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352 2021-09-07 00:36

你在这儿才是最大的危险好不好。纵是温言是一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也做不到在一个男子面前赤裸裸地洗澡啊。

“能有什么危险。”温言说道,“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危险吧。”魏冥堇的眸子上下打量了温言一番,转过身去,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在这荒山野岭对你做什么的。”温言小脸一红,小声骂了一句,“色狼!”心里想着魏冥堇虽然混蛋,但还是有几分君子风度的,一路上虽然有时对她动手动脚,但每次到最后关头,就停止了,对他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温言脱下衣服,在这儿初夏的天气,在河里洗澡十分舒服,尤其是被阳光晒过的河水,温言满意地叹谓一声,魏冥堇听见伸手水流动的声音脑子里忽然浮想联翩,耳朵竟然红了起来。

没过多久,温言便从河里出来,湿答答的头发披上了自己的衣服,“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魏冥堇何时给别人放过哨啊,一转身便看到一个水出芙蓉般的女子,拿着一块儿方巾擦着自己的头发,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了七彩的光芒,暖暖的阳光在他的脸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白里透红的皮肤,让他想要伸手掐一把。

“喂,发什么呆呢?”温言伸手在魏冥堇的面前晃了晃,忽然魏冥堇耳朵微动,脸色微沉,猛地将温言搂入自己的怀中,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向一旁倒去,几只箭簇从他们的头上呼啸而过,深深地插入树木上。

“有没有受伤?”魏冥堇紧张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温言惊魂未定地看着魏冥堇,摇摇头,魏冥堇眸子闪过杀机,冷声吩咐道,“翎羽!”

一道黑色影子,从暗处飞出来,十几个黑衣人将他们围得团团转,魏冥堇将温言护在自己的身后,冷冷地看着一群黑衣人,二话不说便主动出击,招招毙命。一手护着温言,一手杀出重围,黑衣人仿佛看出了魏冥堇的弱点,纷纷将刀剑对准了温言。

“啊……你们这些人,欺负弱女子!”温言险险地躲过一个黑衣人的刀剑吼道,“老娘鄙视你们!”魏冥堇嘴角微微抽搐,眸子一敛,其中一个黑衣人在温言的身后,正举起了他手中的刀,本能反应,反身将温言护在自己的怀里,闷哼一声,反手取了那人的性命。

“魏冥堇,你没事吧!”温言收起嬉皮笑脸,担忧地问道,魏冥堇握住她的手,笑着摇摇头,冷声.说道,“翎羽,速战速决。”现在他受伤,实在不适合恋战。

解决了所有的黑衣人后,三人一路逃跑,甩掉了黑衣人的追杀,谈到了一个破庙里,魏冥堇背后受了一刀,血染红了他的整个后背。

“魏冥堇你流了好多的血。”温言声音颤抖地说道,魏冥堇脸色有些苍白,对她微微一笑,说道,“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温言粗暴地撕开魏冥堇的衣服,说道,“翎羽,去找一些清水过来,我要给他清洗伤口,还有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止血的草药。”

“你懂医术?”魏冥堇诧异地问道。

“不懂。”某个小女人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不懂,但是翎羽这种经常在生死边缘游走的人肯定懂一些药草的。”

魏冥堇满头黑线,但是看到小女人冷凝的一张脸,心情还是很好,温言换了一个姿势,说道,“来,趴我身上这样你会好受一些。”

“不用了。”魏冥堇笑道,“我太重了。”

“废话少说。”温言霸道地将魏冥堇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说道,“一个病号,废话少说。”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你逃走的最好的时机吗?”

“你不说我都忘了。”温言说道,“的确,你现在受了伤,翎羽也被我支出去了,的确是个好时机,说的我都心动了。”

“那你为什么不走?”

“还不是怕你死嘛?”温言没好气地说道,“跟在你在一起的确很危险,你要是能把我送回去,再好不过,不过眼下,你毕竟救了我,我也不能把你自己一个人扔在这儿啊,万一一会儿那群混蛋再来怎么办?”

