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468 2021-09-07 00:36

叶云裳给禾儿使了一个眼色,禾儿会意出去,不一会儿两个粗使婆子架着满身都是血,有些昏迷不醒的轻云进来青若和青颖忙接过去,心疼地看着平时意气风发的轻云,又怒瞪着周围的人。

叶浮珣捂着手炉的手,不由的握紧,冷笑一声,凉凉的眸子看向叶云裳,声音如同腊月里冰霜,“你的蠢总能出乎我的意料。”

叶云裳握着帕子的手慢慢握紧,她这妹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是蠢!

“去宣御医!”叶浮珣冷冷地看向在场所有的人,“叶府乃是丞相之家,其长者行慈爱待人,晚辈和善友爱,但今日真的很让本妃寒心,其姐纵奴伤人,殴打女官!”

叶老夫人本以为只是把轻云关进了柴房,没想到竟然有人私自对她动刑,叶老夫人有些抬头看向叶浮珣冷冷地脸色,瞬间没有了方才的气势,现在叶浮珣怎么说也是皇家的媳妇,与她硬碰硬肯定没有什么好处,“谁干的?”

“来人,将轻云姑娘带走!”叶浮珣站起身来,说道,“青若去给四小姐收拾一下,叶府住不得了,再者派人宫中的礼部查一下二叔留下的铺子,良田,叶府既然容不得人,那就让四小姐搬出去住,省得在这受人气!”叶老夫人和叶云裳没想到叶浮珣竟然会这么做,本以为她顶多会替轻云出出气,没想到会把叶玿璃带走。

叶玿璃一带走,这不是啪啪地打叶府的脸嘛?打脸不说,这大半个叶府都给叶浮珣做了陪嫁,要是叶玿璃搬出去住,那叶翰和的财产必然有一部分被带走。

“珣儿啊……”

“放肆,王妃的名讳岂能是老夫人喊的!”青琴冷喝一声。

“这……璃儿你怎么能带走!叶府并没有亏待璃儿啊。”

“是啊,王妃,妹妹知道你生气,自家姐妹哪有不拌嘴吵架的?你把璃儿带走了,父亲的脸面往那儿搁啊。”

叶浮珣也懒得和叶云裳拌嘴,直接让丫鬟扶着往外走,这边叶玿璃也被青若和筝儿扶着走到门口,才一段时间不见,整个瘦的皮包骨头,额头上还包着白纱布,看见叶浮珣一双无神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干裂的嘴唇,颤抖着,“姐姐。”

叶浮珣将手里的手炉递给她,心疼地摸着她的脸,说道,“你受苦了。”

叶老夫人由叶云裳扶着追了出来,此时外面又下起了雪,叶浮珣忍着眩晕,走到门口,突然一改在府内强势,突然放开由青画的手,对站在门口的叶老夫人竟然行了跪拜之礼,叶老夫人一惊,满头雾水。

“祖母,今日这一拜,谢祖母在珣儿回京这段时间的关照,今日珣儿出了叶府,生死有命,富贵由天。”

叶玿璃也缓缓挣开青若和筝儿的手,慢慢地跪下,两行清泪留下,声音凄切哀婉,“祖母,璃儿不孝,从此不能侍奉膝下,自从父母仙逝,承蒙祖母扶养,养育之恩,璃儿没齿难忘,但今璃儿无颜在待在叶府,今日自愿搬出,让三姐不再生气了。”

“你少在这儿装可怜!你走了,就不要回来,马上给我滚!”叶金玉不知何时从府里跑了出来,站在门口叉着腰,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

“你给进去!”叶老夫人怒吼一声,此时才发现她这个看似天真的三孙女,怎么脑子那么蠢!叶云裳脸色一冷,头疼啊,她这个妹妹怎么那么蠢,没看到叶浮珣在这儿用苦肉计嘛。

此时叶府门口早已围了一群人,议论纷纷。一个王妃对叶老夫人行大礼,一个瘦的皮包骨头的孤女,还有一个被打的满身是血的丫鬟模样的女子,恐怕此时众人心里早已谱写了一个凄惨的故事吧。

青画和青若分别把叶浮珣和叶玿璃扶起来,叶浮珣再次对叶老夫人一拜,转身上了马车,留下来一群对叶老夫人和叶云裳指指点点的人,议论纷纷,叶云裳看着叶浮珣远去的马车,眸子满是恨意,没想到叶浮珣竟然会用这种办法带走叶玿璃,恐怕叶翰良回来叶府又是一场狂风暴雨吧。

宸王府。

青若早已派人到宸王府传话去请大夫,周姑姑早已带着丫鬟小厮在门口等着迎接,一见到叶浮珣的马车,忙下来迎接。

几个粗使丫鬟婆子将轻云和叶玿扶下来,最后叶浮珣从马车上下来晃了晃有些眩晕的脑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没有感觉到烫。

