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14章 事有蹊跷

嫡女归 云舒 2572 2021-09-07 00:36

戴县令一手拉着戴玉,一手拉着锦袍男子对这两人不知说了一番什么话,就忽地听见人群响起了掌声和高声叫好!

好与不好叶浮珣暂时不知,但叶浮珣从戴玉的侧脸来看,恐怕戴玉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好。

戴玉那张脸发青的,简直了。

人群的声音终于打破了默剧,传来了台词。

“戴县令说了,既然锦袍男子能带着孩子亲自上门来找戴玉,那就证明了他的心意可嘉。而戴玉亦是他最心爱的妹妹,他会祝福两人白头偕老。”

“意思可是说,下了堂的戴家妹妹,可以重新回那锦袍男子家?下了堂还领回去,那可是头一回听。”

“那男子就是来领戴家妹妹回去的,刚才不都给跪下了,说是对戴家妹妹一心一意的。”

“嗤,男人的话能信?要真是一心一意,当初又为何会下堂?”

“这……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呢,既然戴县令都那么说了,咱们就别瞎琢磨了。”

“戴县令让咱们都散了,那就都散了罢。也免得给咱们青天大老爷添堵,走的,赶紧回去做活。”

戴县令确实是祁安县难得的好官,他朗声让人群散了后,人群就都慢慢地消失了。

锦袍男子抱着孩子进了戴府,戴府的门又紧紧地闭上了。

叶浮珣看了一出大戏,心情跌宕起伏,兴高采烈:“老爷,大家都说玉姑娘是那男子的下堂妇,今儿个专程来求玉姑娘回去,戴县令答应了。”

纪衍诺嘴角微扯:“自然是会答应。”

“老爷,那男子究竟是什么人?玉姑娘当真是他的下堂妇?”

叶浮珣好奇,戴玉一直以来都是以姑娘自居,若真是嫁过人,那简直是要跌破她的眼镜。

叶浮珣觉得心底有无数的疑惑。

“老爷,您是不是一早就知道那男人今天会过来找玉姑娘?”

不然怎会不让她屋歇,就拎着她出门。

叶浮珣嘀咕说个不停:“戴县令真的会让玉姑娘跟着那男人再回去么?”

纪衍诺实在是太好奇了,不然平常她不敢问那么多问题的。

而且,看纪衍诺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叶浮珣觉得,说不定纪衍诺会乐意跟她分享一些什么。

倘若——

这真的是纪衍诺的手笔,的话。

果然,就见纪衍诺凉凉地觑了她一眼,食指在桌上叩了叩,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那个男人,是蒿城人。姓高名远,高府在蒿城当地算是名望之家,家底颇丰。”

“高远此人平日无所事事,最喜与狐朋狗友厮混,耳根子软。”

叶浮珣托腮,听得认真。

“戴玉于去年春日抱着一个一岁的娃儿上门,说是与高远的亲生子,经一番周折。”

纪衍诺懒得说那些细节,直接道了结局:“高远迎娶戴玉进门,聘礼非常丰厚。”

“戴玉入门后,不过三个月时间就爆出身有重疾,高府人以此为由要戴玉下堂。”

纪衍诺继续道:“戴玉手中似是有高府把柄,坑了一大笔银子才肯下堂。”

叶浮珣嘴张了又合上。

原来戴玉还真是嫁过人,然后下了堂。

“爷且问你,”纪衍诺停了口,颇有兴致地问叶浮珣,“你可看出这其间有什么蹊跷之处?”

这当中还有蹊跷?

叶浮珣拧了眉头,无意识地端起茶喝了一口。

轻轻地瞟了纪衍诺一眼,感觉这男人是故意再考她。

她琢磨起来,忽地张口问:“爷是说戴玉下堂之事有蹊跷?”

“不止如此。”纪衍诺勾唇。

不止如此?

那就是实锤了下堂之事有蹊跷。

以她对戴玉的性格的理解,就算真的有隐疾,也不可能这样轻易就被人下了堂。

除非,是她自己想下堂。

叶浮珣蹭地睁圆了眼。

若是戴玉自己想下堂,那么她带着娃去找高远的事情,说不定是故意而为之?

目的是为了什么?

叶浮珣想着纪衍诺说过的话,关于银钱他强调了两次。

第一次说的是聘礼非常丰厚,第二次说的是戴玉坑了一笔银子才肯下堂。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仙人跳?”叶浮珣掩嘴,望向纪衍诺。

这会儿轮到纪衍诺蹙了蹙眉:“何为仙人跳?”

叶浮珣张了张嘴:“就是用女色骗财。”

纪衍诺又觑她一眼,点了点头。

被她猜中了?

“那,”叶浮珣指了指车窗外,“刚才那个两岁的娃儿是戴玉亲生的孩子吗?”

“不是。”纪衍诺冷笑一声。

叶浮珣结舌。

戴玉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孩子,说是高远的亲生儿子,因此成了高家妇,搞来一笔丰厚的嫁妆之后,又想法子骗了一笔银钱下了堂。

那现在,高远带着孩子找上门来,怕是对她仍余情未了?

不,不对。

叶浮珣看了看纪衍诺,如果这事情是纪衍诺的手笔,那高远未必就仍然对戴玉抱有深情。

无论是与不是,重点是戴玉绝对是不愿意再回高家做高远的夫人。

但今天闹了这么大一出戏,戴松又在乡亲父老面前亲口说了让戴玉回高家,戴玉这下怕是想不回去都不成。

只不过,以叶浮珣对戴玉的了解,这个女人绝对不是那种轻易就范的类型。

说不定能折腾出个什么把回高府的事情搅黄,又或者,回去之后再想个法子出来。

想是看明白了叶浮珣的想法,纪衍诺薄唇紧抿:“这次戴玉再入高府,就只能老实地做高家夫人,不然,等着她的便是牢狱之灾。”

“怎么说?”叶浮珣惊讶。

“她这些年犯下的那些事情,”纪衍诺睇她,“爷会让人将证据呈她面前。她这个人最是识时务,自然知道要如何保命。”

叶浮珣默默地举起大拇指:“老爷,您真是太太厉害了。玉姑娘在您的手掌心里,一定翻不过去。”

纪衍诺双眼半眯交叠双腿,低沉声音道:“徐安,启程回去。”

马车再次悠悠地启了程。

纪大魔头专程带她出来看这么一出好戏,怕是一半为了泄愤,一半是为了面子?

那日戴玉邀约纪衍诺泡温泉那天,戴玉轻易躲过了纪衍诺的算计,定然让这个男人非常、非常不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