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二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404 2021-09-07 00:36

吃下药的纪明南停了一会儿才恢复下来,抬头看向一旁的宋寒濯,轻笑一声,“多谢王爷手下留情。”

“方才是本王对你无礼,为何还要谢本王?”宋寒濯笑着问道。一点也没有愧疚之感。

“谢殿下手下留情,就我这身子骨,恐怕真的承受不了殿下的一掌啊。”纪明南从容不迫地看向宋寒濯,接过药童捡起的手炉,笑道,“殿下,纪某没有武功,没有内力,您就不必试探了。”说着纪明南走到药田内,命药童挖宋寒濯所需的药材。

宋寒濯试探的目光落在纪明南手中的火炉上,问道,“都已经是三月中旬了,纪谷主还是这么怕冷?”

纪明南温和一笑,“老毛病了。”转身走到药田旁由稻草搭建的凉亭,两个小药童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茶过来,“殿下,要不要尝尝我们这的茶,虽比不上紫凌王府的茶,却别有一番滋味。”

“纪谷主医术高超,怎么会让自己感染恶疾呢?一个医者若是连自己的病都治不了,又如何让别人相信您的医术呢?”

“谷主的病是为了救夫人……”一旁的药童忍不住替纪明南辩解。

“茵陈。”纪明南出声警告道,那名叫茵陈的药童忙住口,低着头退到了一遍,纪明南信手倒了一杯茶,声音温润如玉,“再内人怀犬子时,身中剧毒,为了保他们母子平安,我将其毒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这才落下了旧疾。”

“哦?这个世界上还有纪谷主不能解的毒。”

纪明南微微一笑,“自然,这个世界上毒有千万种,虽然我相信每一种毒都有自己的解法,只不过是付出代价的大小罢了。”

“那夫人所中何毒啊?”

纪明南对上宋寒濯的眸子,一字一句地说道,“天下无解之毒——寒冰煞!”

宋寒濯眸子一沉,冷声问道,“这不是无解之毒吗?为什么夫人她……”

“寒冰煞的是无解之毒,这个世界上的确没有可以解它的解药,但是却有解决它的方法,只不过代价大了一些而已。”纪明南声音淡淡的,仿佛再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为了保内子性命,我翻阅了所有的医药典籍,寻遍了世间高人,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从一位已故的医者书里寻到了方法——以血换血,我连续数月服用解毒养身之药,然后将其毒血全部换到了我的身上,便保了他们母子一命,而我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却落下了旧疾。”原来寒冰煞有解毒方法,只不过需要以命换命而已,宋寒濯此刻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笑话,他的珣儿可以不用死。

纪明南看着有些出神的宋寒濯,轻声唤道,“殿下?殿下?”

“没事了。”宋寒濯回过神来,“谷主可知,本王的王妃也中了此毒,可惜她没有夫人幸运,十年前便已去世。”

“王爷请节哀。”

方才去采药的药童背着药篓走过来,“谷主,药已经采好了。”

“给王爷吧。”然后吩咐道,“首乌,茵陈你们两个送王爷出谷。”

“多谢。”宋寒濯走出凉亭数步忽然停止脚步,问道,“是她吗?”

“王爷问的是谁?她是谁?”纪明南淡淡地问道,随即说道,“不是,她是本谷主的妻子,不是王爷的故人。”

“打扰了。”宋寒濯眸子一沉,大步离开。

“咳咳咳咳……”宋寒濯的身影一消失,纪明南再也忍不住,捂着胸口猛咳了起来,白英忙倒杯热茶递给他,却发现他的帕子上已经咳出血,大惊,“谷主,您……”

“无碍。”纪明南收起帕子,嘱咐道,“不许告诉夫人,否则谷规处置。”目光落到朝这边跑来的几个孩子身上,努力恢复了正常。

昆仙山。

无寻抬头仰望那高耸入云的山,一眼望不到山顶,“这边是昆仙山的主峰,听闻有仙人居住。”季茯苓走到无寻身边说道,“这么高,而且壁石光滑,就算是绝世高人也很难上去吧。”

“我上去,你们在下面等着。”季南易从腰间掏出匕首说道。

“不行,这太危险了,你们陪我到这儿,无寻已是万分感激,又怎好让季公子再次涉险。”无寻说道。

“纪谷主乃是我的好友,保护你自然是在下的义务,你若是出了事,在下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纪谷主。”

