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48 2021-09-07 00:36

耳边传来风声,鸟声,还有叮咚的溪水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芳草的气息,无寻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湛蓝色的天空,阳光有些刺眼,她用手微微遮挡住,直到适应了阳光为止,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情景,她猛地站了坐了起来,扯动了身体,五脏六腑仿佛被碾压过一般,痛得她倒吸一口冷气,打量四周的环境,应该是在山崖低下

最后是不是宋寒濯跟着自己一块儿跳下来了,无寻昏过去之前的最后的印象是宋寒濯抓住自己的那一刻

“宋寒濯!”无寻沙哑着声音喊道,受伤的她实在没有力气,撑着身体下来,脚刚落在,还未走一步,便摔了下去,膝盖和手臂都摔在石头上,一双温热而有力的大手将她拦腰抱起,温柔的嗓音里带着几分责备,“你醒来不好好休息,乱跑什么?!”

“你去哪儿里了?”无寻委屈地问道。

宋寒濯将她放在光滑的石头上,低头心疼地查看她的伤势,说道“我去给你找一些吃的,免得你醒来饿肚子。”

无寻低着头,说道,“醒来不见你,我以为你……”

头顶传来低沉的笑声,“你不会以为我死了吧。”宋寒濯与她并肩坐在石头上,像以前一样,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从山崖上掉下来的时候,是那个藤蔓救了我们。”宋寒濯指着仿佛从天上垂下来的藤蔓说道。

“疼吗?”宋寒濯心疼地看着她的手和膝盖,无寻摇摇头,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说道,“你把那几株草给我拔过来。”

宋寒濯依言将无寻指着的那几棵草递给了无寻,好奇地看着她,见她想要将草药放入口中,赶忙阻止,“我来!”

无寻笑着递给了他,“刺儿菜,是最常见的止血草药。”无寻一边涂着一边说道,“以前我在药域谷去采药经常摔伤,又害怕阿南担心,就用这个来止血。”

“好了。”宋寒濯笑着看着她,将采来的果子,拿到溪水处洗干净递给无寻,说道,“你先将就地吃一下。”

“好甜了。”无寻接过大大的咬了一口,目光忽然落在不远处的草坪上,宋寒濯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问道,“你在看什么?”

无寻将手中的果子一扔,就想要跳下来,宋寒濯忙扶住她,将她扶到那块草坪处,原来在葱绿处,有一抹染满血的素色绸缎,应该是从女子锦裙留下来的。

“素儿……”无寻颤抖着手拾起那块布锻,激动地看向宋寒濯,“宋寒濯,素儿,是素儿,你有没有见到素儿?!”

“珣儿,你先冷静下来!”宋寒濯说道,“我们下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素儿,说不定她被别人救走了。”

“我要去找她!”

“你小心一点!”宋寒濯及时扶住快要摔倒的无寻,无奈地说道,“素儿一定就在附近,你先把伤养好,我们再找好不好?”

“我没事!”无寻倔强地说道。

“我去找果子的时候,前面有一个村庄,说不定素儿被当地的农户救起。”宋寒濯安慰道。无寻现在已经浑身没有了力气,现在她的内伤若是再不治疗,足以要了她的命。

二人来到一家较大的农户家门口,主人热情地把他们迎了进去,农妇见二人穿着不凡,想必是大户人家的人,落难到了这里,本着农户的朴实和热情,杀了一只家里的老母鸡给无寻煲汤。

“这位夫人,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自家养的老母鸡,给您炖了炖。”农妇端着汤浓味美的鸡汤走了进来,无寻半靠在床上笑道,“大娘,您有心了。”说着从自己的身上结下一块儿玉佩,递给农妇,“我身上没有什么东西,这块儿玉佩给您,去当了换些银两吧。”

“夫人啊,这个万万舍不得。”农妇连忙拒绝,宋寒濯握住她的手说道,“玉佩你收起来。”说着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了一锭碎银子,说道,“大娘,这个您收下吧,我身上不多,就这些银子了,能否给抓一些药。”

“好。”农妇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宋寒濯笑着接过鸡汤,让宋寒濯靠在自己的身上,吹了吹递到无寻的嘴边贴心地说道,“有些烫,慢点。”

农妇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对璧人,羡慕地说道,“你们俩啊,是我见过最登对的夫妻了,还这么恩爱。”

“咳咳咳……”无寻听了这话微微一愣,嘴里的鸡汤还未来得及咽下,宋寒濯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说道,“都给说了,慢点,怎么还那么急躁。”

无寻眼神微瞪向他,这么一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说不清楚了,宋寒濯冲她得意地笑了笑,农妇看着两个人眉来眼去,心里就想着自家上山砍柴的老伴了。

“大娘我们不……”

“大娘,我们这儿不用您了,您去忙吧。”宋寒濯坏笑地接过无寻嘴里的话茬,惹得大娘暧昧一笑,说道,“好好好,老婆子我懂,我懂,老婆子也年轻过………”

无寻的脸更加红了,想装死可以吗?