魏冥堇轻笑一声,靠在温言的肩膀上,女子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湿气,但是这种味道却让魏冥堇安心得很,紧绷的心弦一点一点松了下来,眼皮也越来越重,最后竟然靠着女子的肩膀睡了过去。

“魏冥堇,你别睡啊,你别睡啊,跟我说说话。”温言担忧地拍拍魏冥堇的脸,唯恐他长睡不醒,这个翎羽怎么还不回来啊,“魏冥堇你别吓我啊……”

“咳咳咳……你是不是公报私仇啊。”魏冥堇从黑暗中被他的喊声给惊醒,虚弱地说道,“这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还死不了,我只是太困了。”

“你能不能忍忍?我害怕。”温言说道。魏冥堇心中一软,伸手握住温言的手,强制自己睁开眼睛,说道,“好。”你若害怕,我就陪着你,别怕,有我在。

没过多久,听到庙外有动静,魏冥堇警惕地睁开眼睛,放开温言的手,拿起自己手边的宝剑,将温言护在自己的身后,一双冷漠的眼睛如同鹰眸一般盯着门外,小声对温言说道,“一会儿你躲到佛像后面,我去引开他们。”

“不行,你都受伤了。”温言,“要走一起走,我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魏冥堇心中一震,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眼睛里透着害怕,却依旧倔强地姑娘,心中被什么东西填满了,薄唇微勾,“好,那我们一块儿去死吧。”

“翎羽,你怎么还不来啊……”温言闭着眼睛,心想这下死定了,阿珣啊,你要是能找到我的尸首,一定替我买一个好点的棺材。

没有温言想象中的刀光剑影,推门进来的人,对着魏冥堇恭敬地单膝跪地,“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魏冥堇看着来人,受了手中的长剑,冷声说道,“起来吧。”

“自己人?”温言从魏冥堇的身后露出一个小脑袋,诧异地看着对面几个穿着青色锦袍的人,松了一口气,她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一行人在一个客栈休息,温言看着大夫熟练地给魏冥堇包扎好后,伸伸懒腰,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魏冥堇见其娇憨的模样,笑道,“带温姑娘回去休息。”

温言也不客气,直接起身离开,一路奔波还被追杀,她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这一次她要睡个够。

看着温言走了出去,魏冥堇眼中笑意全无,冷声问道,“鹰水城的情况如何?”

“回主子,宸王殿下派来的人已经到了,另外宸王殿下还送来了边北其他家族的信物,一切准备好了,就等主子您回去呢。”领头的青衣男子说道。魏冥堇满意地点点头,“宸王殿下的动作蛮快的,今晚守好夜,别再让拿着鼠辈扰了温姑娘的休息。”

“是。”那个青衣男子脸色微微诧异,随后又欲言又止,魏冥堇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说。”

“王家那边……”男子话还没有说完,魏冥堇的脸便阴了下来,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温言再次醒来,迷蒙着一双眼,打量着房间里的布局,瓷器壁画,家具都是上好的木头制作的,不像是客栈啊。正想着一个丫鬟装扮的女子走了进来,见温言醒了,将手里的铜盆放到架子上笑道,“姑娘,您醒了。”

“你是?”

“奴婢名唤玲儿,是魏二爷让奴婢是来伺候姑娘的。”玲儿恭敬地说到。温言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装饰,没想到这魏冥堇家里还真的有矿。

“魏冥堇呢?”温言洗过脸后,从玲儿手里接过毛巾问道。

“二爷在议厅。”玲儿回道,“二爷吩咐了,姑娘若是醒了就让您先用膳,他忙完就来陪您。”

温言又向玲儿大厅了一些关于鹰水城里的情况,鹰水城是边北最大的一个城,历来由魏家管理,这魏冥堇就是上一任城主的庶子,又是一出夺位的戏。

温言百般无聊地在宅子里乱逛,身后跟着玲儿,这位魏二爷亲自抱进来的姑娘,住着整个魏府最好的院子,还能直呼魏二爷的名字,玲儿心里自然不敢得罪,这个新主子看起来很随和,也没有架子,比起魏府其他的小妾好多了。

“哟,这是新来的妹妹?”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在温言身后响起,温言微微蹙眉,这个声音里充满了不友好,像极了宅斗剧的开场白,果真一转身便看到一个身穿红色衣裙,袒胸露乳的女子,这个女子长得十分妖娆,目光极其不友好地打量了一番温言,看到她那张脸,眼里更是写满了妒忌,“见到姐姐怎么不行礼啊?还懂不懂规矩。”

温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姐姐?我这个人生来就自己,哪儿里来的姐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