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二十四章 求个情

嫡女归 云舒 2429 2021-09-07 00:36

“臣妾,不是此意。”皇后想要抱住皇上的腿,却被他踢开,“你好自为之。”

皇后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她想了许久,决定去找纪衍诺,毕竟废后旨意还没下来,需要一个人去扭转皇上现在的想法。

她当下便去了东宫。

叶浮珣听闻她来颇为惊讶,她看向纪衍诺:“殿下,皇后来找你作甚。”

“皇上废后,估计是求情来了。”纪衍诺淡淡笑道,揉了揉她的发丝,“你先回屋,我待会儿就来。”

皇后一入东宫便摆出弱势姿态,一扫之前的咄咄逼人:“晋王,今日本宫前来是想找你在你皇上面前,求个情。”

纪衍诺敛下眼皮:“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忙,帮不了,皇后请回吧。”

“晋王,你帮帮本宫吧,让你的皇上改变心意不要废后,好吗?只要你答应帮皇后娘娘这个忙,本宫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皇上的心意不是我能改变的,让皇后娘娘失望了。”纪衍诺淡漠道,他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水,垂眸。

皇后眼底闪过丝焦急:“晋王,只要你帮本宫这一次,本宫可以帮你坐稳这个晋王之位,求求你帮帮皇后娘娘吧。”

见纪衍诺再次拒绝了自己,皇后神情骤然冷下,她抿唇:“晋王不要忘了本宫的靠山还是尚书府!既然你这般不知好歹,作罢!”

说完她便拂袖离去。

叶浮珣现身,摸了摸下巴道:“皇后这是转性了啊,纪衍诺你说,皇上究竟会不会废后。”

“那就得看丽妃枕边风吹得够不够厉害了。”纪衍诺将她搂到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叶浮珣意味深长盯着纪衍诺那张禁欲十足的脸庞,踮起脚尖亲了亲,嘴角上扬:“那你觉着,我这枕边风吹得如何。”

纪衍诺眼眸微暗,将她拦腰抱起:“这得试试才知道。”

叶浮珣娇笑不已,小拳头捶了捶纪衍诺,她捂住自己的脸,不敢去看西洛和念云的神情。

她是从来没想过,自己竟会有如此娇羞的一面。

这边刚回凤銮殿的皇后心底堵得慌,她转念一想,决定回尚书府商量对策。

只是还没出宫,就被锦衣卫拦住:“娘娘不能出宫。”

皇后怒极,原本明艳的脸变得有几分锋利和老态:“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本宫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岂是你们这些虾兵虾将能阻挡的,给我让开!”

“皇上有旨,如若皇后出宫,杀无赦。”锦衣卫面色不改,眼观鼻鼻观口道。

皇后倒退几步,彻底慌了神,老嬷嬷用尽全身力气才将她搀扶住:“娘娘莫急,回殿再说。”

“嬷嬷,现在本宫该如何自保。”皇后坐在铜镜前,望着美貌不再,已是爬满沧桑的脸。也确实被嫩成一朵花的丽妃比不了,她怎么就偏偏招惹了呢。

美人迟暮,如何能跟娇艳的鲜花相提并论。

呵,终究是她高估了自己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啊。

老嬷嬷叹口气,心底也难受,皇后是她一手看着长大,殊荣共存。

“娘娘,事到如今,也只能用苦肉计了。”老嬷嬷给她挽发,“您莫怕,不管如何,老奴都陪着你。”

话音刚落,皇后的眼泪便落下来,拍了拍她的手:“好。”

御书房,皇上正在处理公文。

“皇上,皇后求见。”德公公快步进房内,微低着头。

皇上丝毫没有任何惊讶,他颔首:“让她进来吧。”

皇后身着娇艳的水红色,他抬首之际还有些恍惚,一朝似是回到了从前。

“臣妾参见皇上。”皇后落落大方福身,她跪坐在皇上面前煮茶,她语气柔和。

“臣妾今日来,并不是来求情的。谋害皇室子嗣本就该死,事已至此,臣妾也不想再争论。只是希望皇上能够放过臣妾身边的老嬷嬷,她并不知此事。”

皇上神色柔和了不少,他看着皇后的脸,终究是叹口气:“皇后知错就好。”

“臣妾只想问皇上一句话,您心中可否还有臣妾。”皇后定定的看着他,眼底有莫大执着。

皇上微怔,随即点头。

皇后失笑演变成狂笑,笑着笑着眼泪便落下:“那皇上为何,后面不爱臣妾了。”

“朕如何爱。”皇上缓缓端起茶杯抿了口,“初遇你是个烂漫天真的姑娘,随后入宫也同朕恩爱了几年。”

“后面你变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晋王当初流落民间几年也是你的手笔,如今你的娘家尚书府,仗着你在宫为后,在京城为非作歹。”

他一口气说完,又喝口茶水顺舒心:“你那弟弟上个月强抢民女,那姑娘不从,你弟弟直接拎凌暴霸占致死。”

“此天理不容,但因你是皇后,你弟弟依然安好无损的在府中享受荣华富贵。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皇后握住茶杯的手有些颤,这些事她如何会不知,尚书府惹出来的祸,基本都是她在背后擦屁股。

御书房半饷都沉浸在安静中。

檀香升起,蔓延开,整个屋中都萦绕好闻的味道。

皇后起身,几乎有些站不稳,她缓缓跪下:“臣妾自知失德,任凭皇上处置。”

同年十月,皇上下旨废后,朝野震惊,李尚书谏言力争皇后无错,口伐皇上。

纪衍诺直甩尚书府大公子作恶证据,李尚书噤言,不敢再开声,忍痛推出去一个儿子安抚民心。

花容跟丽妃俩人只相差一月孕肚。

菊花盛开,花容挺着大肚子去花珣糕点记转悠,发现每日的糕点都供不应求,她就等着在家中收钱,那种滋味儿当真是极好。

“夫人,您慢些。”甘菊搀着她,小心翼翼行走。

李瑞早就将花容抬正,如今府中只有她一个人,备受宠爱,府中上下都知这从花姨娘变成尚书夫人的花容脾气好,但却不是他们可以欺负的。

毕竟她背后依仗着的除了李瑞的宠爱,还有她跟叶浮珣交好,更是有日进千斗的糕点铺子。

正所为,人一旦有了实力,旁人想要拿捏,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