轻云直接被青画等人扶了进去,随即跟着大夫。

“周姑姑,让璃儿住在蘅芜苑,辛苦你了。”

周姑姑应下,看着叶浮珣的脸色关心地问道,“王妃,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不会是着凉了吧?要不要宣御医看一下。”

叶浮珣摆摆手,说道,“本妃没事,先给轻云和璃儿看看吧。”

周姑姑福身应下,“老身记下了。”转身对叶玿璃说道,“菲儿翠儿,把璃儿小姐带到蘅芜苑休息,不得怠慢。”

两名穿着青色袄子的小丫鬟忙应下,叶玿璃朝周姑姑福身行礼,“多谢姑姑。”

周姑姑点点头,算是应下了,对于叶玿璃她还是了解一些的,对面前这个有些瘦弱的女孩,她更多的是同情和可怜。

正说着,只听见踏踏的马车声,缓缓在叶浮珣的马车旁停下,宋寒濯披着一个褐色狐狸毛披风,从马车上下来,看见叶浮珣,笑着问道,“怎么,王妃昨日在宫门口等着,今日在王府门口等着就这么想本王吗?”

叶浮珣看着宋寒濯那一张俊脸越来越模糊,耳朵嗡嗡作响,只模模糊糊看见宋寒濯的薄唇一上一下的张合,最后眼前一黑,倒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宋寒濯看见叶浮珣脸色潮红,修长的手,抚上叶浮珣的脸颊,试了一下温度,脸色一惊。

周姑姑忙吩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请御医。”又急忙把小丫鬟叫住,“去看看蘅芜苑的大夫给璃儿小姐瞧好了没有,先把大夫给找来也行。”

宋寒濯一路将叶浮珣抱回别亦阁,吩咐吓人去绞帕子,给叶浮珣散热,见御医来了,青若早已在叶浮珣的手上搭了一块丝帕,御医有些害怕宋寒濯阴沉的脸色,最后颤颤巍巍地上前,为其把脉,“回王爷,王妃感染风寒,寒风侵体,加上有些操劳过度,身体发热,这才昏迷的。”

宋寒濯挥了挥手,让御医下去开药方,然后细心地掖了掖被角,起身走到外室,青若忙放下床幔,跟了出去。

“王妃,今日去了哪儿里?”

“去了一趟叶府。”青若低着头回答道,“轻云姐姐在叶府受了刑,王妃心疼四小姐,就把她一块接到了叶府。”

宋寒濯古井般的眸子看着窗外的雪景,挥手让青若退了下去。俊逸的脸上,突然挂起一抹冷笑,站在宋寒濯身后的青若,后背升起了冷汗。

这一场风寒让叶浮珣一下子躺到了年关,照常青若将煎好的汤药端了进来,放在桌子上,走到叶浮珣身边,夺过她手里的戏本子,催促道,“王妃,您该喝药了。”

“好青若,本妃的身子已经好了,怎么还天天喝这个苦汤药。”叶浮珣皱着一张脸,看向一旁低头绣花的叶玿璃,“璃儿,你来评评理。”

叶玿璃放下手中的针线,这段时间在宸王府养得十分水灵,难得见自家大姐小女子的一面,不觉莞尔一笑,说道,“良药苦口,姐姐你身子一向不好,多吃几天药,让我们都好放心,怎么姐姐你还怕吃药啊。”

“璃儿,你学坏了,竟然会用激将法了。”叶浮珣娇嗔一声,苦着一张脸,接过青若手中的药,捏着鼻子一饮而下,刚喝完药,嘴里就被塞进了一个蜜饯,叶玿璃浅笑盈盈地看着有了蜜饯像猫一样满足的叶浮珣。

又接过青颖手中的茶,漱了一下口,口里的苦味这才淡了许多,“轻云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青若将鎏金雕刻小手炉递给叶浮珣,随口说道,“轻云是习武之人,恢复得要比常人快,要不是三小姐给轻云下药,那几个粗使丫鬟婆子,才不能伤轻云呢。”

提到叶府,叶浮珣喝茶的手一顿,将茶杯放下,在软榻上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斜靠在软榻上,慵懒地问道,“最近叶府那边情况怎么样?”

“老爷最近都太敢出门,现在整个京城都在传叶府的事情,大都再说叶府容不下孤女,为忠义候喊冤叫屈,伤了王妃的心,又对宸王府的人私自用刑,甚至……”

青若一顿,抬眸看向叶浮珣,不知该不该讲。

“说。”

“甚至有人在传说夫人的死可能也是叶府造成的。”

叶浮珣听到这句话,原本闭目养神的眼睛,缓缓睁开,“去查一下,是谁说的。”她会抓住一切可能去调查唐婉的死因。

现在的叶府再也不是以前的叶府,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叶浮珣抚摸着皓腕上的翡翠镯子,良思了很久,一旁的叶玿璃也十分安静地坐在一旁绣花。

这时,青琴打着帘子走了进来,对叶浮珣微微福身说道,“王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