好印象,皇商,自然离不开皇室,三来就是现在,拒绝叶浮珣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千算万算的苏夫人,唯一算错的就是——眼前这位,她是最后脸皮的。

“皇商可是把握玄岳王朝一半的经济命脉,怎么就只有三千石粮食呢?这可跟父皇太子所期待的皇商有差别啊。”

苏夫人嘴角渐渐平下,脸上的笑意一顿,刚想说话,就被叶浮珣接过话茬,“再者,跟本妃做生意苏夫人可不亏,本妃又不是白要你的粮食,一万石粮食,按市场价,本妃一份不少的给你,另外本妃听说苏夫人最近在琢磨这最新的胭脂水粉,怎么能超过京城最大的胭脂坊,正好本妃这儿有条路子。”叶浮珣话一顿,淡淡地看向苏夫人,黛眉之间,自信张扬,让苏夫人心里一震,只听见对面的人娇唇一张一合,缓缓道来,“苏夫人应该知道,本妃名下有天下第一楼的明月阁,来往皆是天下豪杰,京城贵族,若是本妃的姑娘们用了苏夫人的胭脂水粉,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招牌呢,再者本妃这个招牌不仅面对的是京城,而是整个玄岳王朝,甚至更远更广,怎么,苏夫人,本妃这个生意是不是稳赚不赔啊。”

苏夫人沉吟片刻,丹凤眼里燃着点点星光,端起桌子上那杯有些凉的茶,送入口中,舌尖有些苦涩,咽下后,问道,“王妃给的条件的确优惠极了,不过,恐怕王妃的话还没有说完吧。”

果然是皇商的当家夫人啊,叶浮珣秀眉一挑,右手食指轻点着右腿膝盖,笑道,“自然是,本妃希望夫人可以在十天之内将一万石粮食送往边北,而且这事儿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十天。”苏夫人微微蹙起眉头,看向叶浮珣有些不解地说道,“王妃,十天太紧了,况且还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恐怕有些难度。”且不说时间紧迫,这一万石粮食,又不是一个小数目,怎么可能做到什么神不知鬼不觉,这可是难上加难啊。

“听说苏夫人能将几万匹绫罗绸缎悄悄地运到遥远的海国,这点小事恐怕难不倒苏夫人吧,况且,苏夫人不是还有一条通往边北地商业暗线嘛。”

苏夫人一惊,看着眼前这个看似超然脱俗,又清新淡雅的女子,竟然知道这么多关于她的事情,边北商业暗线是苏府的绝密,是苏府支撑成为皇商的一个支柱之一,除了苏府几个老太爷和掌家人,其他人一概不知,没想到竟然淡淡地从叶浮珣的嘴里吐了出来。

“苏夫人不必惊讶,这天下之事,没有本妃不知道的,只有本妃不想知道的,不过苏夫人大可放心,暗线之所以称为暗线,是因为它没有人知道,也不能呈现于明面上,本妃会让它一直是暗线,苏夫人您看这笔生意做还是不做?。”

食指一直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膝盖,心里暗数着,这苏夫人什么时候会说话,结果叶浮珣还没有数到十,苏夫人便笑道,“既然王妃开出了如此优惠的条件,民妇岂有不做之理,明日夜里子时,一万石粮食从京城出发,十日后,必达到边北。”

叶浮珣从然一笑,说道,“那本妃静候夫人佳音。”

苏夫人放下茶杯,起身向叶浮珣微微福身,转身离去,还未走出榭水亭,便听见身后淡淡的声音响起,“苏夫人,站队可是一门学问,本妃听说贵府一些人脑子有些不清醒,恐怕日后坏了回府的名声,牵连苏老爷和苏夫人。”

苏夫人丹凤眼里闪过一丝锐利,随即转身对叶浮珣说道,“多谢王妃提点,民妇会扫好自家门。”叶浮珣淡然一笑,随后吩咐一旁的丫鬟,“替本妃送送苏夫人。”一旁的丫鬟忙上前给苏夫人引路。

