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63 2021-09-07 00:36

宋寒冥坐在别亦阁的庭院里,一个侍卫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殿下……”

“发生什么事了?”

“正武门和赤虎门都被攻破了,而且门外出现了四个影子人!”那个侍卫有些惊恐的说道。宋寒冥脸色一沉,冷声问道,“吴山在哪儿?”

“吴山已经被活捉了,殿下,活捉了宸王妃我们或许还有有一线生机!”

一道白光闪过,那个侍卫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向宋寒冥,他的左胸被刺穿了,鲜红的血嘀嗒在了地上,别亦阁几个打杂的丫鬟看到这个情景,吓得尖叫起来,阴冷的月光洒在宋寒冥的脸上,第一次见一向温润如玉的宋寒冥如此阴冷,“来人,把他拖下去,别脏了宸王妃的院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得了她!

碧落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叶浮珣的屋子里,叶浮珣虚弱的半躺在床上,季南北坐在等下一手执着医术,认真地看着,听到动静头也不抬地说道,“宸王妃身边还真是卧龙藏虎啊。”

叶浮珣莞尔一笑,并未接话,而是看向一旁略有些诧异的碧落,声音略带些嘶哑,“宫里怎么样了?”

“唐远大将军和董副将已经平叛了贼军,而圣上驾崩了。”

“那王爷他们可有受伤?”叶浮珣脸色一沉,印象里玄康帝比上一世早死了半年,她心里隐隐约约在担心,这种改变太多,是不是因为她打乱了一些东西。

“一切安康。”

“宸王府门外的那些人呢?”叶浮珣淡淡地问道,她知道宋寒冥现在正在别亦阁栽,而且他并不想伤害她。

“剩了没多少了……”碧落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青若等人的嘈杂声,叶浮珣秀眉微蹙,抬眸便看向门口,宋寒冥带着几个侍卫闯了进来,眼神略带关切地看向叶浮珣,见其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宋寒冥,你干什么?!”叶浮珣一双淡淡的眸子看向宋寒冥,一旁的季南北淡定地翻了一页医术,“秦王殿下,这半夜三更的,擅闯一个女子的闺房,恐怕有些不妥吧。”

宋寒冥懒得跟季南北斗嘴皮子,大手一挥,几个侍卫上前将别亦阁所有的人都控制住,季南北也不例外,两个高手堵在季南北面前,他抬步走到叶浮珣的床前,“对不起。”

叶浮珣还没有反应过来,后颈一痛,便晕了过去。

“你觉得你能走出宸王府吗?”季南北手中的书基本看到了最后,丝毫没有把眼前的人看到眼里。

“就算你能走出宸王府,那你也绝对走不出京城,按宋寒濯那个脾气,啧啧啧,不敢想。”

宋寒冥看了一眼季南北,弯腰将叶浮珣抱了起来,听见一旁的季南北又凉凉地来了一句,“啧啧啧,你们皇室还真是口味奇特……”

宋寒冥终于受不了某个神医的唠叨,抱着叶浮珣走到门口,给了侍卫一个眼神,只不过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碧落已经把就近的两个侍卫放倒了,瞬间移动到了宋寒冥面前,伸手便要抢夺他怀里的叶浮珣,宋寒冥微微一惊,险些躲了过去,碧落再次发起进攻,宋寒冥身手本来就一般,如今怀里还抱着一个叶浮珣,更不是碧落的对手,两招之内,叶浮珣便稳稳地落到了碧落的怀里,碧落小心翼翼地将叶浮珣放到软榻旁,冷冷地看着受伤在地的宋寒冥。

“本公子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敢在宋寒濯的手里抢人,原来就这点能耐啊。”季南北合上手里的医术,终于抬起一双明亮的眸子,看向季南北,嘴角忽而挂起一抹笑,眼里的讽刺意味一览无余,瞬间屋内又多了四个长的差不多黑衣人,其中一个架起宋寒冥的胳膊,将受伤的宋寒冥给压了下去。

宋寒冥看了一眼昏迷的叶浮珣,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是以卵击石,不过为了那渺茫的机会,他依旧做了。