“笑,你还笑。”无寻娇瞪一眼某个笑得像狐狸一样的男人,宋寒濯又将一勺鸡汤递到无寻的嘴边,以示讨好,本来还想有骨气地拒绝,可是肚子闻到香味,开始抗议地叫了起来,“我们之前本来就是夫妻,大娘也没有说错。”一碗鸡汤下肚,无寻的精神好多了,正准备躺下,听到宋寒濯这句话,微微一愣,随之躺在床上,不在说话

宋寒濯看着床上背对着她,鼓作一团的女人,无奈地笑了笑,我也希望以后我还能是你信赖的那个人,能够站在你的身边,替你遮风挡雨,共度余生。

“公子啊,你家娘子睡下了。”农妇喂完鸡坐在院子里洗着衣服看到宋寒濯出来笑嘻嘻地问道。宋寒濯点点头,走到井边给农妇打了几桶水,农妇忙拒绝说道,“不用不用。”宋寒濯坚持道,“应该的。”堂堂紫凌王,在玄岳王朝呼风唤雨,此时竟然坐在一个农家小院里,还亲自打水。

“你们两个吵架了。”农妇看着心事重重的宋寒濯问道,见宋寒濯不说话,笑着劝道,“这夫妻吵架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没有隔夜的仇,女人啊,就喜欢听两句好听的,回头你去哄哄就没事了。”

宋寒濯俊冷的脸上,浮起一抹无奈的笑容,目光落在一旁未砍的柴上,捋起袖子,谁又能想到提刀立马,叱诧沙场的紫凌王,如今手抡斧头,柴也劈的相当好,农妇满意地看着宋寒濯,对这个小伙子满眼赞赏,不仅没有富贵人的娇气,还能干力气活,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八卦之心也上来了,“你们俩因为啥吵架啊?”宋寒濯一愣,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刚才翻的旧账,因为我之前多瞧了别的女子一眼。”

农妇听了立马乐了起来,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人啊,就是这样,喜欢朝三暮四,我们家那位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后来就改了,老了老了,还不是我陪着他,这外面的花再香,也不如家里的花暖。”

“没事,回头大娘给你说好话。”

宋寒濯并未做声,目光落在窗子上,想透过窗子看到里面的人,目光温柔而又缠绵。

“老婆子,你做的什么饭啊,这么香。”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音传来,只见一个穿着布衣的精神抖擞的老人,大概五六十左右,扛着两捆柴大步走了进来,农妇忙迎上去,“家里来了客人,把咱家的老母鸡给杀了。”

农夫这才把目光落在宋寒濯的身上,见其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器宇轩昂,一看便不是普通人,笑着说道,“我说怎么老远就闻到了香味。”

宋寒濯冲农夫点点头,羡慕地看着一对老夫妇,说着家常,农妇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大大小小全部唠叨给农夫听,另一半还听得津津有味。竟然让他心生了许多羡慕。

无寻听到门外的说话声,刚要起床,却因为身上无力,差点摔倒在地上,宋寒濯听到声响,脸色一凝,大步跨了进去,见无寻扶着床沿正欲起身,上前一把抱起了她,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叫我就可以了,自己受的伤,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亏你还是医者。”

“我醒来没有看到你嘛。”无寻小声说道,看到门口笑盈盈的农妇,脸微微一红,伸手推开宋寒濯,农妇笑盈盈地走进来,“夫人啊,你若是不嫌弃,有什么事情就叫老婆子吧。”

“谢谢您大娘。”看到一个老头子走进来,无寻询问地看向宋寒濯,农妇忙介绍道,“这是我家老头子,他上前砍柴去了,才回来。”

“老伯,我能向你打听个事情吗。”无寻问道。

“夫人您说。”那农夫说道,“这村里还没有我老王头不知道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