出了榭水亭,苏夫人暗暗松了一口气,方才转身那一瞬间,她竟然在叶浮珣的眼里看到了冷冷的杀意,如此杀伐果断的女子,做王妃还真是有点屈才。

皇商跟皇室的关系十分密切,尤其到了苏庆儒这一代,掌握了玄岳王朝的一半的经济命脉,这玄岳王朝到了玄康帝这一个皇帝,虽没有丰功伟绩,但是也算的上明君,看似朝政之中,有了太子,太子又文武双全,温和敦厚,但是不免会有一些不服之人,新生二心,随着玄康帝身体越来越差,皇子之间的斗争也随之而来,而苏府也到了选择站队的时候,苏府一些人,不太看好太子,自然有倾向的人,没想到这个也被叶浮珣查到了。

难不成这宸王妃是个妖精不成,有千里眼顺风耳。

苏夫人打着自己的算盘,分析着眼下的形式,太子能文能武,深受皇帝喜爱,又有越贵妃宸王辅助,再加上听闻太子妃与宸王妃亲如姐妹,这唐府必然是太子一派的,可以说其根基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撼动的,除非……苏夫人脑子里闪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甚至到了府中都不知,知道轿子外的丫鬟出声提醒,才回过神来。

青颖将京城中各府所捐赠的粮食和银子做好单子后,迅速呈给叶浮珣过目,叶浮珣粗粗地看了一眼几张密密麻麻的单子,慵懒地换了一个姿势,斜靠在软榻上,青颖看自家主子没什么兴趣看,便细细汇报道,“一共有一百万石粮食,三百万两黄金,所有的夫人们都是按自家老爷官品阶级来,官大的自然捐的多,官下的捐的少,不过其中翰林夫人以及董府捐的最多。”

叶浮珣淡淡的目光落在了董府那一栏,问道,“董府?今日来的可是董府的夫人们董副将的母亲?”

“是的。”

只见叶浮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璃儿也快及笈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一旁的轻云和青若等丫鬟听见自家王妃没头没尾地来了这样一句话,众人为叶四小姐默默擦擦汗。

“王妃,这单子用送到宫里吗?”一旁的青颖,轻轻拉会自家王妃的思绪,让她言归正传,眼下正事要紧啊。

“派人送到东宫,由太子呈给父皇吧。”

青颖应了一声,正准备出去,却被叶浮珣叫住,“对太子说一声,董副将人不错。”

青颖清脆地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留下叶浮珣一副玩味的模样。

叶府。

叶翰良一身暗红色官袍,给他添了几分英气,虽然人已中年,但依旧挺拔,早已等候多时的管家叶城快步迎了过来了,“老爷,老夫人请您去一趟和阳院。”

叶翰良脚步一顿,转而问道,“可有说是何事?”

叶城摇头说道,“并未强调。”

自从叶浮珣出嫁,谢姨娘去世,叶玿璃被接出叶府,整个叶府变得冷清了不少,叶翰良除了每日上朝给叶老夫人请个早晚安以外,都是待在自己的书房,叶老夫人也很少找他,今日突然找他,倒是有点蹊跷。

一踏进和阳院,便闻到一股烧香的檀香,丫鬟们给叶翰良打着帘子,屋里的嬷嬷迎过来,给叶翰良行一礼,说道,“老夫人在佛堂等老爷。”

叶翰良点点头,掀袍走进了叶老夫人的佛堂,佛堂里的光线有些暗,只见叶老夫人跪在金塑的佛小像面前,敲着木鱼,嘴里念着经文,听见后面的脚步声,停下手中的木鱼,想要起身,后的叶翰良忙上前扶起叶老夫人,叶老夫人又对着佛像拜了拜,这才扶着叶翰良的手往外走。

待叶老夫人在外面坐定后,叶翰良才问道,“不知母亲找儿子来所谓何事?”

叶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茶,放在叶翰良面前,倒好茶后,又悄悄退到叶老夫人身边,只听见叶老夫人叹一口气,问道,“可听说今日之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