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1章 徘徊

嫡女归 云舒 2642 2021-09-07 00:36

“是!奴才这就去准备。”徐安转身飞快地跑开了去。

他就知道!

殿下怎么可能不要求把外裳烧了?

这下可不只是烧了外裳,沐浴后怕是要将全身上下的衣裳全都烧了!

一刻钟后。

纪衍诺在书房的内间浴桶里泡着热水,徐安捧着他换下的衣裳,站在屏风后徘徊。

这衣裳,是都烧了,还是烧外裳,还是……不烧?

殿下好像没让他烧衣裳。

可若是不烧,会不会回头殿下说他办事不力?

只殿下没有吩咐的事情,自作主张地处理,回头殿下会不会更恼他?

好愁啊。

徐安捧着衣裳,怅然地望着窗外的一角蓝天。

最终,还是没烧。

等殿下想起来让烧再烧罢。

说不定,叶浮珣对殿下来说是特别的,殿下压根没打算要烧衣裳呢。

不然,像卢美人不过是碰了下殿下,就被往死里地摁在水里扑腾,叶浮珣也没见殿下罚她。

还吩咐他派人去保护叶浮珣。

对啊!

他怎的就没想明白?

殿下这分明是对叶浮珣,不一样!

徐安抱紧了衣裳,一颗小心肝砰砰直跳。

幸好他没自作主张把殿下的衣裳给烧了,若是殿下回头惦记这被叶浮珣抱过的衣裳,发现竟然被他暗地里烧掉的话,说不定把他给烧了!

纪衍诺沐浴完,换过干净的衣裳,重新回到桌案前。

没了那个女人的香味,果然情绪清明多了。

他抿了一口冷茶,专心处理公事。

那厢叶浮珣回了云锦阁,又是倒头大睡。

每次跟着纪衍诺出去一趟回来,总能累到她抬不起手。

不是身体累,是心累。

呼呼地睡了一个下午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金乌西斜的时分。

小雨笑着替她净了面,又倒了茶:“小主,咱们云锦阁刚才来了个新的管事嬷嬷,姓常。原来的刘嬷嬷走了。”

换了新的管事嬷嬷?

叶浮珣眸心稍动,该不会是纪衍诺这么快就给她送人来了?

“传她进来。”

叶浮珣吩咐一句,起身坐好。

云锦阁原先的刘嬷嬷应是府里头的老人,对她明面上恭敬,但实际上却并不是全心全意地侍奉于她。

时常能听见小雨抱怨刘嬷嬷无故责骂下人,还会悄悄打听她的事。

这云锦阁里,除了小雨这位原主自幼伴在身侧的婢女,其余的下人叶浮珣都不敢相信。

而今从纪衍诺那边求来的人,想是应该能信。

至少不会是后院某个嫔妃安插的人。

寻思中,就见一名中年妇人与小雨并肩进了屋。

“奴婢见过小主。”

中年妇人垂首恭敬地行了大礼,叶浮珣忙上前扶起了她:“常嬷嬷快请起。”

常嬷嬷抬起头,露出一张平凡却耐看的脸:“奴婢多谢小主。”

叶浮珣打量着常嬷嬷的神态,心中颇是满意:“嬷嬷可是府里头的老人?原先在哪儿做活?”

“回小主,奴婢自打建府后就一直在府里头做事,负责雍檀宫西侧殿的各项事宜。”常嬷嬷恭敬地回应。

果然,是纪衍诺身边的人。

小雨识趣,很快就取来了一个沉沉的金镯子。

先前和叶浮珣说了会儿话,就知道这位小主是个和气的。

心中更觉欢喜了些。

毕竟,能够独得殿下的关注,说不定叶浮珣今后是个有大造化的。

可以跟在这样的主子身边,对她来说是一种福气。

加之叶浮珣性情温和,那今后可不止是因主荣耀,日子还能过得舒畅。

却料不到叶浮珣出手这般大方!

就是太子妃赏赐下人也不会给这样一个沉甸甸的金镯子。

常嬷嬷深吸口气,接下镯子道:“奴婢谢小主赏赐,今后定会尽心尽力地服侍小主。”

“我刚进太子府不多久,对许多事情都还不甚熟悉,”叶浮珣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有处理得不甚妥当的地方,也请嬷嬷平日里多加提醒。”

“奴婢不敢当,”常嬷嬷忙摆手,恭声道,“奴婢定会尽力,请小主放心。”

有了常嬷嬷照看云锦阁上下,叶浮珣自觉安稳了不少。

只有托腮想着,她分明是求纪衍诺保护她的安全,为何纪衍诺只送来一个常嬷嬷?

按着大门宅邸的后院阴私,伤人可不只是真刀实枪,多得是不见硝烟的法子。

常嬷嬷的存在很有必要。

但……

那日企图伤她的人,可是直接咻咻咻地用飞刀射她。

纪衍诺是不是得在她身边再安排几个护卫才比较妥当?

难道,纪衍诺领悟错了她的意思,以为她只需要保障她在后院不受人陷害的人?

还是说,纪衍诺虽然答应了她,但是根本懒得多想,随便就吩咐送个靠得住的人过来?

一定是她那天提要求的时候没有说清楚。

她不仅需要常嬷嬷这样的大咖在云锦阁坐镇,而且,还需要武力值高的护卫,能够挡住咻咻咻飞刀的那种护卫!

叶浮珣招来小雨:“去请府医来一趟。”

她取了几颗豆给府医,让他去帮忙寻摸下是否有类似的药材。

过了两天时间,府医就带回来了消息。

“叶浮珣,这种药材在燕国并不常见,但在西部地区,确实有医者用来给病患使用。”府医不仅打听到了消息,而且还给叶浮珣带来了一小袋点心豆。

叶浮珣将府医给的豆放在鼻尖嗅了嗅,让小雨给府医赏了封银:“若是有办法的话,还请府医替着再寻些回来。”

有了豆,叶浮珣便关起了门,

隔日午后,叶浮珣去了前院书房求见纪衍诺。

然而,并没有如愿见到纪衍诺。

徐安一脸笑意地站在叶浮珣跟前:“回叶浮珣,殿下正在处理公务,您怕是不便进去。”

叶浮珣并不觉奇怪。

她来前院数次,都是纪衍诺召她前来。

每次都是有正事。

她亦曾听小雨说过,后院都传言纪衍诺从不让嫔妾去前院书房。

她虽然跟着纪衍诺进宫两次,倒也没有觉得自己的面子有大到随到随见。

不过,点心还是要送上去的。

她笑盈盈地对徐安道:“扰了殿下办事是我的不该。徐公公,我为殿下煮了东西,能否请您帮忙带进去给殿下尝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