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67 2021-09-07 00:36

“这是我做的一些点心,拿着路上吃。”叶浮珣从青若手里接过两个包袱递给叶玿璃说道,“里面还有一些衣服和银两,我知道你现在不缺这些,可是我心里还是不放心你,此次去边南路途遥远,一路上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姐姐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叶玿璃眼睛红红的,此次一别她们姐妹二人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了。

“对了。”叶浮珣招手上一个步履轻盈,面容秀丽的丫鬟走了过来,“这是轻灵,会些武功,让她跟着你,在边南或许能用着找。”

“谢谢姐姐。”分别在即,两个姐妹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但到最后都化成了一句保重,看着大军越走越远的背影,叶浮珣心里感慨万千,“咳咳咳……”青若忙把披风披到叶浮珣的身上,说道,“王妃,风大了,我们回去吧。”

叶浮珣点点头,随着青若上了马车,这天夜里叶浮珣便又发热,嘴里还说着胡话,吓坏了别亦阁的丫鬟们。

宋寒濯听到动静,在叶浮珣床前守了一晚上,直到天亮才去上朝,叶浮珣醒来,四肢无力,见青若单手支着脑袋打盹,一不小心栽了一下,把自己栽醒了,见叶浮珣醒来,心里一喜,伸手探了一下叶浮珣的额头,笑道,“王妃,您终于不烧了。”

“我睡了多久了?”叶浮珣由青若扶着喝下了一杯水,问道。

“一天一夜了,王爷在您床前守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去上朝。”青若说道,又转身吩咐丫鬟去端一些清淡的吃食过来,躺了一天一夜的叶浮珣,但还真是饿了,不过只喝了一碗清淡的粥,便什么也吃不下了,半靠在床上问道,“素儿呢?”

“小郡主趴在您的床前任由青画怎么哄都不回去,到最后累的睡着了,青画这才将她抱回去。”

叶浮珣见青若眼底有青色,“你也回去休息吧,有事再叫你。”

“奴婢不累。”青若又拿起一个软枕垫在叶浮珣的背后,说道,“您以后可要注意了,身子没有好不准到处乱跑,昨夜可把奴婢吓坏了。”

叶浮珣虚弱一笑,点头说道,“好,以后都听你的。”

温言身子需要静养,王妈妈又去世了,眼看这年已经过去了,明月阁急需一个主事之人,青颖这段时间接受明月阁用的是雷霆手段,现在明月阁上上下下对这个经常伴在叶浮珣身边的小丫鬟极度敬畏。

“过了年,开了春,便是一年一度的十六香选拔,去年是伯琴姑娘,今年花落谁家还不知呢,不过今年又多了一个考核。”青颖起身看着面前十六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们,淡淡地说道,“王妈妈去世,温言姑娘身子需要静养,所以这明月阁需要一位主事的人,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主事的人就从几位姑娘里面出了,该怎么样考核,还得等王妃的授意,在这里青颖先给各位姑娘通个声。”

明月阁的主事,这个职位可比十六香之首要诱人得多了,但是明月阁考核一向严格,这主事之选还是第一次,岂不是更严格。

“青颖姑娘请留步。”

刚下楼还没有走到门口,青颖便听见有人喊她,停下脚步回首一看,竟然是十六香中的季画,她微微一笑,“季画姑娘可有什么事?”

季画微微一顿,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这次考核可是由重公子掌题?”

“那是自然。”青颖笑道,对于季画她还是很有印象的,上一年差一点就夺得了十六香之首,叶浮珣对她的评价也颇为高。

“王妃……”季画抬头改口说道,“我是说重公子,身体可还好?”在明月阁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她们统一尊称叶浮珣为重公子,这里没有王妃贵族。

“有劳姑娘挂念,公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青颖问道,“姑娘还有别的事情吗?”

季画摇摇头,对青颖微微福身,“青颖姑娘慢走。”

“听说你要给明月阁选一个主事?”温言斜靠在软榻上,抬眸看向一旁摆弄叶修安那几盆名贵的花草。

“嗯。”叶浮珣头也不抬地回道,“咔嚓”一声,叶修安辛辛苦苦养了几个月的花,就这么应声落地。

“啧啧啧,败家娘们。”某个女人一脸心疼地看着地上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花骨朵,这盆花可是价值千金,孕育出花骨朵可就不是千金那么简单了,就被叶浮珣这一剪刀下去剪没了。

叶浮珣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这几日不知道为何他越来越怕冷,转身问一旁的青若,“屋里可有生火盆?”