“为什么刚才眼睁睁地看着你家王妃被打昏。”季南北伸手给叶浮珣把了把脉,见其只是昏了过去,并无大碍,这才放心,睡一觉也好。看着床边十分英气的女子问道。这应该是宋寒濯给叶浮珣的暗卫。

“季公子不是也没有阻止拿。”碧落淡淡地说道。某个清风霁月般的季神医听了剑眉一挑,十分不要脸地说道,“我乃一介弱书生,王爷什么的我可惹不起。”

一介弱书生?呵呵呵!这天下谁人不知神医圣手能文能武,功夫那也是少有对手,一根银针那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啊,现在您竟然说自己是一介弱书生……您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一场风波就这样被平定了,京城里有不少大臣被这次突如其来的谋反给牵连到了,首先就是张家。

叶浮珣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她揉着有些痛的后脑勺,昨天的记忆全部回笼,心里暗骂一声,该死的!看着本妃被打昏竟然不出手相救!

‘吱呀’一声,青若端着铜盆走了进来,看见叶浮珣醒来,满眼欢喜,放下铜盆,走到床边掀起床幔,对着叶浮珣笑道,“王妃,您感觉怎么样?。”

叶浮珣揉揉有些酸痛的脖子,伸了一个大懒腰,“好多了,对了王爷回了吗?”

“还没有,不过今个儿一早宫里便传来了消息,让王妃进宫。”青若一边说一边麻利地伺候着叶浮珣梳洗打扮。

今日叶浮珣穿了一件淡紫色绣着孔雀图案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玫瑰花样式的发簪还真有点: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味道。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对了,季先生呢?”叶浮珣忽而想起了季南北,问道。

“季公子昨天晚上就回去了,他说王妃的身体没什么大碍,要多休息,还说……”青若说着忽然停住了口,叶浮珣好奇地回首,看向青若,问道,“还说了什么?”

“还说……还说……要是王妃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他就把明月阁给拆了当柴烧。”

叶浮珣听了这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又想到季南北身上的伤,随后又吩咐下人送一些滋补身子的药材送到明月阁。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叶浮珣一身盛装出现在宫门口,抬头便看见了同样一身紫色蟒袍的宋寒濯,负手而立,金色的面具在晨曦中闪着光耀,如黑宝石般的眸子带着点点笑意,看重那个倾城倾国的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薄唇忽而一笑,刹那间一切都失去了光泽,大步朝自己心中的人走去。

那个硬挺俊朗,丰神俊秀的人一步步走向自己,朝自己缓缓伸出手,叶浮珣含着笑意看着她,将自己的手放心地放到了那双厚实的大手,浅浅笑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等你啊。”

一句等你呀,叶浮珣瞬间感觉什么都值得了,她与这个男人并肩而立,并肩而行,政德殿威仪地矗立在他们面前,九十九个台阶,两个人一步一步走了上去,直到门口的太监高唱道,“宸王殿下,宸王妃到……”

百官朝大殿门口看去,一对璧人从光里走来,男子修长挺拔,掩饰不住的一身贵气,女子倾国倾城,端庄大方,并肩走来,行叩拜礼,“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叶浮珣亦高呼道。

“平身。”宋寒修一身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威严地坐在龙椅之上,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身俱来的高贵,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谢圣上。”宋寒濯携着叶浮珣并未站在百官的队列里,而是立下下首,离宋寒修最近,这是莫大的荣誉啊,而且这宸王妃并未诰命,却能在百官前朝拜,这份殊荣也非比寻常,宸王府这下又是京城众人巴结的对象。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余闻皇天之命不于常,唯归于德,故尧授舜,舜授禹,实其宜也。太子宋寒修文韬武略、秉性纯良、恭俭仁孝。上敬天地宗亲,下爱护天下子民。有尧舜之相,秉圣贤之能,忧思国计、振朔朝纲,堪担神器。朕为天下苍生福泽计。立为新帝,肇基帝胄,承天应人。普天同庆,大赦天下,着于朕禅位后登基。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朝拜,呼声回荡在政德殿回荡,宋寒修心中汹涌澎湃,此时胸中荡起豪情万丈,沉声说,“众爱卿平身。”

“朕,奉承天命,荣登大宝,必勤政爱民。”宋寒修看着大殿之内文武百官,声音里透着威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