“你们别挣了。”季茯苓出声打断两个让来让去的人,说道,“这上面到底有没有往生花还未可知,你们怎么都挣上了。”说着掏出一个哨笛,一声清脆的声音发出后,不一会儿一只头顶是一抹可爱的嫩绿色,浑身雪白,胖嘟嘟,十分可爱的一只鸟,绕着季茯苓飞了几圈,最后鸣叫着停在季茯苓的面前。

“雪蚕,你飞上去看看没有这种花。”季茯苓掏出一张画有往生花图案的纸给雪蚕看,小东西看完后扑腾了两下翅膀,绕着山峰飞去。

无寻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它叫雪蚕,是……”季茯苓脸色一暗,“是一个朋友送的,它可以辩识草药,十分有灵性呢。”

无寻看着季茯苓的脸色有些怅然,看来这个朋友就不是普通朋友了,所有人都静静地等待雪蚕,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雪蚕出现在众人面前,在季茯苓面前扑闪着翅膀,发出“啾啾”的声音,季茯苓脸上一喜,“雪蚕说,这个山上有往生花,只不过有点陡峭!”

“太好了,阿南有救了。”无寻欣喜地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上去吧。”

“不行,你不能上去,太危险了。”

“没事,我可以。”无寻说道。“阿南是我的丈夫,往生花就应该我来采,你们就算不让我上去,我也一定会偷偷跟上去,你们看着办吧。”

“夫人……”玉竹想要劝说,却被无寻一个眼神压了过去,“季公子,我向你保证,一旦有危险,我一定下来。”

季南易拗不过无寻,又担心她一个有危险,只能允许她一块儿上去,留玉竹和季茯苓两个人在下面,季南易找了一块儿相对比较好爬的地方下手,两个人一前一后向上爬去。

爬到大概有几百米高德时候,无寻走着体力不济,脚下一滑,忙扶住一旁的凸出来的石头,向下看一阵眩晕,季南易听到动静,说道,“夫人,别往下看,专心!”

无寻收回目光,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上爬去,又爬了大概一百米左右,无寻无意间在一个隐蔽的小石头后面看见了一棵已经到了孕育出花骨朵的人往生花,由于它太过于娇小,所以在前面的季南易没有发现它,无寻惊奇地喊道,“季公子,找到了,往生花!”往生花距离她还有一顿距离,无寻的胳膊根本就够不着,她咬着牙,小心翼翼地挪了挪两步,脚下的石头纷纷向下滑落,无寻不敢再挪。

这时季南易顺着一根藤蔓滑倒无寻身边,提醒道,“夫人不要用手去触碰往生花,它会散发一种毒素,使人产生幻觉,让人看到自己的前生今世,也容易让人沉浸在幻觉中出来了,最后困死在里面,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把这种花叫做往生花。”

“你在这里别动,我去摘。”季南易说完便又向下滑了几米,拽着藤蔓在石壁上横着快走了几步,整个人吊在半空中,看得无寻惊心动魄。季南易用袖子遮住手,脚微微用力一瞪,接住巧力,伸长手臂顺势将往生花连根拔起,突落的石头掉入身下的万丈悬崖。

无寻欣喜地看着季南易,深深松了一口气,“我们下去吧。”季南易点点头,将往生花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顺着藤蔓往下滑去,无寻紧跟其后,两个人顺利地落到地面。季茯苓和玉竹围上来,“夫人,您没事吧。”

“怎么样?找到往生花了吗?”季茯苓打量了一番季南易见其无碍,忙问道,季南易与无寻相视一笑,从怀里掏出那颗长着花骨朵的往生花,引得季茯苓一阵尖叫,“天哪,竟然是还没有绽放的往生花。”说着就往用手去碰,却让季南易一巴掌打开,“不能用手碰,它的毒液可以使人产生幻觉。”

“这下大哥有救了。”季茯苓喜出望外地说道,这十年来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大哥?”无寻听到季茯苓的称呼,秀眉微蹙,不解地看向季茯苓,“为何称阿南为大哥?”

“额……因为……在我的心里纪谷主就如同我的哥哥一般,所以私下里我也称他为大哥。”

“哦。”无寻总感觉哪儿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我们快走吧,往生花得尽快入药。”季南易将用手帕包好的往生花小心翼翼地递给无寻,替季茯苓解了围。

有了往生花,无寻归心似箭,虽然这些时日,纪明南表面上看起来跟平常一样,其实她知道,每每深夜他都忍着疼痛,不敢发出声,唯恐让她担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