“屋内生了两个火盆,怎么王妃感觉冷吗?奴婢再让人去端一个火盆过来。”

“不必了。”说着叶浮珣看向一旁的温言,问道,“关于主事人选你可有心仪的?”

“你不是准备经过考核选拔吗?怎么又询问起我的意见了。”温言换了一个舒服点的位置,毫不在意地说道,“我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追杀我的凶手还没有找到,我暂时是不会回明月阁的。”

“我只是向你询问一下意见,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叶浮珣信手倒了一杯茶递给温言,“放心,凶手我会让少卿帮你找到。”说着眸子里闪过一丝狠辣,“敢伤你之人,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谢啦。”温言没心没肺地接过茶杯,无意间触碰到叶浮珣的手,皱着眉头问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可能是刚才摆弄拿着花草的缘故吧。”接过青若手中的小火炉,淡淡地说道,

“哎呀,这是谁把阁主最心爱的冰忆草,给剪了?!”山英一进门便看见躺在地上的花骨朵,心疼地鬼哭狼嚎道。

叶浮珣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淡淡地抿了一口茶,不敢看山英。温言促狭一笑,“山英这冰忆草可是阁主最心爱的花,听说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南江弄回来这一棵,千辛万苦才养出了这么一个花骨朵,就这么被……”温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山英那张脸更加皱了,哭丧着一张脸看向一旁有些心虚的叶浮珣。

“咳咳。”叶浮珣干咳两声,说道,“回头,本妃陪你一棵就是了。”说着忙转移话题,“阿言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呢?明月阁开业迫在眉睫。”

“十六香中,伯琴仲棋季画都是不错的人选,其中伯琴还是十六香之首,但是若是论管理之道,我觉得季画还是不错的人选。”

温言看人的眼光叶浮珣还是信得过的,心里默默地记下,叶浮珣抬眸看了一眼脸色已经好多了的温言,“昨日我听说魏冥堇要进京了。”

“哦。”温言神色淡淡的,随口问道,“他得到了魏家自然要进京正名一番,更何况你家那位不是也帮了他不少忙嘛。”

叶浮珣见某个女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又淡淡地补了一句,“这次他可是携夫人一块儿进京,怎么说你也算是他的红颜知己,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见上一见啊。”

“你有病吧。”温言娇哼一声,起身不再理会企图看她笑话的某个女人,真是交友不慎。

“王妃,天色不早了,该回府了。”门外候着的嬷嬷进来禀告,叶浮珣笑容微收,这次来叶府并没有见到叶修安,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叶浮珣这几日一直在打听叶修安这一年多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打听到,仿佛叶修安去江左以后的日子被人抹去一般,找不到半点痕迹。

“沈公子,可知道少卿什么时候回来?”叶浮珣路过院子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沈誊巍,目光淡淡的掠过沈誊巍身后低着头的小厮。

“阁主他近日有事离京了。”

离京?为何她没有得到半点消息,“可曾说过他何时归来?”

“阁主的行踪一向飘渺不定,在下也不清楚,不过请王妃放心,若是阁主回来了,在下定会通知王妃。”

“有劳了。”叶浮珣与沈誊巍擦肩而过之时,总觉得那个小厮的身影太过于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

看着叶浮珣远去的背影,凌安郡主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看着沈誊巍,“好险啊。”沈誊巍勾唇一笑,大手拍拍凌安郡主的脑袋,语气里有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宠溺,“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你懂什么。”凌安郡主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说道,“叶姐姐要是知道我偷偷溜了回来,一定会给我母妃写信,然后派人把我押回去的,我宁愿在你这里劈柴烧水,我都不要回去嫁给那个什么孟丘柯!”

“既然这样,拿你就好好表现,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把你就下来了。”凌安郡主对着那个挺拔的身影做了一个鬼脸,随即小跑着跟了上去,腿长了不起啊,不能走慢一点嘛,她都跟不上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